美女赢家

第四十七章 齐清诺

亲友团里有气愤的,有烦躁的,有关心的,都看着杨景行。杨景行说:“没事了,他发发脾气。”

萧舒夏问:“你怎么说的?还有这种人……”又对其他人解释:“要是以前早打得鸡飞狗跳了!”

张楚佳也牙痒痒:“这个人是这样,欠教训,还说别人狂!”

杨景行笑:“让别人教训吧。”对一直皱眉不展的陶萌说:“不早了,你和奶奶先回家吧。”

陶萌还是看都不看杨景行,满脸的不高兴,也不动。

老人叫:“萌萌。”

陶萌还是不动。

杨景行笑:“你不安慰我还耍脾气?”

陶萌用力一抖包包,冲杨景行叫:“我气不过!”

老人严厉一些:“萌萌!”

陶萌才不管,吼杨景行:“你怕他干什么!一个人一指头都戳死他了!”

杨景行说:“我就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才算了。”

陶萌张大嘴巴,没骂出口,转身一拽她奶奶的胳膊:“奶奶,我们走!”

老年人脾气好得多,跟大家说再见。

杨程义也要批评儿子:“你以前的脾气呢?你就算了,弄得别人也跟着没面子!”

萧舒夏抖狠:“给我揍死他,出事我担着!”

杨景行笑:“我对他也道歉,还要给你们道歉?别生气了,让他得逞了。”

胡以晴的男朋友说话了:“这种人,自然有人治,犯不着。”

杨景行又关心小嘉嘉:“没吓到吧?”

小嘉嘉很勇敢:“我不怕,我有爸爸。”

杨景行乐:“我也有!”

一群人笑笑。

杨程义想要做东请大家去宵夜,关系不近的都不好意思,就算了。商量了一下,杨景行送张楚佳和喻昕婷她们回学校。胡以晴的男朋友有车,小嘉嘉父女就坐杨程义的顺风车回去。

上车后,喻昕婷终于敢发表自己的意见了:“我好想骂人啊!亏我以前还觉得他厉害,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张楚佳回头看喻昕婷:“他也叫厉害,差太远了吧。真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不停的自己吹自己,没想到人品也这么烂。”

安馨也说:“可能是没家教……”

杨景行说:“好了,我已经满足了。”

杨景行回到家后,又被拉着开了一会家庭会议。父母是觉得儿子变化有点大,想打探一下他各个方面的想法。萧舒夏比较关心的是杨景行也应该交女朋友了啊,为什么现在还没动静?莫不是有什么心理阴影。

萧舒夏小心的问:“你是不是喜欢陶萌?”

杨景行无奈的摇头:“没遇上合适的。”

杨程义教导:“你别自卑呢,越自卑人家越看不起你。”

萧舒夏说:“我看都合适啊,现在这个年代,交女朋友,人好看不坏就行嘛。”

杨景行说:“你标准降这么快!”

杨程义说:“关键是要你们自己合适,我们没什么标准,人好看点,品行好。”

杨景行烦:“我都不急你们急什么,洗澡去。”

萧舒夏叫:“大学了不交女朋友干什么!?到时候章杨他们都比你先有!”

杨景行洗澡的时候,萧舒夏在外面叫:“电话,电话,是你们班长!”

杨景行说:“给她说我等会打回去。”

于是萧舒夏帮忙接听:“喂,你好。”

陶萌一时间没听出来,本能的问:“你是谁?”

“我是杨景行的母亲……你是?”

陶萌连忙换语气:“阿姨您好,我是陶萌。”

“是的是的,我听出来了。杨景行在洗澡,你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问问你们到家没?”

“到了,早到了。”

“哦,那就这样。”陶萌挂了电话。

杨景行打回去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问:“这么晚了,还不睡?”

“我睡不着!”陶萌还气呼呼的,又小声:“你父母在旁边吗?”

杨景行说:“没有,我们讲悄悄话。”

“没人和你悄悄话!我今天对你非常失望!”陶萌的语气很严重。

杨景行讨饶:“过去的事了,原谅我吧。”

陶萌问:“你怎么能让人那么侮辱你?”

杨景行安慰:“说严重了,也没怎么侮辱,他生气是当然的,我又没少块肉。”

陶萌气愤:“他是在践踏你的尊严!”

杨景行嘿嘿:“我尊严没减少,难道本来就没有?”

陶萌气得不轻:“你怎么这样!难道你就不生气吗?”

杨景行说:“父母老师朋友都来给我捧场,你还那么漂亮,我能气得起来么!”

陶萌叫:“我说的不是这个!”

杨景行说:“我说的就是这个。”

陶萌怒了:“我不管,反正我生气,我睡不着!”

杨景行说:“我给你唱首催眠曲,亲爱的宝贝……”

“你闭嘴!”

“那你要怎么样?”

“你骂他!”

杨景行哈哈笑:“我不会骂人呢,你帮我。”

“你会,你肯定会!”

杨景行问:“你之前说对我非常失望?”

陶萌犹豫了一下:“……就是!”

杨景行就骂:“姓申的,你害我被陶萌骂,我以后见面肯定骂死你,从今天开始,今晚开始,我就开始练习。你等着吧。”

“你好烦啊!”陶萌一点都不满足。

杨景行说:“这么晚了,快睡觉吧。我要去练习骂人神功了。”

陶萌不肯:“你根本是敷衍我!”

杨景行说:“谁叫你那么小孩子脾气,还骂他。”

陶萌气愤:“我当时都气死了,你还这样!我告诉你,我真的想给他两耳光!”

杨景行不同意:“不行,我的脸你都没摸过。”

陶萌威胁:“我挂电话了!”

杨景行同意:“嗯,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不生气了。”

陶萌真的是很烦躁:“我头发还没干!”

杨景行建议:“吹干啊。”

“伤发质!你什么都不懂!”

杨景行死皮赖脸:“随便你怎么说,我还是很高兴。”

陶萌沉默了一会,问:“你父母什么时候走?”

杨景行说:“星期一。”

陶萌哦:“你帮我道别……你真的一点都不生气吗?不管我怎么说你。”

杨景行警告:“不一定,你别尝试。”

陶萌说:“那就这样,我挂了。”

杨景行说晚安。

星期天早上,杨景行照例去接喻昕婷。送到的时候被小嘉嘉的父母抓住了,说想请他们一家人去家里做客。杨景行没时间,因为今天晚上他们一家要宴请李迎珍和贺宏垂。

吃饭的意思当然是感谢老师,不过父母也希望能对儿子的将来有个展望。李迎珍很肯定,说只要杨景行自己愿意,他就可以随时走出去,当然,他依然可以继续提高自己的技艺。

贺宏垂只能表示对杨景行有信心,说他对音乐的理解力非常强,而且有强烈的创作欲望。开学才没两个月,但是杨景行的学习速度却是前所未有的,连贺宏垂给他布置作业都成了一个难题。

贺宏垂强调:“这么长时间,我算是比较了解他了,关键是要看他自己喜欢,可能家庭环境不一样,对名和利看得不是那么重。”

杨程义连忙说自己家庭环境很一般,远远达不到淡泊名利的程度。不管怎么样,父母老师还是都希望杨景行将来能有一番作为,在他自己喜欢的事情上。

父母离开的时候,都没什么生活上的事情交代叮嘱杨景行了,就是感叹没准杨家还能出个音乐家,真是没想到。

新的一周开始,李迎珍减少了杨景行的钢琴课,只要他星期一和星期三去汇报演奏一下,保持一个状态。

杨景行和纽爱合作的事同学们都知道,报纸和网站也有些小篇幅报道,虽然他本人没接受过采访。当然有天才之说,也有讲是十年磨一剑的,大家都见怪不怪,音乐界得天才实在太多了。

路上或者食堂里,偶尔会有人主动和杨景行打个招呼,他一般都作出受宠若惊的样子,认识的人也多了起来。

星期三下午,自学复调与赋格的杨景行去贺宏垂的办公室讨教问题。进去后发现被人抢先了,是个女生,杨景行见过,三零六的老大。

这个女生身高一米七左右,齐耳短头修剪梳理得很讲究很女人。她穿着宽大厚实的灰红相间格子衬衣,比较中性化,里面应该是件白体恤。从下身略紧的牛仔裤看来,她应该不是很瘦。

这女生的脸和她的肩身一样,都称不上小巧。不过她的脸比较白净,因为是短发,看起来显小,下巴不够尖,算是丰满圆润一点的鸭蛋脸,线条细腻温柔。

女生虽是短发,可眉毛却比较英气,虽然明显是修理过的,也还是女生中少见的浓密挺拔。和她的眉毛十分相称的是她的眼睛,比较大,但是不圆,黑白分明,特别的有神。那是一种非常自信而又十分诚恳的眼神,看杨景行的第一眼就是那样。

那种眼神应该不是做作或者训练出来的,应该是天生的。虽然这也是个大美女,但是自卑的男生也会愿意和她目光接触,那充满友好的诚意的眼神会让人特别舒服。那种眼神,和有些女生瞟视杨景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种自信简直能笼罩她的全身,可是这种自信又不会刺激到任何人,特别的温和,踏实。

也可能她的头发眉毛脸蛋身材穿着都跟她的眼神十分搭配,所以让人感觉看她的全身都很舒服。这种舒服不是简单的美丽漂亮,更不是什么可爱动人,而是一种气质上的亲切,这种亲切让人觉得诚恳,平和,尽管那脸上没有笑容。

如果是在路上擦肩而过,都只会留意她的眼睛吧。杨景行有福了,看可以仔细看看。其实这个女生嘴唇和鼻子都很常规,鼻梁不是很挺,鼻翼稍有点点宽。嘴巴不宽,但是嘴唇不薄,上嘴唇的人中下有一点点小突起,算是点缀吧。

但是她的耳朵很漂亮,可能这就是短发的原因。耳朵轮廓线条都非常好,有耳垂,和脸一样白皙。有耳洞,但是没戴耳环。

杨景行难得的主动:“你好。”

女生点点头:“你好。”

两人的视线接触了几秒,杨景行又主动笑,还伸手:“我叫杨景行,大一的。”

“我叫齐清诺,大三。”女生的手和她的脸一样白净,略显宽大,手腕有条细黑绳编制的手链,衬衣的袖口挽了一节。

贺宏垂吃惊:“你们还不认识?”

杨景行说:“我认识,但是不知道名字。”

齐清诺看着杨景行,依然没有笑容:“听说过名字,没见过人。”

贺宏垂说:“现在认识了……杨景行你先等一下,自己拿椅子。”

齐清诺也是来讨论作业的,看样子她不是只会把游戏动画曲子改编成民乐,作业上的旋律和弦也很工整。贺宏垂是个负责的老师,学生的作业手稿他都是输入软件了再批改,然后再打印给学生。

齐清诺也是在学复调与赋格,不过比杨景行的进度高,所以杨景行也注意的听着,求知若渴。

贺宏垂还把杨景行的作业调出来,把两人的赋格作业进行对比。齐清诺的结构更严谨,但是音乐性一般。杨景行就调皮一些,不过贺宏垂也表扬:“他的主题句写得很好。”

其实音乐学院的老师不好当,音乐的发展简直和科技一样,也是日新月异,你万一遇上那种很有才华和胆识的学生,老师要是还是拿几百年前的东西来套框框,肯定会被鄙视啊。

贺宏垂在这方面是开明派的,没有一味的拿老古董来糊弄学生,他明白现在的音乐学院也不是要培养古典音乐家了,不管做什么,都得跟上时代不是。

不过这方面是有争论的,因为有人认为古典音乐是一切的基础,你就算只想做流行音乐,但是也得学好古典,不然根本没处下手。而有些人认为古典音乐的那些条条框框根本就是完全落后于时代了,难道你能拿古典的和弦理论去要求爵士乐吗?难道流行音乐还得不停的转调吗?玩说唱的还得学曲式曲调吗?

这种争论,未来几十年是分不出胜负的。好多人半路出家也能做好流行乐,而不少学院派的转做流行也很成功。

贺宏垂比较不同,他把教学过程中的“灌输”成分降到最低,很是鼓励学生去自我发现创造,对杨景行在作业中明知故犯的一些地方也没严厉批评,只是指出来。而且他特别尊重学生的优点,那怕是调皮捣蛋类型的,比如杨景行。再比如齐清诺,拉拢一帮女生玩摇滚民乐,也是很受贺宏垂鼓励的。

杨景行是半路出家,不管他的钢琴弹得多好,理论学习有多快,可前十几年听的看的都是那些调调。就跟人吃饭一眼,吃来吃去,最喜欢得还是小时候的那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