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七章 聚首

晚上还得继续训,训到八点半,一群学生已经累得歪歪倒了。李迎珍给杨景行打来电话,算是慰问,也多说了两句,关于同学师生关系的,意思是叫杨景行要热情而独立。

军训第二天上午,张楚佳到现场来看奇葩了,目的是要杨景行中午请客吃饭。杨景行邀请喻昕婷一起,喻昕婷不愿意。

杨景行说:“这是师姐呢,不好好认识一下。”

张楚佳也说:“一起去,不宰他宰谁?”

喻昕婷还是摇头:“我要回寝室,睡午觉。”

杨景行的车就在学院的停车场,便宜又方便,一个月才一百多。张楚佳抢着要开,说还没试过奥迪的。

两个人跑得比较远,但是也没吃上什么大餐,就几个小菜,便宜实惠。张楚佳给杨景行介绍了一下作曲系的情况,几个教授,一群老师。教授们的资历,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说杨景行要想讨好老师的话很简单,因为作曲系的那些老家伙是学院里最穷的。

感觉张楚佳根本就不该读钢琴系,狗仔队系会适合她一些。

音乐学院的军训比较有意思一点是唱歌,绝大部分学生都积极,而且有台风有实力。现代器乐系一个叫汪晓蓓的女生是学古典吉他的,唱了一首自己写的歌,声音和歌曲本身都挺好听,让人记忆深刻。在教官的刺激下,作曲系得扳回面子,夏小康又自告奋勇,虽然他的歌真是惨不忍听,但大家还是热烈鼓掌。

还有个香港来的女生,叫洪甜,军训第一天被教练勒令卸妆,也让人记住了。她普通话说得吃力,唱歌自然就是粤语,好多人都听不懂。洪甜主修电子键盘的,说想在学校组个乐队,希望能有志同道合的跟她商议。

许学思这家伙也早有准备,居然揣着口琴来军训,还吹得挺不错。另一个吸引女生的男生叫牛炯华,学打击乐的,拿两个鼓槌边耍手花边唱情歌,真是眼花缭乱情意绵绵。

总之休息时间大家都挺积极的,除了极个别人,比如杨景行。他还好意思当排头兵,是被教官踢上前去的。唱了一首老掉牙的歌,得到一阵人道主义掌声。

刚到晚饭时间,杨景行又被李迎珍一个电话叫了过去。李迎珍说前几天比较忙,没能抽出时间来,今天就好好检查一下杨景行暑假有没有用功。

检查结果是李迎珍决定杨景行在新生音乐会上就弹《降D大调圆舞曲》,就是俗称的小狗圆舞曲。李迎珍还提前警告杨景行,说不准骄傲,因为这一届的新生没有特别出色的。

晚上的训练结束后,杨景行回家。出校门看见喻昕婷和一个女生一起,他就停车打个招呼:“干什么去,要不要送?”

喻昕婷连连摇头:“我们马上回去了。”

杨景行点点头:“注意安全。”

回到家后,杨景行就开始看从图书馆借来的书。话说音乐学院的图书馆真是个宝库,无数的专业书籍和丰富的视听材料,还有好多音乐家的手稿,估计看一辈子也看不完,难怪说活到老学到老。

军训到九月二十二号结束,当了这么多天的战友,同学们之间也互相熟悉了,都叫得出对方的名字了。

音乐学院嘛,军训汇演也挺有艺术性,每个排的正步都走出了各种花样,好像是个传统。

杨景行还说军训完了请喻昕婷去吃火锅,可这姑娘对他挺冷淡的,都不和他一起去食堂了,就算了。

接下来就正式开课了,同时还要准备新生音乐会。新生音乐会是自愿报名,节目内容不限,你唱也好,弹也好,跳舞都行。杨景行更忙,每周一三六的下午要去接受李迎珍的监督练琴。

音乐学院也有学生会,而且有不少人积极参加,尤其是管理系的那些。更受欢迎的是各种学生社团,语言表演啊,舞蹈啊,话剧,昆曲……当然也有人想自己开创出一片天地的,进展最快的就是洪甜和牛炯华,他们俩联合了一个吉他手,已经组成三人乐队了,还在招募贝斯手。

新生音乐会是二十九号晚上举行,杨景行上午还接到陶萌的电话,说她们军训终于结束了。

陶萌还说尚浦的同学准备在十月四号聚会,不但有在浦海的同学,还有人从别的城市赶过来,初步统计有十三四个。

陶萌说:“任初雨也说想来,但是还没确定。”

杨景行说:“可惜我没时间。”章杨他们的计划是来浦海玩到六号再回学校。

陶萌责怪:“那么多天,你陪朋友也陪够了吧?高中同学之间的感情其实是最真挚的,以后没有了。”

杨景行说:“我送上真挚的祝福,你们玩开心点。”

陶萌气问:“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见这些同学啊?他们都知道你在浦海,以后见面怎么说?人际交往你懂不懂?”

杨景行嘿嘿:“才说是真挚的感情,又变人际交往了。”

陶萌叫:“这不矛盾……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杨景行说:“六号,下午。”

陶萌说:“六号我要送我妈,五号行不行?”

杨景行问:“你愿不愿意见我的朋友?”

陶萌犹豫了有一会,终于说:“好吧,到时候联系。”

新生音乐会在旧音乐厅举行,挺热闹的,有不少老师和高年级的学生来观摩。杨景行去后台准备的时候,看见喻昕婷正在和另一个女生玩你拍一我拍一。

看见杨景行在嘲笑自己,喻昕婷立刻不拍了。倒是她的新朋友,那个长头发有点胖胖的女生,先对杨景行笑了一下。

杨景行自我介绍:“我叫杨景行,作曲系的。”

长发女生说:“我知道,我叫安馨。”

杨景行讨好:“好名字。昕婷,安馨,难怪你们成朋友了。”

安馨笑笑:“我是温馨的馨……你也有节目啊。”

杨景行点头:“你们呢?先透露一下。”

安馨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我们联弹,兰德勒舞曲。”

杨景行惊喜:“我准备好了,第几首?”

安馨说:“第三首。”

杨景行看向喻昕婷,问:“你是不是怕我把你的苹果吃光了?”

喻昕婷摇头,脑袋歪一下看别处:“没有!”

杨景行又问:“放假有什么安排?”

喻昕婷又摇头:“练琴。”

“出去玩玩啊。”杨景行问安馨:“你不是浦海人?”

安馨摇头:“我是安华人,你呢?”

杨景行使坏:“你问她。”

安馨看着喻昕婷,有点吃惊。

喻昕婷抓住安馨的胳膊,头往她肩上歪,说:“他是曲杭的,九纯。”

杨景行说:“你们继续拍,我不打扰了。”

喻昕婷好像又改变主意了,叫:“你呢?放假去哪?”

“朋友们过来玩。”

喻昕婷明白了:“哦。”

几十个短节目,杨景行中途上场,一首小狗圆舞曲流畅而充满趣味,得到不少掌声。不知道的还都以为他是钢琴系的。他也没马上离开,看完了喻昕婷和安馨的四手联弹,她们俩还配合得蛮好。

三十号下午,杨景行还得去北楼练琴。李迎珍开始让他尝试一些有难度的曲子了,这几天就在弹肖邦的黑键练习曲。

这首曲子要求均匀,准确,轻松,颗粒感还得强。别看那么短短两分钟,但是演奏者的水准如何,在专业耳朵那里,几秒钟就见分晓了。

杨景行先弹了一遍,李迎珍似乎没听出什么能让她批评的地方来,她犹豫了一下,对那个在杨景行之前上小课的现在正瞠目结舌的大二男生说:“你先走吧,先走吧!”

等门关上后,李迎珍对杨景行说:“踏板是不是应该再浅一点点?就一点点……左手,稍微重那么一点点,再弹一遍,我听听。”

杨景行弹得认真,李迎珍听得更认真,表情都有点扭曲了。听完后,也没说什么,安静了两分钟,然后再开始练下一首。

李迎珍本来计划用三个月时间让杨景行把她精选的四十多首高难度练习曲全部拿下,现在看来进度又得加快。唉,别人都是越练进步越小,可杨景行却是突飞猛进。以前一首小品也要练个五遍六遍吧,可现在弹这种高难度的,他两三遍下来就让李迎珍不知道该如何让挑刺了。

三个小时的练习结束后,李迎珍和杨景行讨论未来,问他:“你是想继续练下去,还是先走出去看看?”

杨景行很肯定:“练!”

李迎珍点头,又说:“以后学校的这些活动,能不参加的就少参加,眼光又要放开。十一月中旬纽约爱乐乐团要到浦海演出,我们一起去一趟。选一首曲子,准备一下。”她给杨景行说过,纽约爱乐有三名华裔团员,其中两个她都认识。另外,乐团最近还聘请了一名副指挥,也是华裔,还是个女人。

杨景行问:“弹什么您最有面子。”

李迎珍笑:“真功夫不分曲子。纽约爱乐的话,他们的拉三是比较有名的……”

杨景行说:“那就这首。”

李迎珍摇头:“不行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时间也不够。你放假也不能好好练!”挺有意见。

杨景行说:“还有一个多月呢,我先试试。”

李迎珍思考了好一会。如果说是其他学生要用一个月练拉三,她会骂个狗血淋头,可是杨景行,李迎珍的计划就是要他一鸣惊人。

不过纽爱的指挥可不好见,万一砸了就亏大了。李迎珍也是花了好多力气才找到这层关系的,老脸都贴上去了。

最关键的是,就算李迎珍对杨景行有信心,可她自己没把握。拉三很少有人去碰,学院里的老师也不会让学生去浪费这时间。李迎珍一辈子教了无数学生,正儿八经练过拉三的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练成了的,就一个,那还不是在她手里成的。

万一杨景行把拉三弹得跟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唐璜一样,那她的老脸就没处搁了。

最终,李迎珍还是同意让杨景行练两个星期的拉三,当然要做好换曲子的准备。李迎珍觉得杨景行的肖邦钢协一已经很有水准,可做候补。

李迎珍当然也问杨景行:“以后有没有出国读书的打算?”

杨景行摇头:“没有。”

李迎珍赞同:“不能一味崇洋媚外,好些人只看见地利人和的,还有多少人带着小提琴出去,后来却只能刷盘子!”过了一会又问:“喻昕婷,你们走得近吗?”

杨景行不好意思:“一般,您觉得她弹得怎么样?”

李迎珍说:“和你当然不能比……我手里几个新生,她算不错的。这丫头人活泼,讨人喜欢。”

一号上午,杨景行先去和杜玲碰头。杜玲换了发型,穿得很漂亮。两人吃了午饭后就去车站接章杨他们。章杨是两点到的,跟久别重逢一样激动。三点多,鲁林和许维也到了,五个人直接回杨景行的住处。

杜玲很气愤杨景行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而且杨景行还没告诉他,居然离她学校这么近。

杜玲到处看,发现厨房空荡荡的后就不满,说应该自己做饭吃。章杨警告杨景行千万不能如了杜玲的意,不然以后就有得烦了。杜玲就和章杨一阵互骂。

稍微休息了一下后,朋友们去买了两张凉席,晚上就打地铺了。杜玲还说懒得回学校,要霸占一间房,准备买毛巾毯子什么的,被阻止了。可杨景行不得不答应晚上送她回学校。

晚饭前,朋友们都表示要去音乐学院参观。转了一圈难免失望,又小有冷清,也没看见什么美女才子。

晚饭当然是要大吃一顿,喝酒。然后就讨论起大学生活来,各自汇报。美女当然是不变的话题,章杨说刚去学校那天就被一一米八几的好身材学姐迷得神魂颠倒。许维说他们专业女生蛮多,但是没看见多漂亮的。鲁林表示自己很凄惨,整个学校都没看见啥好看的。

杜玲就得意了,大眼睛转溜溜的说那些男生是如何如何的讨厌,不要脸,甚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杨景行说自己很纳闷,音乐学院不应该是个很浪漫的地方么,怎么风花雪月反而特别少呢。美女没见几个,鸳鸯也没几双。

正说笑着呢,杨景行接到陶萌电话,问他和朋友见上面没,在干什么。

陶萌说:“就五号中午吧,我去你们学校。”

杨景行高兴:“音乐学院终于要有美女了。”

陶萌不信:“你还没带你的美女朋友去么?对了,我还要问问你朋友的事……”

杨景行说:“不用问了,见面就认识了。”

陶萌怒:“是你朋友还是我朋友?你以为我想见!你先吃饭,回头告诉我,有几个人,叫什么名字,读什么学校什么专业的。”

杨景行问:“你这是认识朋友还是调查情报啊?”

陶萌不耐烦:“我妈要出来了,挂了!”

接下来三天,朋友们就满浦海的瞎逛,杨景行油都加了两箱。四号晚上,杨景行还接到陶萌电话:“等会邵磊他们可能要给你打电话,我说你回家了。”

杨景行嘿嘿奸笑:“你没撒谎,我等会就回家了。”

一听说杨景行明天要介绍美女,章杨他们纷纷感激好兄弟,只有杜玲不屑:“哼,你们蠢啊!?”

鲁林很怀疑的问:“真的是普通朋友?”

杨景行点头:“你明天看见就知道了。”

章杨怕怕:“是不是好丑!?”

许维问:“是浦海人啊?”

杨景行配合朋友们的八卦精神,说了些陶萌的情况。杜玲非常之鄙视:“你和这种人玩什么!”在她眼中,杨景行也不是个趋炎附势嫌贫爱富的人啊。

鲁林嘿嘿:“我好有压力啊。”

章杨鄙视:“怕西瓜……会不会带保镖?”

许维呵呵:“我们坚决不给你丢脸。”

晚上,陶萌又发短信催要情报。杨景行只好满足了她,把自己的朋友挨个介绍一遍。

陶萌又不满足,再问这些人的家庭背景,彼此的关系,有没有男女朋友什么的。

杨景行烦了:你又不是见家长,问那么多干什么!

再无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