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四十三章 鬼火

十一月一号,星期三,小雨,气温降到十四度。杨景行穿得很正式去学校接受李迎珍检查,才十点,李迎珍还在给喻昕婷上小课。

喻昕婷看杨景行,神情像姚春燕那花痴。李迎珍就是审视了,然后怀疑:“领带是不是太老成了……袖扣也不行,要换。”

李迎珍又问喻昕婷:“昕婷,你有没有合适的衣服?”

喻昕婷吓一跳:“啊!我?”

“张楚佳明天下午有课,你跟我们去。”李迎珍看杨景行。

喻昕婷再看看杨景行,求情一般:“我没有。”

李迎珍又看杨景行:“你这鞋子!不行,要换,现在就去。”

李迎珍还要喻昕婷也跟着,这姑娘怕怕:“我不去,我不会。”

李迎珍不高兴:“不学永远不会。”

杨景行帮忙求情:“教授,算了,我现在也不需要后援团了。”

李迎珍听不进去,教训喻昕婷:“这么好的机会,别人想去我还不带呢!”

于是三人一起去商场,先给杨景行买皮鞋。萧舒夏没达成的李迎珍完成了,杨景行被迫穿上了那尖头皮鞋,还得系带。

一对便宜的袖扣就要几百,所以轮到喻昕婷的时候她就怕怕了,悄悄对杨景行跳脚:“我没钱!”

杨景行说:“你给我加油,服装费我出。”

喻昕婷连连摇头:“不行,好贵!我永远不会花这种钱!”

李迎珍叫喻昕婷去试衣服,对杨景行说:“张楚佳要毕业了,以后我就让喻昕婷帮忙。”

杨景行说:“她应该能做好。”

李迎珍吹嘘自己:“我对这些学生比自己孩子还好。张楚佳也是,离家远,人讨人喜欢……”

喻昕婷动作还快,但是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扭扭捏捏的,怕见人。也是,笔直的长筒裤,职业女性的衬衣和小外套和她的脸实在不搭配,脚上还是穿来的那双运动鞋。

李迎珍不关心喻昕婷的感受,问杨景行:“怎么样?”

杨景行笑:“好看是好看,可是跨度太大了。”

李迎珍觉得也是,就说:“那你给她选,我不年轻了。”

喻昕婷不敢发话,就跟在杨景行屁股后面,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深蓝色的牛仔裤一条,白色的中长体恤,淡红色的夹克外套,都是略点可爱的。

等喻昕婷再换好出来,李迎珍说:“休闲一点也好,是十八岁吧?”

喻昕婷说:“快十九了。”

李迎珍又问杨景行:“行了吧?”

杨景行满意:“不错不错。”

李迎珍说:“还要双鞋子,包包也要换,结账。”

喻昕婷一脸哭相的撒娇:“李教授,可不可以去买便宜点的。”

李迎珍已经把自己的信用卡拿出来了。

喻昕婷抓住李迎珍的手跳脚:“李教授……”

李迎珍斥责:“你这丫头,又不是你的事!”

杨景行说:“我的事,我来吧。”

李迎珍同意:“那好。”

才三件就要四千多,杨景行都要哭了,何况喻昕婷。这丫头就跟上刑场一样,跟在杨景行后面看他刷卡。

还要去选鞋子,又是一千多。喻昕婷终于精神崩溃了,换上后嘿嘿一笑:“好看。”白色的短跟船鞋,前面有个可爱的黑色蝴蝶结。

包包就只要几百块了,但是也不错。

回学校的路上,喻昕婷很认真的对李迎珍说:“真的,我们那一两百的,也一样好看。我这件体恤只要八十,我会砍价!”

李迎珍说:“你现在要担心的不是这个,英语怎么样?”

喻昕婷啊:“要说英语?”

李迎珍安慰:“不会也没关系。”

回学校后,喻昕婷回寝室把衣服放好了来和杨景行吃午饭,算账:“我一个星期三百,要二十个星期才能还你钱,都明年了!我成包身工了!”

杨景行说:“要是我明天表现好得到肯定了,就不要你还了。”

喻昕婷摇头:“不行,太多了,我又帮不上忙。”

杨景行说:“谁说帮不上。要是姚春燕,就算穿那身衣服……”

喻昕婷连忙制止:“你不能这么说她,她会伤心的。”

杨景行羞愧,换话题:“家教有多少钱?”

喻昕婷说:“一个小时六十,要给学姐十块。”

杨景行气愤:“凭什么!”

喻昕婷说:“是她帮我找的,还带我去的呢。”

杨景行问:“远吗?”

喻昕婷说:“不远,就是进小区了要走好久,好大!我怕迷路,记了好久,嘿嘿。丽阳花都,二十四栋六零二。”

杨景行惊喜:“不会吧?我住三十栋。”

喻昕婷不信:“你骗我的。”

杨景行说:“南门进去不远就有个大花园,还有个游泳池,脏得要死!”

“真的!我怎么没看见你。”

杨景行说:“你把车费给我,每天接送,四块钱。”

喻昕婷说:“我早上九点就要去,其实我想下午的,可那孩子下午还要上辅导班。”

杨景行说:“九点好,我刚好出来吃早餐。”

喻昕婷嘿嘿乐,说:“我等会还要去上网,复习一下英语。”

杨景行自大:“不用,我一曲弹下来,你用益都话骂他们他们也只会笑。”

喻昕婷笑:“我知道你肯定行。”

星期四午饭后,杨景行三人加音乐学院副院长就赶去浦海音乐厅。先接待他们的是那个华裔女助理指挥,在二楼的休息室里。副指挥叫乐弦,四十岁不到,出国十几年了,穿着化妆都已经西方化,好在还记得母语,还是东北口音。

李迎珍给杨景行说过,乐弦也是弹琴出身,出国后是因为手小才改学指挥。乐弦不管是钢琴还是指挥都得到过大奖,是个很有才华的女人。

乐弦鼓励杨景行,叫他等会见到雅罗米尔先生后不用紧张,但是也要抓住机会。雅罗米尔就是纽约爱乐乐团现任的首席指挥,刚上任三年,因为对音乐的执着追求和对乐团的铁腕管理而出名。

乐弦对李迎珍很尊重,也打听杨景行的学琴经历。难免好奇嘛,以前都没听说过,现在就突然冒出来个绝世天才。或者是李迎珍老糊涂了才胡吹海吹?

杨景行当然是谦虚,但是李迎珍在他的基础上进行了吹嘘。咖啡没了,李迎珍叫一直没机会说话的喻昕婷去换,这个姑娘出门了半天才算成功端回来几杯。

乐弦问喻昕婷是不是就在二楼的咖啡厅买的,还专门带喻昕婷出门,去认识另一个团员休息室,里面有热水,速溶咖啡。喻昕婷老不好意思了。

几个人聊了半个小时后,一个年轻的白种男人来找乐弦。杨景行听懂了,首席指挥在琴房等着的,叫他们过去。

几个人去琴房,等了两三分钟,雅罗米尔指挥来了,六十岁左右,高大健硕。雅罗米尔只和李迎珍握了一下手,然后就对杨景行说:“你有五分钟。”

这什么态度!可杨景行还得三克油死儿,然后不紧不慢的坐到钢琴前,还酝酿了一下,浪费掉半分钟。

李迎珍还说:“第三乐章,从八十小节开始。”

杨景行看老师:“我弹《鬼火》吧?”

李迎珍被吓到似的皱眉,最终还是点点头。

鬼火,是李斯特那变态佬的练习曲中最变态的一首。那各种音程的高速双音,根本就不可能练出来的,真的只能靠天赋,你得有一双又大又灵巧异常的手,手指伸展收缩能快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首曲子虽然只有短短三四分钟,但是要求的就不仅仅是毅力和勇气了,演奏者必须得天赋异禀,不然怎么努力都是白搭。当然,你要硬上也是可以的,只是对听众对自己都太残忍了。

杨景行前几个小节弹出来后,乐弦和雅罗米尔都抬了下眉毛,李迎珍也松口气,杨景行到底是杨景行啊。

一分钟之后,李迎珍脸上得意的笑容和面无表情的雅罗米尔形成鲜明对比。喻昕婷还在捏在自己的衣服,时不时偷看其他听众的反应。

明显炫技的曲子,杨景行就弹得非常快,但是颗粒依然十分清晰。清晰是不够的,还要表现出曲子中的那种趣味性,就是能让人联想到《鬼马小精灵》的那种幼稚有趣。这实在是太符合杨景行的风格了,他恨不得把肖邦都弹成那样呢!

突然,雅罗米尔上身一挺,因为他终于听到一个错音,啊哈哈。可是他马上又把脖子伸长了,因为那不是错音!杨景行居然开始玩OSSIA了,不是变简单,而是加强难度,集中在左手上。这让李斯特情何以堪啊!估计他坟头要冒鬼火了!

两分钟后,杨景行的炫耀越来越变本加厉。几个听众得聚精会神才能辨别他在那个地方狂妄的动了手脚。可是杨景行不会给他们批评自己的机会,好歹他也是作曲系的,好歹都自学那么多内容了,听的古今中外的曲子也无数了,在这么一首结构本来就不严谨的炫技小品中搞几个花样,还是没什么问题,只要他自己能弹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雅罗米尔的拳头握在了胸前,在颤抖,像是自己看见鬼了,可激动大于害怕!

乐曲在一个小节好几十个音符中结束,杨景行转头,给了几个听众一个微笑,只有喻昕婷回应他。

雅罗米尔还紧握着拳头,颤抖的幅度大到夸张,他抖了好半天才终于说话,还一来就爆粗口:“神圣的屎坨坨……上帝被干了……你是谁!?”

这不能怪他没修养,这首曲子杨景行只用了三分十几秒,从头到尾颗粒感十分均匀,甚至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改编也是为了这个效果考虑的。从头到尾,杨景行的触键深度始终平滑整齐,没有一个弱音,踏板运用自如。而且这是斯坦威的琴,在这种琴上弹鬼火本来就会加大难度。

在这种变态强度的手指运动中,没有人敢说自己能做到细节完美,能按正常的速度完成就是了不起的了不起了,那还有心思去注意轻重深浅啊。可杨景行,不但速度快了很多,表现力还更强,除了自己的改编外没一个错音弱音,清晰均匀流畅……

乐弦也忘记自己曾经是炎黄子孙了,依然呆着表情甩鸟语:“难以置信!”

杨景行高兴:“谢谢。”

雅罗米尔跳上前来:“你叫什么名字?”

“杨景行。”

“跟我来!”雅罗米尔拉着杨景行就往外疾走。

杨景行被雅罗米尔一句话不说的一路拉到练习厅,其他人紧跟着。练习厅面积比较小,团员们正在休息,闹哄哄的。

“请注意!”雅罗米尔大吼一声。

看样子团员们都怕他,屋里一下就安静了,有些人还连忙跑回自己的位置拿起乐器。

雅罗米尔继续大吼:“我给你们介绍,上帝的杰作,央鸡心!”

这小子谁啊?一群人面面相觑,看指挥老头在那里用力拥抱杨景行,抱完了还鼓掌。乐弦也鼓掌了,乐团的人只好跟风拍两下。

雅罗米尔抓着杨景行的两边肩膀说了一大堆大赞美话,连斯洛伐克语都出来了,杨景行只能用微笑应付。

好东西要大家分享,雅罗米尔等不及了,一指钢琴,对杨景行说:“再来一次,请。”

李迎珍表示同意:“你就再弹一遍。”

于是杨景行又在这弹一遍。三分多钟后,乐团成员终于肯主动鼓掌了,把昂贵的小提琴大提琴敲得噼里啪啦的。

雅罗米尔决定了:“明天晚上,你必须出现在舞台上,一定要!”

李迎珍又表示同意,并建议就让杨景行演奏拉三。

耶罗米尔等不及了,召集乐队就位,马上开始磨合。他和杨景行真的是一拍即合,都是年轻派的。当然,说的不是年纪。

到底是纽爱,一个空缺职位往往是全世界几百精英竞争,平均年龄四十多岁,乐团的整体水准比音乐学院强得多。

李迎珍也不用发火了,就坐着欣赏杨景行和纽爱的合奏吧。第一遍就非常成功,完了后大家纷纷鼓掌。

拉三完后又是贝多芬,耶罗米尔是想考验一下杨景行的情感力量。哎呀,正是他喜欢的调调,乐得差点连指挥棒都甩脱手。

耶罗米尔真想把贝多芬的五首协奏曲都来一遍,可时间不允许,都快六点了。于是他叫团员排队来和杨景行认识握手,两个华裔团员好像挺喜欢杨景行的,多说了两句,看能不能和杨景行当当老乡。

耶罗米尔邀请杨景行一起吃晚饭,还主动去找喻昕婷握手,问杨景行:“你美丽的女朋友?”

杨景行摇头:“好朋友。”

耶罗米尔提醒:“可是你需要一个女伴。”

杨景行介绍:“我的教授,李迎珍女士。”

耶罗米尔这才想起来去尊重李迎珍。李迎珍一直在乐呵。

约好了晚上八点在酒店餐厅见面后,耶罗米尔和乐弦一起把杨景行他们送出音乐厅。

李迎珍表扬:“表现不错,这次就不批评你了。”杨景行又背着她搞高难度。

喻昕婷也呵呵笑:“比我想象的还好,恭喜你。”

杨景行说:“有你的功劳。”

李迎珍建议:“要不,你晚上就带昕婷去?”

喻昕婷还不知道:“去哪里?”

杨景行说:“吃饭,老外请客。”

喻昕婷连连摇头:“不!”

杨景行说:“工作餐,吃不好,回头我们去吃火锅。”

喻昕婷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