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二十五章 喻昕婷

“你好,你今天刚来吧?”女孩子主动和杨景行打招呼,说话的声音有点沙沙的。她和夏雪差不多高,但没那么瘦,短马尾辫有染过。这女孩脸蛋圆圆白白的,眼睛也圆圆的,嘴巴好像也圆圆的。她的鼻子真的很小巧,尤其你是盯着看的话,好像耳朵也有点小。这姑娘个头也不矮,怎么就让人感觉小巧玲珑的。

杨景行受宠若惊:“你好,是刚来。”

女孩脸上的微笑一直保持着:“是去上课吧,一起走吧。”她又敲敲自己隔壁的门:“耿西东,走了。”

一个男生从房里出来,高高瘦瘦的,戴着大眼睛,过时的精细中分头和尖尖的脸型看着很不搭配。

女孩热情的作介绍:“他叫耿西东,我叫喻昕婷,你呢?”

“我叫杨景行……”

三个人一起去上课,互相多认识一点。耿西东是青海人,这么跑过来还真是不远万里。喻昕婷是益都人,都说那里美女多。

“你呢?”喻昕婷问杨景行。

“我就在浦海读书,刚放假。”

耿西东问:“你是浦海人啊?”

杨景行摇头:“不是,曲杭的。”

“专门转学过来的啊?”耿西东有点佩服了。

杨景行点头:“差不多。”

一聊才知道,耿西东和喻昕婷来浦海都三四个月了,就是为了准备考试。他们俩也认识几个月了,因为从一开始就都是住在小琴房的。考前辅导课耿西东跟喻昕婷也是一个班。

喻昕婷问杨景行之前都是和那个老师联系接受培训指点的,杨景行就说是李迎珍,这让他被刮目相看了。

因为杨景行在另外一个班上课,分头前喻昕婷就邀请他下课了一起吃晚饭,杨景行挺高兴的。

下课才四点,也不是吃饭的时间,就先回去把东西放下。杨景行刚在琴前坐下没两分钟,喻昕婷就敲门了,来给他一个苹果。

“洗过了。”喻昕婷看看杨景行的房间,“你怎么没被子?还没买?我知道地方……”

杨景行解释:“我晚上不住这里。”

“哦。”喻昕婷点点头,多管闲事:“回学校?”

“我住酒店的。”杨景行啃了口苹果,“这个甜。”

喻昕婷声音突然小了点,有点神秘的说:“我上午听你弹《悲怆》……准备的这个?”

杨景行笑:“不用,我考作曲系的”

“啊!”喻昕婷一下嘴巴张老大,然后就乐起来:“我还以为……太好了!”

杨景行谦虚:“就算考钢琴系对你也没威胁。”

喻昕婷不好意思:“威胁大了……《悲怆》我也练过,怎么也弹不出感觉,后来就选《匈牙利狂想曲二号》了。”

杨景行知道,钢琴系考试要弹两首练习曲,一首赋格,一首奏鸣曲,再加一首大型乐曲。李斯特的《二号匈牙利狂想曲》杨景行也自己弹过,结构很大,技巧复杂,但是内容表现上似乎不如《悲怆》。

杨景行当然想一饱耳福,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吸收利用的东西,就对喻昕婷说:“反正都没威胁了,能不能弹给我听听。”

喻昕婷狡猾狡猾的问:“你是不是真的不考钢琴系哦?”

杨景行举着只剩下核的苹果:“怎么会骗你!”

喻昕婷嘻嘻笑:“那你过来。”

喻昕婷的房间似乎比杨景行的要大一点点,墙上用挂钩整齐的挂着几件好看的外套,单人床上的被子很整齐干净,旁边还挤着个小桌子,上面放着水杯,洗面奶面霜什么的。

喻昕婷呵呵:“我不请你坐了啊。”

杨景行问:“要不要关门?”

喻昕婷说:“关上吧。”

看样子喻昕婷也不想被看扁了,坐在那里调整了一下呼吸,酝酿了一下后又给了杨景行一个笑脸才开始。

喻昕婷是有资格考钢琴系的,这首专门为了考试准备的曲子一开始就弹得不错,做到了流畅的表达。只是进入两百多小节以后,一些问题凸显了出来,有些仓促忙乱,尤其是三百小节以后那连续十几个小节的双手八度半音进行,很是吃力。

连杨景行都能听出这么多不足,要是李迎珍在,她得骂上半天啊。

但是杨景行也不能在一小姑娘面前卖弄,就鼓掌两下说:“幸好我没考钢琴系。”

喻昕婷还问:“怎么样?”

杨景行说:“不错。”

“那就是一般咯。”喻昕婷眼神一落,然后又给自己加油:“还有一个月,拼了!”

杨景行问:“老师怎么说的?”

喻昕婷说:“就叫我苦练哦。”

杨景行又问:“哪个老师?”

原来喻昕婷请的老师只是音乐学院的讲师,小课还得两百一个小时。教授都是五百起,还不轻易接学生。像李迎珍那样的,喻昕婷估计得八百了,一上至少是二十个个学时,就得小两万。

这么一算,杨景行真是欠了李迎珍一个大人情。

杨景行也不敢乱指导,就说:“我也弹一遍,我们交流一下。”

“好啊!”喻昕婷很高兴。于是两人又到杨景行的房里。

狂二这曲子杨景行并不是多熟练,当然只是相对他自己而言。在喻昕婷听来,杨景行的弹奏已经比他的那个讲师强多了。

当杨景行弹到那一连串的八度时,喻昕婷一脸哭相的原地蹦跳:“就是这里把我害苦了,你打击我!”

杨景行停下,看看喻昕婷,说:“你等一会。”

喻昕婷看这样杨景行在那里思考,不知道想的什么。

被喻昕婷一脸期待的盯了五分钟后,杨景行想好了,说:“你看这样弹行不行。”他把自己刚刚的构思演示了一遍,就是不弹八度了,改成单音配和弦。也就是说把李斯特的曲子改了,难度降低了,让喻昕婷这样弹着去考音乐学院。不过这种改动是建立在尊重原作的基础上的,对曲子的精神面貌没有破坏,杨景行的和弦也搭配得蛮恰当,前后衔接也听不出什么问题。

可喻昕婷还是哭着脸:“那怎么行!”她还以为杨景行能想出个什么神仙办法呢。

总比你那样不行硬上好吧!杨景行安慰:“别急,我问问专家。”他给李迎珍打电话。

“教授……下课了……不用了……嘿……我想问一下,如果我要考钢琴系,要弹二号匈牙利狂想曲……”

李迎珍一惊喜:“你要考钢琴系!?”

杨景行嘿嘿:“不是,是我一朋友……今天刚认识的……对,一起上课……我在这边找了个琴房……不麻烦。”

李迎珍问:“你朋友叫什么名字?”准备报考钢琴系的学生她也知道几个。

“喻昕婷。”杨景行说,“益都来的。”喻昕婷在一旁都高兴得手舞足蹈挤眉弄眼了,就是不敢出声。

“女孩吧。”李迎珍不高兴的,“你刚刚说什么?第二号匈牙利狂想曲?”

啰嗦了这么久,终于到正题了,杨景行说:“是啊,她手比较小,后面有点吃力,您看这样弹行不行。”

“弹一下,我听听。”

杨景行把手机放好,然后弹了一遍自己的异想天开,再拿起电话:“您听清楚了吗?”

“是你弹的吧?你又在想什么!”李迎珍太了解自己的学生了。

杨景行嘿嘿:“我帮她想想办法。”

李迎珍说:“这样弹不是不行,张楚佳有时候也投机取巧……光这一段有什么用,要看整体水平……这样,我明天下午还要去一趟学校,你们过来。”

杨景行连忙:“谢谢您。”

明天就能见到李迎珍教授了,喻昕婷高兴得拿门发泄,一推一拉一推一拉的说:“不行了,我要赶快去练练……对了,我要买什么礼物呢……不过我没多少钱。”

杨景行说:“反正我什么都没买过,你想把我比下去就随便吧。”

喻昕婷高兴了,跳出去了又推门回来:“我忘记了,怎么弹的?”

杨景行终于当了一回老师,给喻昕婷把自己改编的狂二重头到尾讲解了一遍,然后喻昕婷就拿着那改过的二十来个小节一遍又一遍的弹,看表情确实轻松不少。

六点过一点,耿西东来邀喻昕婷去吃饭,喻昕婷再叫杨景行:“走啦走啦!终于可以吃饭了!”

一出门,喻昕婷浑身一缩:“好冷!”又问杨景行:“你吃什么?有盖浇饭,面条,饺子,炒饭。”

杨景行说:“我吃盖浇饭吧。”

喻昕婷说:“那我带你去,他只喜欢吃面条。”

耿西东说:“我去你那家吃饺子。”

喻昕婷才想起来和耿西东分享好消息:“他不考钢琴,考作曲系的。”

耿西东看杨景行一眼点点头。

这一带的小饭馆喻昕婷都挺熟悉的,警告杨景行有几家千万别去,什么都不好。街头转角有一家火锅,看样子挺不错的。

喻昕婷说:“上次我爸爸来带我去搓了一顿,好爽哦。等考完了我要再去一次,不管怎么样!”

杨景行说:“你过年回家可以吃个够。”

喻昕婷说:“我不回家过年,耿西东也是。”

三个人进了一家小饭馆,面条,炒饭,炒菜啥都有。

“这的椒盐排条好吃。”喻昕婷又给杨景行介绍。

于是杨景行就要了一个椒盐排条饭,看喻昕婷点了个回锅肉饭,耿西东要牛肉饺子几两。

吃完了饭,三个人各自付账。喻昕婷问杨景行:“你还回去吗?”

杨景行当然要回,不过估计是不能练到半夜了。

回琴房后一会,喻昕婷用一次性杯子给杨景行端来一杯热水,说可以暖手。

“明天……能带耿西东去吗?”喻昕婷看着杨景行。

杨景行说:“不用了吧,我听他弹了,蛮好的。”

喻昕婷说:“也是……我怕他知道了怪我。”

杨景行笑:“不会的,看样子就没那么小气。”

喻昕婷表情很严重:“不是啦……唉,我不管了!”

大家似乎都喜欢晚上练琴,从七点到十点,真是乱成一片。十一点的时候,好像都准备睡觉了,安静了。

杨景行走前还给喻昕婷说了一声。

喻昕婷说:“那你要注意安全啊。”

杨景行笑。

第二天上午的课结束后,三个人又集合了,一起吃午饭。结账了准备回去的时候,喻昕婷对耿西东说:“耿西东,下午的课我不上了,我跟杨景行去见见他老师。”

耿西东当然吃惊,但是也不能反对。

回头喻昕婷还是担心:“他不会怪我吧?”

杨景行安慰:“你这么在乎他,他不会的。”

喻昕婷摇头:“不是,我在这里就他一个朋友。”

杨景行气呼呼:“别说这么绝对啊,我还在努力嘛。”

喻昕婷又笑:“你也是朋友,不过才刚认识嘛。”

俩人就在学校等李迎珍。中途喻昕婷接电话,讲得是益都方言:“爸爸……嗯,我在学校……是的嘛,我昨天给你说的……我是谢谢了他的嘛……不要紧的……妈妈呢……”

挂了电话后,喻昕婷看杨景行,不高兴的问:“笑什么?”

杨景行说:“我喜欢听你们的方言,尤其是女孩子说,有种特别温柔亲切的感觉。”

喻昕婷又笑,方言问:“是不是哟?”

杨景行点头:“真的!”

喻昕婷狡猾狡猾的笑:“要是有人讲你是个傻戳戳的瓜娃子呢?”

杨景行还真是听得越来越高兴:“我也喜欢。”

喻昕婷还是讲回普通话:“你还认识益都人吗?以前听谁说过?”

杨景行说:“好久以前了。”那还是他读小学的时候,暑假去父亲的工地上玩,工地上有四川工人的小女儿,和杨景行认识玩耍了半天。

李迎珍是一点多到的,责怪了杨景行穿太少后才和喻昕婷认识。

“李教授,您好!”喻昕婷脱了手套后才鞠躬。

李迎珍看看喻昕婷,再看看杨景行,不太高兴的样子。但是她还是了解了一下喻昕婷的大概情况,知道她练琴十年了,在老家的时候是跟着一个四川音乐学院的老师学习。来浦海四个月了,除了请一个讲师上小课辅导,再就是听过几次教授级别的大讲堂。

李迎珍也没心思细问,说:“准备的些什么曲子?都弹一遍。”

喻昕婷先弹了一首肖邦的练习曲,感觉有点紧张。不过李迎珍也没叫她再来一遍,就直接点了几处不足的地方,说要怎么改正。

接着又是一首李斯特的练习曲,李迎珍还是说的一些研究者都能说出来的东西。

然后的巴赫赋格和海顿的奏鸣曲,李迎珍稍微说得多了一点。也不管喻昕婷能不能消化,反正她用录音笔录下了。

最后就是《第二号匈牙利狂想曲》。李迎珍听完了就笑,气得笑,质问杨景行:“你还开始教学生了!”

杨景行还狡辩:“我是传播您的思想。”

李迎珍骂:“你还不够格!”

这首曲子,李迎珍倒是给喻昕婷好好说了说,还听她弹了两遍。完了后李迎珍就问杨景行的肖邦钢协二练得怎么样了。

杨景行当然是要弹一遍接受检验。近半个小时啊,喻昕婷在那坐着一动不动,听痴了。

李迎珍也难得表扬一下杨景行,说他今天的情绪和态度都是对的,至少没乱来。

李迎珍问杨景行准备什么时候回家,父母会不会来接,说:“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你爸爸说你朋友多,回家了就知道玩……”

杨景行连忙保证:“我不会中断练习的。”

李迎珍点点头,又对喻昕婷说:“你还要抓紧,有些地方,可以问问他。”

喻昕婷又站起来鞠躬:“谢谢您。”

李迎珍走后,喻昕婷又蹦跳激动起来:“她真的好厉害……我真的,我情愿上她一节课,也比那个家伙的十节课强!”

杨景行责怪:“这话你不当面说!”

“那怎么好意思!”喻昕婷嘻嘻,问杨景行:“你真的不考钢琴系啊?”

杨景行问:“我这张脸就那么会撒谎?!”

喻昕婷看看杨景行的脸,不好意思的说:“谢谢你。”

杨景行说:“你谢谢那个苹果吧。”

“啊……”喻昕婷把右手臂往外一划拉,“考上了,我给你买这么一车!”

回到那小琴房后,喻昕婷就抓紧时间去练习了。杨景行接到父亲的短信:儿子,成绩单收到,班级第八,年纪二十四。我和你妈妈相信你是在积极的面对自己的人生,我们支持你。

萧舒夏是直接打电话过来的,好一阵叽里呱啦,还向杨景行许诺,不管读什么学校,在哪里读,车和房子是跑不了的。但是不能买摩托车。

晚饭时间,喻昕婷敲杨景行的门,没昨天那么兴冲冲了:“耿西东自己先走了,肯定是生气了。”

杨景行宽慰:“这么容易生气,肯定也容易忘的。”

喻昕婷说:“其实他人很好的,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杨景行笑:“你这不是用宰相肚子寒碜他么。”

喻昕婷笑笑,还真的给的耿西东打电话了:“耿西东,你吃饭怎么没叫我们……哦……”挂了电话对杨景行说:“他说他吃完了。”

杨景行说:“怪我……我请你吃火锅吧,算赔罪。”

喻昕婷摇头:“不要,我们还是吃盖浇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