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二十七章 过年

该吃午饭了,杨景行问俩姑娘想不想去小洞庭。

刘苗说:“这么冷,谁跑那么远啊……我们自己做吧,家里有菜没?”

杨景行说“你们谁会?反正我不会。”

三人下楼,检查冰箱。厨房是杨家的重地,冰箱就两台,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刘苗一格一格的检查,看有什么自己能下手的东西,还发现了好东西:“鱼翅就是这个样子啊。”

杨景行说:“不好吃,还不如酸辣白菜。”

夏雪在另外一台冰箱里看,说:“可以炒虾仁,还有香菇……”

俩个姑娘齐心协力,凑够了四菜一汤,然后就把杨景行赶出了厨房。杨景行在外面看电视,能听见厨房里叽叽喳喳,叮叮当当。

“火腿呢?”

“是不是切多了。”

“有点粗。”

“你小心点,”

“鸡蛋……要几个?”

“别扔!”

“哎呀,好烫!”

当主人的等了一个小时,终于看见上菜了。还一上就是两个,真了不起。再等十分钟,菜齐了,开饭。

炒虾仁,香菇青菜,火腿豆腐汤,炒鸡蛋,炒鸡丝。

杨景行都说好吃,俩姑娘自己严格要求,说这个淡了点,那个有点咸,但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吃完了饭,俩姑娘还要收拾洗碗。杨景行不肯,说要分工,该他来了。而且刘苗还怀疑他会不会洗碗,这不是性别歧视么!

拒绝了刘苗的围裙,杨景行三下五除二就把厨房收拾干净了。刘苗问:“上大学了,你会住校么?”

杨景行摇头:“不知道。”

刘苗建议:“住外面,到时候我们可以过去做饭。”

杨景行教训:“好好读书,还做饭!”

夏雪说:“周末啊,我觉得好。”

杨景行说:“等你们进了大学,会被一大群男同学围着,一个周末就要约会几个人,早上,中午,晚上……是不是好期待?”

刘苗止住笑跺脚:“你才期待!”

杨景行点头:“对,我就开个情报专卖店,以我十多年对你们的了解,苗苗喜欢什么小玩意,雪雪喜欢什么书和漫画……你们可要难追一点,不然我的情报不好卖。”

夏雪说:“看见你就都给吓跑了。”

杨景行点头:“嗯,我还兼职保镖,要是有那种实在看不顺眼还死皮赖脸的,就该我出场了。”

俩姑娘嘻嘻笑,刘苗向往的说:“大学是这样,卢惠回来都说有好多人追她!”卢惠是小时候的朋友,比杨景行还大两岁,长相一般。

杨景行说:“所以你们要好好努力,得是一群名牌大学的男生追你们,我也有面子!”

刘苗突然不高兴:“哼,就怕你到时候已经在音乐学院的美女堆里忘记自己是谁了。”

看杨景行洗完了手,夏雪把自己的护手霜给他,说:“我觉得音乐学院应该都是才女。”

三人又上四楼,不过没弹琴了,一起看电视,上网。刘苗还非得让杨景行也登陆自己的扣扣,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情报。

杨景行一共就五十个好友,俩姑娘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资料,并问清楚是同学还是网友什么的。

杨景行没有网友,全是以前和现在的同学。刘苗还把他的高中班级照片翻了出来,对号入座的看。

刘苗使坏,把杨景行的隐身状态改成了上线。

最先发来消息的是鲁林:行哥哥,没陪妹妹了?

刘苗气愤:“不理他!”

杨景行还是回话:在呢,注意说话。

鲁林说:哈哈,来,搞一把魔兽。

刘苗帮忙回复:没空!

章杨也在网上,好一阵忙活后终于来了一条值得关注的信息,网名叫“雨心情”的:你终于肯上网了!

刘苗一阵兴奋,点出照片问:“谁,哪个?”

夏雪记得:“这个,好像是。”她没记错,就是任初雨。

刘苗连忙打字:好啊,美女。

杨景行不着急,看热闹。

雨心情:你的照片还要不要?

刘苗打字:要啊,要啊。

雨心情:我传给你。

于是开始传照片,就是任初雨运动会的时候给杨景行拍的那些,他还一直没签收的。

刘苗等得心焦:“怎么真慢!她不知道压缩一下的啊!”

雨心情又说话了:你网名一点都不好听,改一下嘛。

杨景行的网名叫“矮楼皮破”,不知道是啥意思,也确实难听。

刘苗进入状态了:你的好听。

好不容易第一张照片传完了,刘苗连忙打开来看,是杨景行投铅球前的无聊样子。刘苗问:“她给你拍的?一点都不好看。”

照片一张一张的传,刘苗扮演着杨景行和任初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终于,新的一张照片是任初雨跟杨景行的合影。

刘苗和夏雪仔细看了一会,刘苗怀疑:“比我矮吧?鞋子有跟没?”

杨景行说:“有,三四厘米呢。”

数码照片还是蛮清晰的,夏雪说:“皮肤不大好,你看鼻子。”

刘苗点头:“头发也不黑,眉毛修那么细!”

俩姑娘评论了好一会,最后终于肯关注杨景行了:“你这套衣服好看,带回来没?”

杨景行说没有。

刘苗点头,打字:你们关系好不好?

雨心情问:你说谁?

刘苗叫:“惨了,打错了!怎么办?”

杨景行和夏雪都笑。刘苗摇杨景行的肩膀:“快点,你快点!”

雨心情似乎也着急:你是不是说谭东?

杨景行来救场:是呀,他老提起你。

任初雨发一串愤怒的表情:他是个花痴!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

杨景行威胁:我要告诉他。

任初雨不怕:知道你不是这种人。你和陶萌现在关系不错啊?

陶萌,刘苗和夏雪都记忆深刻。刘苗又抢键盘:是吗?怎么不错?

任初雨说:她成绩提高这么多。我早就知道她的目的。

女人看见八卦,那真是兴奋,女孩也是。刘苗看着键盘打字:什么目的?

雨心情:这还用说,你又不傻。你那么聪明,自己稍微认真点就能考好。

杨景行伸手阻止事态发展:谢谢。我要下了,你过个好年。

可刘苗她们还迷惑着呢,怎么回事啊?这陶萌到底有什么目的啊?

杨景行就说:“上学期我们同桌,目的都一样,促进学习。”

刘苗突然对雨心情有了好感:“我觉得她说得对,你用得着别人帮忙么!”

夏雪说:“有人辅导的话,可以节约时间。”

刘苗说:“那些人从小就学的这些,在家里跟兄弟姐妹都是这样……反正你也不考大学了,以后别理她了。”

杨景行笑:“是美女哦!”

刘苗气愤:“我们这两个美女呢!”

夏雪笑。

俩姑娘得回家吃晚饭,明天杨景行又得和鲁林他们去玩,估计年前就没啥时间聚一起了。夏雪到时候要回老家去拜年,估计要正月初五才能回九纯。三人一商量,约好除夕晚上一起放烟花。

杨程义两口子腊月二十六晚上就回来了,一大堆年货,杨景行上下楼搬了好多趟。今年是腊月二十九的除夕,所以二十八周秋菊就过来给萧舒夏帮忙了。

杨程义家的团年饭是个大工程,连佛跳墙这样的东西都有,就算是两个厨子一个帮手,也忙得昏天黑地的。

腊月二十九早上,杨程广就带着老人孩子下来了。一大家子八个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很是喜庆。

本来吃吃瓜子水果聊天闲扯就很好玩了,可萧舒夏非得要杨景行开演奏会。杨景行的爷爷是最有资格评价的,因为他原来在首都开会的时候,听过一次国外的团体表演的音乐会,虽然十来年了,记忆也还蛮深刻。

杨云就不待见杨景行了。明明就是小县城一调皮捣蛋的野孩子,花钱去好学校读两年书就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还弹钢琴,考音乐学院,笑死人了!

一点钟才吃午饭,好大的一桌菜。周秋菊还得赶回自己家去吃饭,杨景行邀请:“周阿姨,您就和我们一起吃吧,下午再回去。”

萧舒夏一愣,连忙说:“对呀,就跟我们一起吃。”

其他的大人也邀请,总不能输给杨景行这小屁孩。周秋菊盛情难却,就留了下来。

晚上又是七点才吃饭,吃到八点,杨景行就要出门了。压岁钱的诱惑都留不住他,更别说春晚了。

刚和刘苗碰头,杨景行就接到鲁林的电话。鲁林好像在家里喝了点酒,有脾气,没办法,只得去接了夏雪后再过去和朋友们集合。

夏雪和刘苗也没表现出什么意见,毕竟大过年的,热闹热闹也好,毕竟杨景行和鲁林他们也是十来年的朋友了。

杜玲,章杨都来了,杜玲还带着她只有七八岁的表弟。就许维出不来,家里不肯放人。鲁林趁自己还有点酒气,带着一群人去他家楼下大喊大叫,还真取得了胜利。

许维乐颠颠的跑下楼来,还挺惊喜:“夏雪,刘苗。”

章杨看看情况,说:“三个女的,还差一个,再叫一个。”

杜玲阴阳怪气的:“有两个都是杨行的,你还要两个。”

刘苗当没听见,夏雪就低头踢地上的鞭炮纸屑。

杨景行问杜玲:“除了你还有谁?”

杜玲拉自己的小表弟,指着杨景行使坏:“叫行哥哥。”

鲁林大声叫:“你们别这么无聊好不好!搞正事!”

章杨问:“去哪里搞?”他背着一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破书包。里面装满了烟花爆竹,那就是正事。

站得不太稳的鲁林往墙上一靠,说:“肯定是去晴映大桥啊。”

章杨骂:“你真的醉神经了!?”

最后决定就去沿河大道玩玩,选了一处地方放鞭炮。章杨拿出一长串,都还没点火呢,杜玲就一手堵耳朵一手揪杨景行的衣袖躲在他身后。

杨景行去从章杨的包里翻出几根烟花棒,递给刘苗和夏雪,还拿过打火机给她们点上。俩姑娘站在几米开外,自己画圈圈玩。

杜玲分糖给大家,也没忘记:“夏雪,刘苗,巧克力。”

夏雪摇摇头:“不要,谢谢。”

杜玲一把塞给杨景行:“你给!”

杨景行给俩姑娘一人分几颗,说:“好吃。”

鞭炮响起,噼里啪啦声音很大。刘苗和夏雪又朝远处让开了几步。

杜玲推了杨景行一把:“算了,你们走,别跟我们玩!”

鲁林叫:“夏雪,你们过来啊。”

刘苗大声说:“我们怕鞭炮。”

杜玲作可爱状:“哎呀,我也好怕呀。”

过了一会,刘苗来对杨景行说:“我们和夏雪先回去了。”

鲁林问:“怎么了?”

杨景行大声说:“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刘苗,这是夏雪,我从小就认识了。这是鲁林,这是章杨,许维,还有杜玲,我也是小学一年级就认识了。好巧啊,你们都是在九纯一中读书呢!你们高二,他们高三了。”

许维嘿嘿笑:“夏雪,刘苗,你们好。”

章杨叫:“哎呀,美女美女,很高兴认识你们。”

鲁林还在醉:“莱丝兔咪兔。”

刘苗跟夏雪笑了一下。

杜玲说:“其实我们还不是小学就认识了。”

杨景行奇怪:“你们认识,我还不知道呢,真是不好意思。”

放完了鞭炮后又一起走了一段路,朋友们商量正月份是不是一起去小洞庭醉一次,好迎接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

杜玲邀请:“夏雪,你们一起来。”

刘苗和夏雪啊哦的,都没表态。

快十点了,夏雪接到家里的电话,就和刘苗先回家了。

鲁林说:“刘苗好大的架子。”

杜玲说:“那是,杨景行的妹妹,肯定了不起啊!”

杨景行不反抗。

十二点前各自回家。杨程义他们在打麻将,两口子对两口子,输赢比较小。十二点一到,发压岁钱了。爷爷奶奶的,父母的,叔叔的,杨景行收获不小。

杨景行收到一些同学的短信,当然还有刘苗和夏雪的。这俩姑娘故伎重演,一人新年,一人快乐。

杨景行也给喻昕婷发了短信:未来同学,新年快乐。喻昕婷回信:快乐快乐,加油加油!

陶萌给杨景行的短信是那种万金油型的,一大堆祝福的话。杨景行一视同仁的回复新年快乐。

杨景行也记得给胡以晴和李迎珍他们拜年。张楚佳和胡以晴有回信,李迎珍和贺宏垂似乎太忙了。

初一,杨景行一家又去叔叔家,初二还有舅舅家,初三,就又可以去和章杨他们玩了。

初六,一群朋友去小洞庭聚会。刘苗和夏雪也来了,夏雪还带了糖果给大家分。杜玲说夏雪的新衣服很好看。

再过两天杨景行就要走了,距离音乐学院的考试也就十几天了,今天的重点当然是祝他考试顺利。

朋友们挺严肃的,站起来,举着杯子,许维先说:“未来的作曲家,祝你成功。”

章杨很认真:“记得,我要的美女。”

鲁林说:“还有我的。”

杜玲看了杨景行一会:“以后要为我们写一首歌!”

杨景行点头:“干了!”

鲁林叫:“慢点,夏雪?”

夏雪抿了下嘴唇,对杨景行说:“祝你成功。”然后看着刘苗。

刘苗看着杨景行:“我相信你。”

鲁林等不及了:“好了,干了!”

可能觉得杨景行的时间紧迫,而他又挺认真,接下来几天朋友们就没来打搅他。就初十的时候,刘苗和夏雪一起来听杨景行弹了一个小时的钢琴,因为他明天就要去曲杭了。萧舒夏在家,但是也没来破坏气氛。

俩姑娘走的时候,刘苗问:“考上了后就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杨景行点头:“到时候就可以偷懒了。”

刘苗说:“那给你布置个任务,下次我们要听你自己写的歌。行吗?”

杨景行拍胸脯:“没问题。”

刘苗笑:“鼓励你一下。”说着就拦腰短暂的抱了杨景行一下。

杨景行笑:“你这不是害雪雪么。”

夏雪是挺不好意思的,还是被动的让杨景行搂了一下。

二月八号,杨景行一家就出发去曲杭了。给姨妈拜年后,十号到了浦海。两天的家长会,就杨程义轻松,因为他儿子上音乐学院已经是百分百没问题了,胡以晴和班主任都这么说。和李迎珍见了一面,大概也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