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三章 分别

杨景行回到寝室,发现谭东还在勤学苦练玩吉他。还别说,他已经略有小成,能弹出个模样了。

谭东看看杨景行,问:“一直和陶萌在一起?”语气很是平淡,好像灵魂被自己的音乐洗礼了。

杨景行点点头:“讨论友谊。”

谭东冷笑:“随便你们讨论什么,明天一过,还关我们屁事啊。”

杨景行气愤:“你太没义气了。”

谭东问:“喝不喝点?”

“来!”

开了好久的半瓶红酒就牛肉干,两人就瞎聊开了,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些事,翻来覆去的讲,直到凌晨两点。

十号早上,好多人都睡到太阳晒屁股,真幸福。杨景行八点才去教室,把书收拾好,装在大行李包里,明天好直接搬走。

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聊着天,感受那份清闲。陶萌十点才来,用名牌旅行包把书装好,还不怕麻烦杨景行:“车等着的,你能不能帮我提下去?”

走在路上,陶萌说:“晚上开完晚会我就回家了。”

杨景行说:“我明天回。”

陶萌把脚步加快,让杨景行跟着他。还是那辆雷克萨斯,可就来一个司机。看后备箱里满满的,是把所有东西都装走了。

车走了后,俩人回教室,陶萌走得不快了,突然问:“我昨天是不是有点神经质?”看她严肃的表情,肯定是想得到一个专业的回答。

杨景行说:“你现在有点。”

陶萌自己分析:“可能是考试的压力积压了太久,要释放一下。”

杨景行说:“我终于找到高考的好处了。”

走几步后,陶萌又问:“你不会把我说的话告诉别人吧?”

杨景行摇头:“不会。”

陶萌看杨景行的表情,说:“我也知道你不会。”

杨景行威胁:“你还会自我安慰啊。”

陶萌说:“我等会帮你把纪念册写了还要回寝室,准备晚上的演讲。”

杨景行套近乎:“我们之间就不用了吧?”

陶萌不同意:“我觉得要。”

陶萌拿着杨景行的纪念册,趴在就要永别的那张书桌上认真的写了几分钟,字挺漂亮:杨景行,你是个积极友好大度的人,很高兴和你同学三年。分别在即,珍重的话就不多说,祝愿你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快乐前行。陶萌赠言。

杨景行一眼就看完了,说:“谢谢。”

陶萌说:“那我先回寝室了。”

“准了。”

陶萌轻笑一下。

晚饭是聚餐,在大食堂里摆了几十桌,虽然不准饮酒,也还是闹翻了天。七点半,全体高三师生在礼堂集合。校长讲话,老师们赠言,陶萌作为学生代表讲话,然后看了一段比较长的录像,就是这届毕业生在高中生活中取得的种种成绩和许多的回忆。最后,全体师生齐声高唱校歌,在热烈的欢呼中,高中生活就真的结束了。

已经有许多家长在外面等着接孩子了,认识不认识的同学间都是一片的再见声。

陶萌等杨景行和邵磊“依依惜别”完了后过来,问:“你手机号码会换吗?我怕万一还有什么事,通知书……”

“不换。”杨景行表扬:“你真是个好班长。”

陶萌不太高兴的眼神:“你怎么又这么说话?”

杨景行无奈:“不早了,快回家吧。”

陶萌又说:“我等成绩出来了就去加拿大。”

杨景行说:“祝你一路顺风,玩得开心。”

陶萌突然给个灿烂的笑容:“你不最后逗我一下?”

杨景行说:“想得美,说了要烦死你的。”

陶萌笑得真了些,说:“再见。”

“再见。”

杨程义是第二天中午到的,问儿子的书都带上没,又说那些数学物理都白学了,在音乐学院肯定是没啥用处的。一家三口在尚浦的大门口合影,算是纪念杨程义的那些钱。

直接回九纯,都没在曲杭逗留。父母给杨景行安排的假期任务就是考驾照,杨程义还想让儿子去驾校学习,杨景行当然不肯浪费时间。

晚饭是在家吃的,但吃完后杨景行就立刻跑了,去和鲁林他们集合。都有人要上音乐学院了,朋友当然是先去唱歌。杨景行被好好的取笑羞辱了一番。

鲁林报考的是曲杭电子科技大学,应该不会有问题。许维的目标是浙江大学,他自己谦虚,说有点危险。章杨的东南大学应该没什么问题。杜玲填的是华东师范,可能真的危险。

刘苗和夏雪还在上课,要七月初才会放假。可两个姑娘已经等不及要杨景行请客去小洞庭了,还要他接送。于是十三号下午,杨景行开着母亲的小本田飞度到一中外面等着。

看见两个姑娘走出校门了左右张望,杨景行挥手大声喊:“这边。”

两个姑娘牵着手蹦跳着过来,刘苗惊喜的埋怨:“让你开车了?干嘛停这么远!”

不是第一次坐杨景行开的车,俩姑娘没多担心。刘苗拉开右车门:“我要坐前面。”夏雪不反对,先坐到后面去了。

杨景行开车后,刘苗嗅鼻子:“是香水味?谁的!?”

杨景行说:“我妈!”

夏雪呵呵。

杨景行真该绕路的,刚过烟草公司门口就看见了萧舒夏,她正在和熟人说什么。杨景行抱着侥幸心理加速,可看见萧舒夏在朝自己挥手。

杨景行装没看见,可很快手机就响了,刘苗还帮他接听,就听见萧舒夏吼:“你往哪里跑?给我回来。”

杨景行把车倒回去,萧舒夏不太友好的审视着车里的三个人。夏雪还嘴巴甜:“萧阿姨,你下班了。”

萧舒夏点点头,责问:“放学了不回家?”

刘苗说:“我们给家里说过了。”

萧舒夏也不顾及儿子的面子,伸长手就去揪杨景行的耳朵:“你就这么练车!”

杨景行也嘴巴甜:“全阿姨,您救救我。”和萧舒夏说话的就是周龙龙的妈,姓全,和萧舒夏是物以类聚。

“下来,让我看看!”

杨景行只好下车,让姓全的把他从头夸到脚。萧舒夏先听着,然后再谦虚。这得有一阵忙活。

刘苗和夏雪都没动静,在车上等着。萧舒夏命令杨景行:“跟我回家吃饭!”虽然杨景行早就跟她申请通过了的。

姓全的看看俩姑娘,问萧舒夏:“谁家的女儿?”

萧舒夏简单的介绍下,姓全的就恍然大悟起来,对刘苗说:“哦,我认识你妈,是说她女儿长得好。”

萧舒夏好像有点不以为然:“嗯,那是。”

杨景行想跑:“我饿了,先走了。”

萧舒夏气愤啊:“你不先送我回去?”

夏雪连忙打开了后车门。

上车后,萧舒夏就开始盘问杨景行。午饭是哪里吃的?现在准备去哪里?晚上什么时候回家?杨景行尽量开快点,好早日脱离苦海。

下车前,萧舒夏还叮嘱两个姑娘:“你们早点回家,不然还以为是杨景行把你们拐了。”

杨景行说:“我没那么大本事。”

萧舒夏一下车,笑容又回到两个姑娘的脸上。刘苗计划周末再来杨景行家里听钢琴,还建议最好是能把萧舒夏支开。夏雪问杨景行什么时候能拿到通知书,她要看。

刘苗还引诱杨景行:“到时候我们穿校服。”

杨景行自豪:“我已经不是高中生了。”

夏雪说:“我听我表姐说音乐学院的学生好少,只有一两千。”

杨景行懊恼:“是啊,美女更少,我上当了。”

刘苗问:“你毕业的时候有没有舍不得班上的美女?”

杨景行酸溜溜:“她们又没舍不得我。”

夏雪说:“肯定都有合影?毕业赠言呢?”

刘苗激动:“我要看我要看!”

杨景行教训:“有什么好看的,马上高三了,好好努力,考上好大学了天天看真人。”

刘苗给杨景行安排任务:“你先把浦海所有好吃的地方找出来,等我们。”

夏雪乐了:“我好想吃你说的那个冰激凌。”

杨景行说:“你们要是都考上一本,以后的冰激凌我包了。”

刘苗敏感了:“你在说我!”她成绩稍微差一点。

杨景行说:“雪雪,你要督促她,为了自己。”

夏雪笑。刘苗可不干,警告杨景行:“就算我连专科都考不上,你也别想逃……音乐学院附近有什么大学?”

杨景行说:“复旦,只要半个小时。”

刘苗抖狠:“我就考个专科,气死你!”

到了小洞庭,三个人还是坐包厢。这里的服务员换装了,短短的一步裙,高跟鞋加丝袜,紧紧跟上了经济增长的步伐,对得起九纯第一食府的名头。

刘苗站起来,把自己的宽松长裙扯起来,从后面紧束住,模仿超短裙那样露出半截修长的大腿,问杨景行:“像不像?”

杨景行教训:“女孩子家,庄重点。”

刘苗还继续:“我们比过,我的膝盖比雪雪的高一点点,可是我的小腿好像比她粗。”

夏雪把裤子往上提,露出大半截小腿来,和刘苗的对比,说:“我没肌肉。”

杨景行说:“你们大学了再比,现在比学习。”

刘苗说:“你马上就是大学生了嘛。”

“那是我,关你们什么事。”

刘苗哼:“我们不会输给别人。”

夏雪不好意思的嘻嘻笑。

刘苗还跳起踢腿舞来:“看……咦……哈哈。”

杨景行威胁:“点两个蹄髈,肥死你,看你美。”

刘苗才不怕:“损失的是你自己……等上大学了,你就会看见全新的我们!”

夏雪制止:“别说这个了。”

刘苗才不听:“我们买了丝袜,到这的,其实不是丝袜,放假你看了就知道了。”

杨景行疑惑:“我没做过值得这样奖励的事吧。”

夏雪有点着急的说:“没穿过,不习惯。”

杨景行说:“不能穿,马上高三了,男同学也要好好学习。”

刘苗气愤:“就给你看的!”

不过杨景行好像对丝袜不感兴趣,吃个饭还不停的叨叨要两个姑娘好好学习,烦死人的。杨景行结账的时候,刘苗又检查他的钱包,说大头贴磨损有点严重,该换新的了。然后杨景行就送两个姑娘回家,夏雪先下车。

刘苗告诉杨景行,说一中出了丑闻,有高三的男生去找小姐,被公安局的抓了:“被开除了,听说学习成绩还不错。”

杨景行多疑:“你在警示我?”

刘苗说:“你要是这么不要脸,我一辈子不理你。”

杨景行说:“你放心,永远不会。”

刘苗怀疑:“别以为我不知道,初中的时候章杨他们就和你看那些东西……所以我讨厌他们。”

杨景行笑:“你错怪他们了,是我带他们看。”

刘苗连连摇头:“太恶心了……这么隐私的事,您就不能悄悄的!”

杨景行责怪:“那你还说!”

刘苗义正言辞:“我们什么关系,一张床都睡过。”

杨景行不高兴了:“别乱说话!”

刘苗嘿嘿:“不过那时候你肯定不懂。”

杨景行笑:“难道你懂?”

刘苗感叹:“人真是越大越不好玩,小时候什么都不用想,也不用成天学习,你不知道我是美女,我也不知道你是帅哥。”

杨景行笑:“错了,小时候我就知道你是美女。”

刘苗说:“小时候的照片,雪雪比我好看?”

杨景行说:“你们俩都一样好看。”

刘苗不好意思的回忆:“有一次,我把你的书撕了。”就是一本童话故事,杨景行先给了爱看书的夏雪,可不喜欢看书的刘苗很不满,就撕书泄愤。

杨景行笑:“她不也扔过你的玩具。”

其实小时候三个人的矛盾多着呢。有时候刘苗和夏雪过分亲密了,杨景行还吃醋呢。最大的笑话是有次两个小姑娘说悄悄话,杨景行想偷听,结果从板凳上摔了下来,然后还被萧舒夏一顿骂。没出息!

刘苗没直接回家,说要去超市买点零食。杨景行请客了,买了好多,叮嘱刘苗记得分夏雪一半。

接下来几天,杨景行就和鲁林他们瞎混去了,真的就是每天篮球,游戏,游泳,唱歌吃饭。当然,晚上回家了还是会练琴,听歌,扒谱,写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