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二章 无聊瞎扯

杨景行看着陶萌,说:“你想哭就小哭一下,我还没看过呢。”

陶萌没哭,就是掉下两行眼泪。杨景行摸裤兜,抽出纸巾来递过去一张。陶萌接过后散开,然后再对折一下,拿在手里准备着。她可能喜欢流泪的感觉,默默的感受了两分钟后才抬手去擦眼睛。

杨景行说:“我决定以后都逗你哭了。”

陶萌笑一下,可眼泪还在继续,说:“以后你也没机会了。”

杨景行说:“那可不一定。”

陶萌又低头,说:“你的家庭肯定特别幸福。”

杨景行问:“难道你认为自己不幸福?”

陶萌摇头:“我不知道……其实我不讨厌你,因为你可以逗我笑。在家里的时候,我爸爸讲笑话都不好笑。”

杨景行说:“我觉得有一点是你能做到却没做的。”

“什么?”陶萌问。

杨景行还故作深沉:“就是原谅并且祝福你的父母。你肯定是他们最重要的人,所以你的原谅,对你,对你爸妈,都特别重要。”

陶萌委屈得眼泪大颗大颗的:“不管我怎么样,都改变不了事实的!”

“可是有你能够改变的!”杨景行一点也不照顾别人的情绪,“就算他们离婚了,你仍然可以做他们美丽乖巧的女儿,并祝福他们有新的美好感情……”

“你怎么可以说得这么轻松!”陶萌简直是叫起来,接着就呜呜出声了。

杨景行温柔的拍马屁:“因为我相信你能够做到。就像你在班上工作认真负责一样,在家里,你也是有责任的,子女也有自己的责任!”

陶萌有点失控:“不是你,你当然说得轻松!认真负责,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累?我就是不想以后像我妈那样!”

杨景行气愤了:“你凭什么否定你妈‘的人生?就因为她离婚了,让你受委屈了?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自私!”

这下好,陶萌恶狠狠看着杨景行,憋了一下没憋住,干脆哇哇大哭起来。

杨景行吓了一跳,连忙抽纸巾。可陶萌都不接了,就半对着杨景行:“呜……呜……”

杨景行之好把咸猪手往陶萌脸上伸,可陶萌一下就把脸别开了。杨景行等了两分钟,看陶萌还没有休息的意思,就把屁股挪了过去,握了握她的肩膀:“对不起,我说话太重。”

陶萌看杨景行,还在哭。

杨景行的另一只手又去握住了陶萌的另一边肩膀。脆弱的女人真的需要依靠,杨景行的手才在陶萌背上拍了拍,这姑娘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靠了过来,头倚在杨景行肩上,继续哇哇哭。

杨景行这鸟人可能是如愿以偿了,都不安慰陶萌了,就继续握着她的肩膀,让她哭个够。

其实身体接触也不多,陶萌只是拿左边脑门顶在杨景行左肩膀上。杨景行还能瞥眼,抬起左手把纸巾伸到陶萌眼前。陶萌右手接过,边擦眼泪边继续哭。

几分钟后,远处传来男生学着哭腔的两声哇哇怪叫。陶萌被吓得一下端正了坐姿,哭声也止住了。

杨景行一下站了起来,大吼一声:“谁?”

没有回应。陶萌轻声哀怨:“算了,别理。”

杨景行坐下,很是气愤:“他根本不知道你哭得多好看。”

陶萌扑哧一下:“还没到一个小时啊!”

杨景行道歉:“不好意思,习惯了。”

陶萌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哭还是笑,之好努力沉默了一会,又问:“你刚刚说的是认真的吗?”

杨景行点头:“都是。”

陶萌看杨景行:“开家长会的时候,我看你妈妈好像很年轻。”

杨景行说:“是我的亲生母亲,她爱显。”

陶萌不好意思:“我是觉得你说的也有道理……其实我好怕开家长会。”

杨景行说:“你爸妈肯定喜欢,多骄傲啊。”

陶萌仔细的擦了一下脸和眼睛,看杨景行:“你也一样,江老师背地里表扬过你很多次……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杨景行说:“知无不答。”

“你有疲惫的时候吗?”

杨景行想了一下说:“还好。”

陶萌继续:“那你有伤心的时候吗?”

“每个人都有。”

陶萌感兴趣:“什么时候?”

杨景行张口即来:“我初中有个女朋友,暑假的时候,我们在她家,我把她的衣服脱了,被她妈妈看见了,后来她父母找到我家,要我父母赔钱……她当时就是不停的哭,可是我一句话都不敢说,那是我最伤心的时候。”

杨景行说得很平淡,可陶萌却听惊骇了,好久之后才能又同情又气愤又伤感的低哼一句:“怎么会这样!?”

杨景行说:“因为我无能。”

你才初中就敢脱女生衣服了还无能!陶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女人的八卦天性还是克制不住:“后来怎么样了?”

杨景行笑:“后来就形同路人了,再后来我就到尚浦了。”

陶萌还是忍不住:“赔钱了吗?”

杨景行摇头:“没有。”

陶萌又问:“你们很相爱?”

杨景行说:“那时候根本不懂爱。”

陶萌想了好一会,问:“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她?”

杨景行缓缓点头。

陶萌又问:“你还爱她吗?”

杨景行摇摇头。

陶萌接二连三:“你恨她父母吗?”

杨景行说:“刚开始的时候,心中全是仇恨和愤怒。后来就想开了,我祝福他们,希望他们一家人幸福快乐。”

沉默了好久后,陶萌突然发难:“你怎么能这样,你们才初中啊!”

又是好久的无声,陶萌再问:“你后悔吗?”

杨景行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能让那些不开心的事成为现在的阴影。”

陶萌还是想问清楚:“那你……你欺负她了吗?还是就脱了衣服?”

杨景行说:“就脱了外衣,没做什么。”

陶萌不好意思,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好像在防范,又问:“你现在还会想她吗?”

杨景行很绝情:“基本不会。”

陶萌挺担心的:“那你以后还会交女朋友吗?”

“当然会……”

“那是你的初恋吗?”陶萌突然想到重点。

杨景行点头:“是不是同情我?其实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我后来偷偷去找她,她却骂我父母,说他们吝啬,还仗势欺人。”

“啊……”陶萌简直不敢相信。

杨景行装可怜:“来,肩膀借我用用。”

陶萌仔细的观察杨景行,看他是伤心还是真的无所谓。

杨景行转移矛头:“好了,说说你的初恋。”

陶萌愣一下,说:“大学毕业前我不会谈恋爱的……我真的觉得女人必须有自己的能力,不管感情还是事业,都不能依赖男人。”

杨景行问:“那你愿意让男人依赖你吗?”

陶萌还得想一下,警惕的看着杨景行说:“也不行。”

杨景行说:“我倒挺喜欢依赖的感觉。”

陶萌才不管杨景行喜欢啥,又说:“我还有个事想问你。”

杨景行都烦了:“不用申请。”

陶萌犹豫了一下:“你钱包上的照片,那两个女生是你的朋友吗?”

杨景行点头:“几岁就认识,算是妹妹。”

陶萌解释:“我不是故意看的,也没看清楚。”

杨景行大方的把钱包翻出来给陶萌。陶萌还打开手机灯好看仔细,感叹:“好漂亮!”

杨景行笑:“美化了,你对比我就知道。”

陶萌看看杨景行,笑一下算是承认,问:“你不是说你男生朋友多么?”

杨景行奇怪:“难道我在钱包里贴和兄弟的照片!”

陶萌却说:“可是我觉得男生的钱包里不管贴什么照片都有点恶心,家人的除外。”

杨景行逃避责任:“我是被逼的。”

陶萌笑笑,问:“她们叫什么名字?”

杨景行介绍:“这个叫刘苗,这个夏雪。”

“是亲戚啊?”

“不是,小时候住一个院子的。”

陶萌哦,又问:“你觉得她们谁漂亮些?”

杨景行说:“都一样漂亮。”

陶萌呵呵:“和任初雨比呢?”

杨景行瞪陶萌:“刚刚还在哭鼻子,现在就变坏心眼了!”

陶萌羞气:“那你,你刚刚还把自己说那么可怜,现在又有两个妹妹了!”

杨景行无奈:“珍惜,珍惜。”

陶萌偏要把屁股挪远离杨景行一巴掌。

把钱包还给杨景行后,陶萌问:“你有没有觉得有些话找人说出来了就好受多了。”

杨景行点头:“是的。”

陶萌问:“你以前对人说过吗?在我们学校里。”

杨景行说:“没对任何人说过。”

陶萌说:“我也是……你以后要是有什么心事都可以来跟我说。”

杨景行笑:“那我估计是复旦大学的常客了。”

陶萌也笑:“其实我压力挺大的,怕考不好……当初和你同桌的时候还很犹豫了一阵,算是没选错吧。”

杨景行说:“你是没选错,我可被谭东骂惨了。”

陶萌报复:“你喜欢任初雨吗?”

杨景行点头:“喜欢。”

陶萌吃惊:“那种喜欢?”

“普通喜欢。”

陶萌悟了:“难怪给她写歌。”

杨景行气:“我还给你好多呢……你在暗示什么!”

陶萌严肃:“那根本不一样!给我的是改编的!哎,你是早就决定要考音乐学院,还是高三了才想的?”

杨景行承认:“突发奇想。”

陶萌有点感叹:“我真的有点佩服你的勇气和毅力,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没希望……那时候还不太了解你,其实现在也不是多了解。”

杨景行哼:“你根本没用心了解!”

陶萌说:“反正你也不在乎。”

杨景行说:“你就给自己找借口吧。”

陶萌不满:“本来就是,你考试过了也不说,生日也不说。”真是记仇啊。

杨景行威胁:“我以后烦死你!”

陶萌看着杨景行,严肃了:“杨景行,我们是朋友吗?”

杨景行点头:“是的。”

“那好,祝我们友谊长存。”陶萌伸手。

杨景行把陶萌手拍开:“朋友之间不来这套。”

“那要怎么样?”

杨景行说:“热情的拥抱。”

陶萌很有诚意,站了起来,端端正正的。

杨景行连忙起立,两人对了下眼,杨景行抬手,在陶萌的肩膀部位环抱一下。陶萌侧脸靠在杨景行肩边,手在杨景行的后腰意思一下,说:“我真的愿意和你做朋友。”

这个拥抱一点也不热情,还很快的分开了。陶萌说:“坐久了,走一会吧。”于是两人慢慢走去操场,然后绕着操场散步。

陶萌问:“你暑假有什么安排?”

杨景行说:“玩。”

陶萌说:“我要去加拿大陪我妈住一段时间,还要考驾照,学画画。你们都玩些什么?”

杨景行说:“游泳,打球,电脑游戏,吃饭,唱歌……”

陶萌好奇:“你的朋友都是从小就认识的?”

杨景行说:“穿开裆裤的时候。”

陶萌笑,说:“那我落后太久了。”

杨景行得意:“不会,我那些兄弟认识十几年了,从来没互相抱过。”

陶萌讥笑:“你以为我真信你……你的兄弟都有女朋友吗?”

杨景行说:“都说是兄弟了,怎么会脱离队伍。”

陶萌使坏:“那你准备陪我单身到大学毕业吧。”

杨景行急了:“来来来,我把拥抱还你。”

陶萌笑:“开玩笑的。你理想中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

杨景行问:“今天还是高中么?”

陶萌奇怪:“是啊,明天还是。”

杨景行说:“那你就还是班长。”

陶萌不生气:“你又讽刺我!”

“你的问题太难了。”

“这有什么难的。”

“那你理想中的男朋友……”

陶萌急道:“我还没想过。”

杨景行伤心的谴责:“你居然骗你的朋友!”

陶萌辩解:“我真的不适应突然和你说这些。”

杨景行奇怪:“是你先开始的。”

陶萌很女人:“那是我问你啊!”

杨景行说:“我觉得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可爱,就看能和谁有缘分吧。不能把爱情事先构想好了再去实现。”

陶萌又问:“那你有没有想过结婚?你要和一个人生活一辈子。”

杨景行笑:“我觉得法律规定结婚年龄是有意义的,我们现在想这个太早。”

陶萌又伤感起来,说:“我觉得爱情和婚姻都应该是神圣的,可是人太不神圣了。”

杨景行说:“但愿你能永远这么想。”

两人就这样无聊瞎扯,在操场了走了一圈又一圈,一直到十一点,杨景行把陶萌送到寝室楼下。

陶萌说:“谢谢你,你早点睡,晚安。”

杨景行笑:“朋友之间不来这套。”

陶萌警觉:“你要怎么样?”

杨景行说:“快滚去睡吧,洗干净点,做个春梦!”

陶萌不解风情:“我不喜欢!”

杨景行换风格:“亲爱的朋友,祝你晚安。”

陶萌急:“你又没正经了。”

杨景行都不耐烦了:“睡吧睡吧,要求多。”

“那明天见。”陶萌好像真没什么交朋友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