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三十一章 高考

四月中旬,高考体检。杨景行还真的长高了,过一米八四了,体重七十八公斤,都是肌肉。医生还问是不是考体校的。

转眼就到了五月,五一三天假期,老师们鼓励同学们玩一玩。萧舒夏来浦海看儿子,希望杨景行能锦上添花,高考中再出一个能让她四处炫耀的成绩。

五一假期结束后,学校又安排了一次模拟考试,然后就再也没有了。最后这一个月,老师们把任务安排得稍微轻松了一点,免得学生们绷得太紧。李迎珍也不要求杨景行去音乐学院练琴了,让他全身心备战高考。但是杨景行自己还是每天晚自习结束后就去琴房过过瘾,这也是他的特权,一直拿着琴房的钥匙。

五月八号,填报志愿,有十天时间。杨景行当然是不用操心了,就看别人忙活。十四号晚上,陶萌给杨景行看了自己的志愿表。复旦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没有其他选项。

杨景行感叹:“真羡慕能考上这个专业的男生。”

陶萌不高兴的问:“羡慕什么?”

杨景行说:“也是,我要知足,能不能求你个事?”

陶萌又警惕:“说。”

“大学里能不能别和男生同桌?”

陶萌给个白眼:“大学根本没同桌。”

杨景行高兴:“就让我们好好珍惜这最后的同桌时光吧。”

五月十八号是杨景行的生日,除了父母也就刘苗和夏雪还记得。两个姑娘都发来了短信,没像去年那么吝啬,不但祝生日快乐,也祝高考顺利。

第二天早上,陶萌才跟杨景行说起:“昨天忘记祝你生日快乐了。”

杨景行还是惊喜:“你怎么知道?”

陶萌说:“我收体检表看见的。”

杨景行谴责:“也不记牢一点!”

陶萌还有气呢:“你自己不能说!?”

杨景行嘿嘿:“那怎么好意思。”

陶萌瞟杨景行:“不好意思?我看你发短信笑得那么开心!”

杨景行说:“明年五月十八号,我过生日,记住。”

陶萌不熟练的转一下笔:“明年,谁知道谁在哪。”

端午节过后,就是六月了。气温三十度,虽然是贵族学校,教室里却没空调,天气预报也没说要下雨,炎热会持续到高考结束。

大战在即,高三已经不上课了,但是氛围并不散漫,大部分同学依然会看看书,背背单词,做做题。当然,也有人已经搞好毕业纪念册,到处找人给自己留言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高考开始那天,学校里又车满为患。萧舒夏也来了,辛辛苦苦从市里打车到学校,连昆曲都不看了。

七号考语文数学,八号综合跟英语,九号上午考物理。物理考试是十一点结束,十一点半,整个教学楼就喊成一片了。十几年的应试教育生涯终于结束了,脱离苦海了,同学们闹啊,笑啊。就没人不高兴。

杨景行躲在一边,和父亲通电话,然后打给鲁林他们问问情况。九纯的一群朋友已经集合了,准备等会就下河游泳,还向杨景行炫耀。

好像是为了犒劳辛苦的学子们,食堂的饭菜都特别好。吃过午饭后,同学们就开始在操场上花园里到处找人合影。

连邵磊和杨景行都没免俗,两人做了个扳手腕的的样子,互相气呼呼看着,留下开心的记忆。

蒋箐跟杨景行合影后说:“其实我对你挺有好感的。”

杨景行这时候挺绅士:“谢谢。”

任初雨让李娅帮忙给自己和杨景行拍,还对规规矩矩站着的杨景行说:“亲密点!”

杨景行不知轻重,干脆靠近,像兄弟那样搂住了任初雨的肩膀。然后轮到杨景行的相机了,任初雨报仇,挽住了杨景行的胳膊。对比两张照片,任初雨被搂住的那张笑得不自然,但她也懒得重拍了。

李娅也愿意屈尊和杨景行拍一张,突然问:“你给任初雨准备毕业礼物没?”

杨景行还真是谁都没准备,就说:“我忘记这事了。”

李娅鄙视又厌恶的看杨景行一眼:“没良心!”

陶萌也和杨景行站到一起去了,谭东当摄影师。杨景行说:“笑好看点,我有很多亲戚朋友。”

陶萌看杨景行一眼,真的笑得蛮灿烂。

下午四点进教室集合,江老师有话要说,顺便发毕业集体照。同学们也是才发现原来班主任是那么感性一个人,长达十几分钟的讲话让好些人都掉下眼泪来了。

江老师不但讲了同学情,师生情,兄弟情,姐妹情,连爱情也没忘记:“……可能,还有这么一个人,你上课的时候会偶尔看他一眼。他有时候突然进入你的视野,可能会让你心跳加速。或者,你的日记中,出现过他的名字很多次……同学们,保留住这份美好纯洁的记忆吧。”

江老师走后,教室里远远没中午那么闹腾了。可能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他或者她吧。

明天晚上才是毕业晚会,同学们还有不少时间联络感情,最多的事就是写纪念册。可是,好像就杨景行这家伙没准备这东西。

任初雨的毕业纪念册很漂亮,她要杨景行留言,但是不准他看其他人写的。任初雨还给杨景行准备了毕业礼物,一个小小的法拉利模型,可以挂在钥匙链或者手机上的那种,做得蛮精细。这是杨景行收到的第一份毕业礼物。

拿人手软啊,这个得好好写,杨景行说:“你多等一会,我还在构思。”

任初雨挺乐意的:“好,你可以写一晚上。”

陶萌就看见杨景行翻出直尺和铅笔,在任初雨的纪念册上认认真真画了一页五线谱,然后写个二十个小节左右的曲子,还修改了几次。

等任初雨看到杨景行给自己的留言,半天没说出评语来。

杨景行自夸:“应该不难听,有机会你自己弹吧。”

任初雨问:“你自己写的?”

“当然!”

任初雨笑一下:“果然是音乐学院的……不会给每个人的都是一样吧?”

杨景行说:“就你一个人,特殊待遇。”

“真的啊?”任初雨的声音突然变得挺温柔了,“有名字吗?”

杨景行说:“留给你取吧。”

任初雨点头:“好……你没有啊?”

杨景行找出个笔记本来,翻开一页空白的:“你给我签个名吧。”

任初雨直接把笔记本拿走了。

陶萌的纪念册也在班上转了大半圈了,不知道从谁手里拿回来后,她完成任务一样推到杨景行面前,话都不说,你爱写不写。

杨景行认真对待,工整的书写。陶萌突然发难:“是不是高中生活没有任何值得你留恋的东西?”

杨景行说:“多啊!”

陶萌气愤:“那你玩什么个性?一个班三年,就算你无所谓,也尊重一下别人好不好?”

杨景行翻看陶萌的纪念册。陶萌也不阻止,她又没什么把柄。

杨景行问:“第一页谁?”

陶萌一愣:“曹绫蓝!”

杨景行点头:“第二页呢?”

“蒋箐!”

杨景行笑,继续问:“第三页呢?”

陶萌急了:“她们传着写的,我还没看。”

杨景行又说:“你猜,这个本子,你以后会多长时间看一次?会想起里面的几个人?”

陶萌气坏了,伸手就要把本子抢回来。

杨景行又换张脸讨饶:“我还没写完呢,尊重一下我。”

陶萌发脾气了:“我不尊重你,我不要你写了!”

杨景行哄:“别闹,让我们珍惜这最后的同桌时光吧。”

陶萌这次才作罢,但看样子还是气鼓鼓的。

几分钟后,杨景行写完了,又说:“感觉蛮好的,我等会也去买一个。”

陶萌还在气:“没人给你写!”

杨景行小气巴拉:“好啊,你还给我!”

因为被杨景行讽刺了,陶萌就得自己看看他写的些什么。话说杨景行的字写得真不怎么样:美女同桌,我曾经误会你是一个冷淡无趣的班长,对不起,我错了。其实你有好多美丽的女孩子应该拥有的优点,篇幅有限,我就不列举了。谢谢你辅导我的功课,谢谢你用美丽的笑容伴我度过高中的最后时光,希望你以后能每天开开心心。PS,我是尊重你的写下这些,一笔一划的。

这是不是肉麻了点!陶萌瞟杨景行,发现这小子没坏笑啊。没办法,陶萌找了个小夹子,学任初雨那样,不能让后来人看前面人写的东西了。

任初雨来还杨景行的笔记本,也没等评语就走了。杨景行打开本子,发现内容也不多:大帅哥,我喜欢你可不是因为你帅,反正就是喜欢。记得我们第一次说话吗,上体育课的时候,你叫我小心,就像我的哥哥一样。估计很久很久以后我都还记得。高中三年,回首也就是一瞬间,可是这一瞬间之中,有那么多的瞬间值得回忆珍惜。谢谢你给我的特殊待遇,我明年或者后年就要出国了,我会带着它们。KISSYOU。

还用红色荧光画了大大一个心,真是一个比一个肉麻!杨景行回了一下头,和任初雨目光接触,杨景行先笑,任初雨艰难一点。

吃过晚饭后,陶萌看见杨景行真的拿了个纪念册进教室,而且第一页就找上自己了。

陶萌也是真讨厌杨景行:“你不让你的特殊待遇先给你写?”

杨景行说:“珍惜,珍惜!”

陶萌说:“你先找其他人吧……我是认真的。”

于是杨景行到处去找人要签名,还说:“签个名就行,一切尽在不言中。”

可是同学们挺大方的,都要写上几句。谭东这家伙,画了一篇骂人的话。

陶萌和别人聊着天,看杨景行完成尊重人的任务后要回来了,就站了起来去拦住他,说:“我想和你聊一下。”

杨景行乐意:“好啊。”

陶萌说:“这里太吵了,出去吧。”

杨景行犹豫:“我还没和你同桌够呢。”

陶萌烦:“你去不去?”

“走吧走吧。”

杨景行像要准备挨班长的批评一样,一路沉默的跟着陶萌出了教室,下了楼,来到操场,找了一处方圆二十米没人的地方。

两人面对面,间隔半米,互相看了几秒钟。陶萌先说话:“你能严肃点吗?”

杨景行严肃的点头:“我严肃。”

陶萌警告:“不准逗我笑。”

杨景行说:“我坚持十分钟。”

陶萌讨价还价:“十五分钟……说了不准!”

杨景行摆出一副死人脸。

陶萌急了:“你还想不想听我说!?”

杨景行连忙换上包青天的表情,说:“开始计时。”

可陶萌并不珍惜时间,酝酿了好一会才开口:“你能评价一下我吗?认真,客观的。”

杨景行说:“学习成绩好,工作能力强,关心同学,是个好班长好学生。客观的说,也漂亮。”

陶萌不满意:“我要听缺点。”

杨景行说:“那就没有客观的了。”

“那就主观的。”

杨景行想了一下说:“不够青春活泼吧。”

陶萌问:“你觉得谁青春活泼?”

杨景行才不上当:“不是和别人比,就是相对你自己来说。”

陶萌很主观:“装可爱就是青春活泼?”

杨景行说:“不是这意思,比如你要我客观的评价你的优缺点。”

陶萌很气愤:“这怎么了?”

杨景行强调:“主观,主观。”

陶萌没好气的看看别处,又问:“还有呢?”

“暂时没发现。”

陶萌点点头,认真的说:“可能我有时候不像她们那样,但是我不认为这和青春有什么矛盾。我工作认真,但是从来没官僚过,嬉皮笑脸也做不好工作。其实我也喜欢看电影,看漫画,吃零食,但是我觉得享受青春的同时也应该对青春负责!”

杨景行点头:“你说得对。”

陶萌又说:“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能像你那样,逗玩这个逗那个,还能好好学习,一心几用。我看过你练琴的样子,也没什么青春的……我说这些并不是要反驳你的话,我是想你明白,我其实没什么不一样。”

杨景行张了一下嘴,有什么没说。

陶萌说:“你想说什么就说。”

杨景行摇头:“时间没到。”

陶萌笑一下,但是马上就严肃了,盯着杨景行继续:“那我就说说你吧……可能我根本不懂你,说错了你也不用笑话我。我觉得你,就是让人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回头来看,整个高三我都比较放松,其实应该我谢谢你,但是我说不出口,就是因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知道不知道,有时候我觉得你是在调戏……戏弄我!我真的无所适从!当然,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坏心。”

杨景行自我检讨:“可能有时候我过火了,对不起。”

陶萌急道:“我不是要你道歉。我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杨景行认真的说:“我喜欢看你笑。”

陶萌问:“那你为什么不逗蒋箐,连任初雨也没那么多?”她还挺自恋的。

杨景行说:“因为我们是同桌。”

陶萌不信:“这不是理由,你要想的话时间多的是!”

杨景行深呼吸一下,问:“真的要说啊?”

陶萌不耐烦了:“你说啊!”

杨景行说:“因为我知道你会一笑而过,不会喜欢我。”

这到底是自恋还是恭维,还是有自知之明?陶萌都懵了,被刺激得只能冷哼一声,半天说不出话来。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后,陶萌开口了,声音很小:“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会喜欢你吗?”

杨景行笑:“看你的眼神。”

陶萌用尽量亲切的目光看着杨景行:“因为我父母离婚了……小学的时候就离了。”

又沉默了一会,杨景行说:“但是我觉得你不缺乏母爱父爱。”

这聊天的气氛变得真快。陶萌之前还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现在又开始惆怅了:“我阿姨,就是我爸爸现在的妻子,对我也很好。我妈,每年回来看我几次。”

杨景行说:“那你还是很幸福的。”

陶萌第一次在杨景行面前苦笑,说:“可能吧。”

杨景行建议:“我们把时间延长吧,一个小时怎么样?”

陶萌点点头:“去那边坐吧。”

杨景行问:“你怕不怕蚊子?”

陶萌说:“有驱蚊草。”

俩人在花坛旁边坐下,杨景行还说:“近一点,才像同桌。”

陶萌无所谓:“随便你。”

杨景行提别人的伤心事:“你爸妈离婚的时候,你难过吗?”

陶萌回忆:“反正就是哭,我四年级,其实还什么都不懂,就是哭……最伤心的肯定是我妈。”

杨景行就看着陶萌,也不发表意见了。

陶萌也继续:“我小时候和我妈一起学钢琴,看谁进步快,我妈就会弹《爱情故事》,经常弹……就是上次我叫你弹的那个。”

“后来我就不想学了,可我爸爸非要我练,我烦死了!”陶萌看杨景行一眼,“如果不是那样,我可能不会比你差。”

杨景行有意见:“你不用什么都比我强吧。”

陶萌摇头:“我小时候学习成绩很一般的。”

杨景行多管闲事:“你妈现在,有伴侣了么?”

陶萌点点头:“是个华侨,我见过。”

杨景行说:“那就好,他们都有爱,对你的爱也没减少,你也可以照样爱他们。”

陶萌说:“可是他们之间……像仇人一样。我好想我妈,可是又怕见她。我小时候的全家福,只有我还留着,可是我不敢拿出来看。”

路灯下,杨景行也能看见陶萌的眼圈泛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