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四十一章 第一次

吃饭的时候,陶萌叫杨景行斯文点:“亏我奶奶还说你名字好。”

杨景行高兴:“你奶奶有品位。”

陶萌说:“我奶奶喜欢来这里喝茶,等会我们也去。”

一个小时吃完了饭又上楼喝咖啡,陶萌问杨景行:“你还记得我奶奶吗?”

杨景行点头:“记得,老人家很和蔼,身体也健康,年轻的时候估计是美女。”

陶萌笑:“我奶奶记得你就是因为你第一次见面就叫她奶奶。”

杨景行说:“我们那边都这样。”

陶萌问:“你奶奶好吗?”

杨景行说:“六十多了,说要活到一百。”

陶萌说:“我奶奶七十四了,她三十岁才生我爸爸……你爷爷呢?”

俩人聊了好久的家庭问题。陶萌的爷爷已经去世三年,而她爸爸居然是独生子。陶萌本来有个很心疼她的姨妈,还有舅舅,可惜现在已经不来往了。

杨景行就夸张了,家里亲戚一大堆,舅舅,姨妈,叔叔。还有一些稍微远一点的,平时没多亲热,但是逢年过节是一定会走动。

陶萌的奶奶可是大有来头,解放前是浦海陈家的三小姐。陶萌的爷爷呢,解放前是浦海陶家的二少爷,比三小姐大三岁。这三小姐和二少爷是青梅竹马,还是娃娃亲,尽管那时候他们都才十几岁,可感情很好。

可是解放初期,陶家和陈家产生了分歧。陶家留下来做了民族资本家,陈家则举家迁去香港,过两年后又分家,三小姐留下了,其他好多人去了美国。

可是这民族资本家的二少爷和买办资本家的三小姐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受到政治和战争的影响,依然牢固深切。

历尽了千辛万苦,后来三小姐终于回国了,二少爷不顾一切阻力,娶了三小姐。那时候,已经是六零年了。

民族资本家嘛,你的资本都是民族的,所以陶萌的父亲出声的时候,陶家的日子是很艰苦的。还好三小姐是香港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让自己的儿子受到了很好的家教。而二少爷是个很能干的男人,在动乱年代用尽全力保护好了自己的家人。

再后来,改革开放了,民族资本家和买办资本家就都翻身了,何况还是强强联合,事业就蒸蒸日上,如日中天了。

而杨景行的爷爷奶奶都是农民出生,据说曾经有地主成分,但是也地主不到那里去。

看得出陶萌和她奶奶感情很好,也羡慕爷爷奶奶一生没红过脸的美好感情。

杨景行说:“听说我爷爷奶奶吵了一辈子架,现在老了,没力气了。”

陶萌说:“起码吵了一辈子,其实我觉得那个时代也有优点。”

杨景行说:“你爷爷的爷爷肯定有姨太太。”

陶萌气:“那只是一方面。”

杨景行说:“都只是一方面。你生活得够幸福了,知足吧。喻昕婷,上午那个钢琴系女生,准备考试的时候,她就一个人在浦海,住六七个平方那么小间房子,一台琴一张床,和一群人共用一个卫生间,过年都没回家。出点什么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能哭了。”

陶萌有点吃惊:“没看出来。”

杨景行笑:“你能看出来什么。这个世界那么大,有好多的悲欢离合,永远看不完。你的眼睛和心应该多看看自己的快乐美丽,但是不要骄傲。”

陶萌哼:“我什么时候骄傲过吗?”

杨景行看着陶萌。

陶萌气:“这不算,你下的圈套!”

杨景行说:“那也要你能中啊。”

陶萌换话题:“你从小到大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杨景行说:“多了,开心是各种各样的,不能比较。”

陶萌好奇:“随便说两样。”

杨景行说:“第一次睁眼看世界很开心……”

陶萌烦:“谁会记得……就算是吧。”

杨景行又说:“小时候买游戏机了很开心,放假回家开心,做好人好事了开心……”

陶萌不信:“你做什么好事?”

杨景行说:“我不骄傲。”

陶萌急得拿勺子戳碟子:“快说!”

于是两人又换话题,说说各自的童年。陶萌小学时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两人都练琴的,那个女生还去过陶萌的家,可惜后来陶萌去尚浦读初中了,慢慢的就没再联系。陶萌小时候还是踢毽子高手,整个年级没对手,还有放风筝她也很拿手,还会打陀螺。

杨景行笑:“有机会带你怀恋一下小学时光。”

陶萌感叹:“那时候真的是不知愁滋味,我和向萱过家家就能玩一阵天,做饭,做衣服……”

杨景行问:“你几年级还玩过家家?”

陶萌说:“二三年级,反正我记忆很深刻。”

无聊瞎扯时间也过得很快,杨景行接到张家霍的电话时都四点了。张家霍说有个饭局,问他想不想去,好几个知名音乐家都在呢。杨景行辜负了好意,说走不开。

陶萌也得回家吃晚饭,杨景行说:“走吧,送你。”

陶萌说:“我五点回去,来得及。”

杨景行说:“那就让我带你出去炫耀一下。”

陶萌都免疫了:“走一下也好,坐太久了。”

俩人围着金茂绕了两圈,然后杨景行就送陶萌回家。在距离自己家还有一两百米的时候陶萌就叫停车,远远指着那十八层的建筑说:“我家在十二楼。”

杨景行也知趣:“再见。”

陶萌点点头:“再见……你到学校了给我发个短信,我下车了。”

杨景行提醒:“谱子拿着。”

“哦……再见。”

杨景行回到学校后就去琴房,还得给刘苗和夏雪打电话。这俩姑娘现在不贪玩了,周末都不在一起,浪费杨景行的电话费。

看样子杨景行真的要成学校的名人了,他一到琴房,连管理员都欢迎,还专门去叫他常用的那间房的学生换地方,杨景行连忙说不用。

星期天上午,杨景行去学校的时候遇上了喻昕婷。喻昕婷递上一个苹果,笑嘻嘻:“这个你三口肯定吃不完。”

杨景行问:“安馨呢?”

喻昕婷说:“去她同学那玩了。”

杨景行建议:“你可以一块去呀。”

喻昕婷握紧拳手:“我要练琴。我加入了钢琴社,就是可以帮着找家教,还可以带人选琴的,要赚钱钱了。”

杨景行教训:“你要赚钱干什么?专心读书!”

喻昕婷斗志昂扬:“赚钱读书两不误!你现在去练琴?”

杨景行点头:“晚上去吃火锅?”

喻昕婷问:“你女朋友要来?”

杨景行说:“不是女朋友,就我们俩。”

喻昕婷不信:“肯定是,你骗我!我也去练琴了,拜拜。”

杨景行今天要全天和乐队练习,开始之前张家霍也教训了杨景行两句,说他应该多认识人了,朋友多了路好走嘛。李迎珍还是对乐队很不满,简直有点后悔自己这个仓促的决定。

星期一中午,练完琴的杨景行在食堂碰上喻昕婷和安馨,三个人坐一起,可安馨很快瞄到一个同学,端着盘子过去了。

喻昕婷边吃边说:“包包放寝室了,不然还有苹果给你。”

杨景行说:“天天吃你的怎么好意思。”

喻昕婷很严重的表情:“我说了要给你买一大车呢!以后我每天给你一个,星期一到星期五,一天一个苹果不生病。”

杨景行笑:“但是你不能一次性给我,要每天一个。”

喻昕婷说:“好哇,周末可以给两个,你和你女朋友一人一个。”

杨景行说:“我几个女朋友呢。”

喻昕婷瞪大眼睛:“啊!你说真的?”

“假的。那不是我女朋友,高中同学。”

喻昕婷头扭到左边:“我不信。”又扭到右边:“我不信!”

杨景行说:“骗你干什么?还能多个苹果。”

喻昕婷神秘的小声:“你肯定是怕李教授知道。”

杨景行笑:“你以为我还是小学生,不准早恋。”

喻昕婷看杨景行:“李教授说你是要走向世界的钢琴大师……”

杨景行不信:“她不会这么夸我。”

“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我知道你肯定有女朋友,放心,我保密。”喻昕婷很有义气的样子。

杨景行点头:“好吧,就给你个光辉形象吧。”

喻昕婷又好奇:“你们耍朋友多久了?”

杨景行摇头:“不知道,可能负的无穷大那么久。”

喻昕婷抖胳膊,像要打杨景行,谴责:“你是个坏人,说了帮你保密了。”

杨景行说:“又说我有女朋友,又说我是坏人,吃你的苹果一点都不亏心了。”

喻昕婷嘻嘻,又说:“国庆放假的时候我看见你的朋友了,他们都是你的高中同学?”

……

从这天开始,喻昕婷还真的每天给杨景行一个苹果,都是午饭前后。

星期四中午,喻昕婷挺高兴:“我上午去帮你发门票了,他们都抢着要。”

杨景行笑:“免费的当然抢着要。”发门票的事肯定是李迎珍安排学生做的,杨景行本人倒是清闲。

喻昕婷又说:“安馨悄悄拿了两张,给她同学了。”

杨景行叮嘱:“你给自己留一张!”

喻昕婷从书中翻出简单的门票,拿在手里摇着炫耀,问:“你女朋友什么时候来?”

杨景行说:“不来。”

“为什么?”喻昕婷简直有点气愤。

杨景行说:“不知从哪里来。”

喻昕婷着急:“我说真的,到底来不来?”

杨景行烦了:“每天都给你解释这个问题,你当我女朋友算了,问你自己去!”

喻昕婷低头,似乎在吃饭。

杨景行道歉:“开玩笑的,别怕,别怕。”

喻昕婷抬眼,好像还真的怕怕:“你烦我啊?”

杨景行连忙说:“怎么可能,难道我在那等着就是为了让你烦?”

喻昕婷嘻嘻一下:“那我以后不说你女朋友了……她是不是学业为重?”

杨景行气愤:“掌嘴!”

喻昕婷两手轻拍自己的脸颊。

星期五上午,杨景行和乐队练习完后去吃饭,看见喻昕婷居然在食堂门口给人塞门票,还叮嘱:“要来哟,一定要来。”她长得可爱嘛,一般人都不拒绝。

杨景行过去说:“都给我!”

喻昕婷可能怕伤杨景行的自尊了,连忙往背后收:“没几张了。”

杨景行说:“不来是他们的损失,吃饭吧。”

“好。”喻昕婷点头,“才十一点呢,怎么没多练会?”

晚上七点,杨景行的第一场钢琴演奏会在浦海音乐学院贺绿汀音乐厅举行,指挥张家霍,乐团浦海音乐学院交响乐团,指导老师李迎珍。到场嘉宾有学院的几位领导,钢琴系的几位教授,作曲系的主任。此外还有张家霍邀请来的几个朋友,都是头衔多多的主,杨景行好好尊敬了一番。

到七点的时候,一楼的七百个座位就只空一百来个了。五六百观众中杨景行认识的有三四十个,系里的,钢琴系的。自由入座嘛,喻昕婷和安馨早早的抢到了前面的位置。

七点过十分,友情客串的张楚佳上台报幕,就是吹嘘一下乐团和指挥,然后介绍杨景行出场。话说杨景行还真没啥值得说的东西,就只能讲是李迎珍教授的学生了,还有得到过很多人的肯定。让杨景行头大的是张楚佳居然拿他的高考分数说事,真是无地自容。

杨景行上台,得到一阵不太热烈的掌声,他说了句谢谢后就坐到钢琴前去了。然后才是张家霍出场,那范就大了,还要挥手致意。

稍微准备一下就开始了,先是肖邦第一钢协。乐队在这首曲子上的表现上没什么大的瑕疵,但是也没啥亮点,就看杨景行了。

李迎珍曾经说过杨景行没有肖邦的气质,好好的修理了他一番。修理不算太成功,杨景行还是不是特别纯粹的肖邦,但是他有他的特点,就是属于稍微活跃点的肖邦,表现得愉悦一些。话说回来,现在又有谁能得到公认是百分百的肖邦呢,肖邦复活也不行啊。

音乐厅里一直有点闹,直到第一乐章进行了半才真正的安静下来。台下的观众除了耳朵聚精会神,眼睛也看着淡定的杨景行,和激情四射的张家霍形成鲜明对比。

肖邦第一钢协比拉三短一些,但是也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结束后,掌声是慢慢响起来的,从稀稀拉拉到热烈用了半分钟,显然有很多人是跟风。

杨景行本想快点开始下一个,可张家霍不准,拉着他站起来接受掌声。杨景行鞠了两躬后就坐回钢琴前去了,又转头对喻昕婷和安馨的朋友笑一下。安馨的那个又瘦又黑的女伴高兴得跟什么似得,差点站起来了。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张家霍用非常孔武有力的姿势指挥乐队开始。杨景行的神情依然是那么淡定,双手则截然相反。

指挥好像真的进入状态了,一个乐章连着一个乐章,没做任何暂停。安馨的外行朋友还问,弹钢琴有那么累吗?杨景行偶尔的一次身体颤动就能让他脑袋上的汗滴飞洒。

这就是孙主任对杨景行的评价了,别看他稳如泰山,其实动作和感情这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进入第三乐章结尾前的高潮部分,观众席上已经有人忍不住鼓掌了,还有人站了起来。可是他们还得等一分钟,因为这个强有力的高潮结尾实在有点长。

终于等到结束,张家霍猛的转身,高高举起指挥棒,接受骤然而起的热烈掌声,如同凯旋的将军那么自豪喜悦。

刚刚还在琴键上张牙舞爪的杨景行则温柔些,简直还有点不好意思,好像自己刚刚弹的是什么靡靡之音。

好歹都是音乐学院的人,都会欣赏,掌声热烈和持久。连二楼包厢里的李迎珍都在鼓掌,这是她第一次给杨景行掌声吧。杨景行鞠躬感谢,一直站着,等了两分钟掌声才结束。

那些听说过杨景行但是一直持怀疑态度的人以后也用不着怀疑了,天才就是天才嘛。

本来还约好喻昕婷去吃火锅的,杨景行想早点散场,可观众不答应,一直在那闹腾,还有人大喊再来一个。

张家霍和杨景行商量,要返场。杨景行没办法,只得照办,再来一个肖邦钢协二。

又是半个小时,又是更热烈的掌声。结束后又是要再来一个,张家霍放过了杨景行,叫张楚佳上台来宣布演奏会结束。

还是要得到观众的承认了才有价值啊,之前已经听过杨景行演奏的教授领导们都来祝贺恭喜表扬。张家霍看来是喜欢饭局,表示要自己做东,大家一起去乐呵乐呵。

杨景行是真不会做人,居然说:“张指挥,我约了人了,先走了。”

张家霍笑着瞪眼:“谁呀?叫来一起去!”

杨景行不好意思:“好几个,都是朋友,他们不好意思的。”

张家霍有点生气:“不行,今天你必须去!”

杨景行求情:“能不去吗?”

李迎珍问:“是不是喻昕婷?你叫来,你们说你们的,我们聊我们的。”

张家霍指使:“去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