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四十二章 庆祝

杨景行当然是不会带着喻昕婷和安馨几个人去当陪衬的,只好打电话给喻昕婷道歉:“我们明天再去,你叫安馨的朋友别走。”

喻昕婷说:“那我明天再恭喜你哦。”

一群人去停车场,张家霍还在不停的打电话叫人,每次都说:“给你介绍个天才,快点过来!”

张家霍想让杨景行和张楚佳坐他的车,可是李迎珍说:“我晚上眼睛不太好,我坐杨景行的车。”

“那好,跟上啊。”张家霍瞄了一眼杨景行的座驾。

目的地浦华酒店,六辆车鱼贯而行,杨景行殿后。李迎珍交代杨景行:“说话注意分寸,不知道怎么说的就别说,听我的。”

张楚佳也了解:“他们说什么你都别信,你已经是大师了,别被忽悠。”

到了后,一群人又在大厅等了一会,张家霍请的两个朋友也到了。一个是经纪公司的,一个是音像出品的,张家霍都介绍给杨景行认识。

然后一群人上楼,进了一个类似酒廊会所的地方,张家霍是会员,得到经理亲自接待。连这人张家霍都要把杨景行介绍一番:“这是我的小兄弟,钢琴天才,以后了不得的!”

环境还蛮豪华,一群人十四个在四张长条沙发上围坐下。张家霍还在这里存放了几瓶好酒,很大方的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李迎珍说杨景行不能喝,还要开车的。张家霍不干,非得喝,大不了晚上就住这。

杨景行不得已的拿起杯子,说:“那我就喝一杯,敬各位老师和前辈,我干了,老师们随意。”

张家霍还表扬,然后就开始对后来的朋友吹嘘杨景行,说他如何如何了不得:“绝对一鸣惊人,一炮而红!李教授教导有方,音乐学院的骄傲!”

于是话题就扯开了,杨景行就当个听众,被表扬了就不好意思的笑笑。

说了好久,终于说到要把杨景行和世人分享的重点了。经纪公司的先出手,说他们公司有那些签约的演奏家,或者是流行歌曲艺人,都是常年在全世界各地演出的。然后经济公司又是如何如何的照顾关心艺人,如何的为艺人着想。还举例子,对某个小提琴演奏家的包装推广是如何成功:“日本的演奏会,赞助费和广告费就是两百多万美元……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专心艺术,其他的任何事都有人帮你做,指甲都专人帮你剪,哈哈……”

音像出品的人附和:“这些都是次要的,现在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任何一个艺人,要想他的艺术杰作能被更多的人欣赏到,必须有专业的团队为他策划,推广……”

还没等别人抛出橄榄枝呢,杨景行就谦虚了:“我才刚开始,想好好把大学读完。”

“既然张指挥这么推荐你,你可以先签约啊,大学当然要读完。”

杨景行问:“签约了能干什么?”

“我们会在不影响你学习的前提下为你做策划,参加一些比赛是必须的吧,做一些小范围的推广,名气慢慢就上去了。我们的培养计划最短都是五年的,一般都是十年,非常详尽,有专业的团队对你负责,一对一。”

杨景行怕怕:“那不是好不自由?”

说了半天,杨景行根本没注意到他能得到的好处,张家霍问:“忘记问了,父母是做什么的?”

李迎珍说:“他父亲是搞房地产的。”

杨景行简直脸红:“算不上,小地方小生意。”

贺宏垂也难得表扬杨景行:“你有条件有理想,肯努力,将来肯定能有一番作为。”

副院长说:“杨景行,今天这么多的长辈在这里关心支持你,不要辜负了大家。”

到底是自己的学生啊,音乐学院的人都护着杨景行,没让他被外人拉了去赚钱。可是聚会的气氛依然活跃欢快,持续了两三个小时。

也没人喝醉,十二点多的时候大家道别解散。李迎珍让杨景行直接送她回家,还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张楚佳,让她明天把还停在学校里的车送到家去。

路上,李迎珍突然问杨景行:“有没有考虑交个女朋友?”

杨景行嘿嘿:“还没有。”

李迎珍说:“你身边是需要一个人照顾。”

杨景行很自大:“我能照顾自己。”

张楚佳哈哈:“现在的小女孩哪有会照顾人的,不要他照顾就算好了。”

李迎珍说:“不能一概而论……家里没给你说过这个事?”

杨景行说:“不敢说。”

李迎珍笑:“你母亲,眼光肯定不低。”

送完了李迎珍还要送张楚佳。张楚佳坐到前面来了,问杨景行:“大一那个小姑娘叫什么?”

杨景行说:“大一那么多小姑娘,我还没认识全。”

张楚佳瞪眼:“那个小可爱,年初考试认识的那个,晚上她坐第一排!”

“喻昕婷。”

张楚佳点头:“想起来了……你就让她当你女朋友啊。”

杨景行说:“我要有这个权利,就让那谁谁谁当我女朋友了。”

张楚佳笑:“你回学校一招手,一堆一堆的就来了。”

星期六中午,杨景行练完琴后去和喻昕婷碰头,还有安馨以及她的那个黑瘦同学,叫姚春燕。介绍认识的时候,姚春燕比昨天腼腆多了,话都不说。杨景行还是很热情,问是什么学校的,什么专业。姚春燕还是说不出话来。

喻昕婷急得跳脚:“哎呀,你别害羞,他很平易近人的!”

杨景行责怪:“你这什么形容?”

喻昕婷爆料:“春燕昨天晚上还说要你签名的!”

杨景行低头找:“要是地上有条缝我就钻进去了!”

姚春燕把头躲在安馨背后笑。

杨景行都不好意思了:“你们等着,我去开车。”听见背后安馨和喻昕婷的狂笑。

安馨叫喻昕婷坐副驾驶,然后直奔豆捞店。喻昕婷打开包包给杨景行看苹果,还说:“我不吃,早餐都没吃,哈哈,我要大吃一顿!”

杨景行说:“你给安馨她们啊。”

喻昕婷说:“给了……我要点两份牛肉。”

杨景行大方:“只要你能吃完……春燕,你喜欢吃火锅吗?”

被叫得这么亲热,姚春燕半天才憋出两个字:“喜欢。”

一进豆捞店坐下,喻昕婷就把所有热情都给菜单了,杨景行提醒:“你问问安馨她们喜欢吃什么!”

喻昕婷忙不开:“你们自己点!”

安馨提醒:“别要多了,浪费。”

喻昕婷不担心:“不怕不怕,他超级能吃!”

开吃了,先举杯,喻昕婷带头祝贺杨景行演奏会成功,然后就急不可耐的忙去了。看她装腔作势的那么恐怖,每次放进口中的也就那么点点,真是替她惋惜,该生一张大嘴嘛。

杨景行有提醒:“别光顾自己,给春燕……你等会又只能羡慕我了。”

喻昕婷握紧拳头:“我今天要打败你!”

打败个屁啊,杨景行才热身喻昕婷就不行了,还埋怨:“是不是早餐没吃肚子饿小了?好不容易来一次。”

杨景行说:“以后每个星期来一次。”

喻昕婷问:“你女朋友呢?”

杨景行瞪眼:“一个月来一次。”

喻昕婷连忙说:“你没女朋友,你没女朋友!”

姚春燕听得云里雾里的。

快结束的时候,喻昕婷还想要甜点,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就拉盟友:“安馨,你陪我吃一个……春燕,你陪我。”

杨景行叫服务员把一份大的分成三份小的,满足了喻昕婷的心理饥饿。

吃完饭,姚春燕就要回学校了。杨景行热情的说要送,姚春燕逃得飞快。安馨提议:“你们俩去玩吧,我自己回学校。”

杨景行问喻昕婷:“想去吗?”

喻昕婷犹豫了一会后下决心:“庆祝一下下。”

不过杨景行还是先把安馨送回学校,路上问喻昕婷想去哪里。喻昕婷居然说想玩游戏机!这个也没难住杨景行,他以前和谭东去过好些次。

杨景行问喻昕婷都会玩什么。喻昕婷说自己喜欢打鼓,跳舞机也行,举枪杀僵尸还可以,看来还挺爱玩。

到游戏厅后,杨景行买了几十块游戏币给喻昕婷。人好多啊,两人转了一圈才找到架子鼓游戏机所在的位置。有人在玩,喻昕婷有优越感:“我能打中级的,就是踩不好。”

喻昕婷玩游戏的时候肯定是比弹琴快乐多了,虽然表情很专注,但时不时有笑容。打鼓打了十分钟,喻昕婷说好久没玩,技术退步了。

杨景行说:“你可以学爵士鼓啊。”

喻昕婷咂舌:“家里要骂死我!你玩什么?我要看。”

杨景行就会开车,一上去就连着破记录,得到一大堆兑奖卷,喻昕婷乐坏了。

借着又去看喻昕婷跳舞,哈哈,没另外两个小女生厉害,连忙跑了。两人一起杀僵尸,杨景行十分勇猛,带着喻昕婷过关斩将。喻昕婷就会对着屏幕一阵乱射,看见王还怕怕的。

玩累了,去买水喝,喻昕婷请客。边喝水手边敲鼓,说:“以后有钱钱了,我就自己学打鼓。”

杨景行笑:“弹琴赚钱学鼓,顺序错了吧。”

“都怪你,打击我了!”喻昕婷说着把手中的擦汗纸巾朝垃圾桶扔去。只听叮叮当当,几枚一元硬币落入了桶中。是刚刚买水找的零钱。

真是乐极生悲,喻昕婷悲痛欲绝的样子,站在大垃圾桶边朝里看。

杨景行说:“算了,走吧。”

喻昕婷不说话,还在看。

杨景行又说:“我赔给你。”

喻昕婷摇头,挽衣袖。杨景行连忙把喻昕婷拉开,提起衣袖,弯腰把手伸入垃圾桶中,快准稳的把四枚硬币都捡了起来,然后倒矿泉水洗一下。喻昕婷再把硬币用纸巾擦干净放入包中,然后才把纸巾扔掉。

两人逃离现场,喻昕婷嘿嘿笑,叫杨景行去卫生间洗了手后继续玩。喻昕婷正在咬牙切齿的奋斗呢,杨景行电话响了,是陶萌打来的,他连忙跑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接听。

陶萌问:“你在干什么?”

杨景行笑:“玩游戏机。”

陶萌没批评:“放松一下也好,演奏会怎么样?”

“不错,好多美女观众。”

“我听见有人说话?”

杨景行汇报:“我在外面玩。”

“和谁一起?”

“喻昕婷,记得吧?”

陶萌问:“你说的美女观众就是她?”

杨景行无耻:“其中之一。”

陶萌问:“就你们两个人?”

“嗯。”

“哦,那不打扰你了。”陶萌挂了电话。

杨景行回头去找喻昕婷,发现这姑娘就像个迷路的小丫头,站在人堆里四周张望,一脸无助。

“嘿!”杨景行想吓喻昕婷一跳。

喻昕婷没被吓到,看杨景行,挺委屈:“我以为你走了。”

杨景行笑:“我走哪去?去接电话了。”

喻昕婷还在担心:“我以为你生气了。”

杨景行莫名其妙:“我气什么?”

喻昕婷看了看周围,说:“不想玩了,我回学校了。”

杨景行敏感:“你还想扔下我报复啊!”

喻昕婷是真没情绪玩了,于是两人回学校。喻昕婷还是想解释一下:“我不想让你帮我捡钱的。”

杨景行说:“我乐意。”

喻昕婷又说:“那是家里给的钱,我不能丢掉。”

杨景行表扬:“很对。”

喻昕婷说:“你肯定不想捡。”

杨景行说:“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不会捡,但是从今以后,掉进粪坑里我也跳下去捞起来。”

喻昕婷笑:“不好,帮主掉进粪坑里了……春燕还以为你特别难接近,其实一点都不是。”

杨景行说:“她肯定是近视眼。”

喻昕婷说:“其实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也是,觉得那时候自己好傻,像个小丑。”

杨景行瞥眼:“你以为你现在多聪明了。”

喻昕婷被打击了,不说话了。

杨景行又说:“你聪明,一天比一天聪明。”

喻昕婷说:“我知道自己不聪明。”

杨景行说:“知道自己不聪明的人都是聪明人,傻子才以为自己天下第一。”

喻昕婷问:“那你觉得自己呢?”

杨景行说:“我是天下第一大傻冒。”

喻昕婷抓住把柄了:“你就是说自己是最聪明的!”

杨景行说:“我就说你聪明嘛。”

喻昕婷嘻嘻乐半天,然后就为杨景行抱不平:“他们还说你高傲,其实你对每个人都好好。”

杨景行问:“谁说的?”

喻昕婷嘿嘿:“乱说的,你别在意,反正现在的人都喜欢乱说话。”

到学校后,喻昕婷要回寝室,没忘记把苹果留给杨景行,说:“我明天要和学姐去见家教,要不早上你来,我给你苹果。”

杨景行说:“记着,下星期补。家教在哪?远吗?”

喻昕婷摇头:“我不知道,学姐带我去。”

杨景行点头:“注意安全。”

浪费了一天的时间,杨景行得赶紧去练琴。下星期纽爱就要来浦海了,不能给李迎珍丢脸,得尽全力做到最好。

现在杨景行面对的不是曲子的难度问题,而是表现力了。机器或者软件也能演奏乐曲,还可以比人更精确,但是打动不了人。随着理论知识的深入学习,弹的曲子越来越多,音乐世界的深邃和复杂才让杨景行越来越震撼。

晚上回家后,杨景行照例上会网。响应陶萌的号召,去校友录看了一眼,并留言:鄙视发亲密照的人!

过了一会,陶萌发来信息:你在上网?

杨景行说:我在上火!他们动作怎么都这么快。

陶萌说:你不也有么?

杨景行问:哪里?我把我们俩的照片传上去,能不能让邵磊羡慕死?

陶萌说:发你今天照的啊。

杨景行打开电脑视频,给自己照了个鬼脸,然后上传到了校友录上,告诉陶萌:发了,今天照的。

过了一会,陶萌开骂:你怕我晚上睡不着觉是不是?你有那个女生的照片吗?我当时没看仔细。

杨景行说:没有。你想看就过来。

陶萌说:不打扰你们。

杨景行异想天开:难道你吃醋了?

陶萌说:这个笑话好没水准。

杨景行求情:你就不能做做好人好事?让我高兴一下。

陶萌:不可能。

陶萌:你干什么去了?

杨景行:我在哭。

其实是鲁林邀他去玩网络游戏,不但章杨和许维在努力,连杜玲也在拼命练级。杨景行可真没这个时间,跟朋友们好好道歉。鲁林不管,非得让杨景行下载游戏。

鲁林说自己时间多,要帮杨景行练级,让他有时间就来玩玩,这也是朋友们共同的事业啊。鲁林还说:“给你选个空间法师,这个职业就是要钢琴手才能玩好。”

陶萌还要教训杨景行:建议你在学校和女生保持礼貌的距离,别让人误会。

杨景行说:都是人家和我保持距离,不让我误会。

陶萌不信:那还和你去玩游戏?

杨景行说:是几个人一起去的,我还和你去吃饭了呢。

陶萌说:请不要做这种无聊的比较,我准备休息了。

杨景行:晚安。

陶萌的头像已经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