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二十四章 放假

周末,杨景行还是去音乐学院。两个教授似乎已经商量好,贺宏垂占用星期六的上午,其他时间都给李迎珍。

贺宏垂给杨景行的新任务是写旋律,单声部的器乐旋律,那当然是钢琴了。

李迎珍还在督促肖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也是杨景行正式训练的第一首协奏曲。就第一乐章,那庄严的慢板E小调好像真不符合杨景行的性格,他练了好几天。

李迎珍骂:“很多听众都把这首曲子作为一个演奏家的试金石,浪漫,忧伤,美好……你根本没有肖邦的气质!”

张楚佳都忍不住了:“你怎么老喜欢破坏节奏,胆子太大了吧?”

杨景行嘿嘿:“这是我自己的理解。”

李迎珍怒:“你能把《巴黎圣母院》理解成喜剧么?以后那个乐团敢配合你!?”

星期一,期中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杨景行语文106分,数学124,英语126,物理132,综合21。总分509,排名全班第十,年级三十三。

陶萌语文128,数学110,英语148,物理118,综合26。总分530,名列班级第六,年级二十四。

老师说这次的试题偏难,肯定了同学们的努力和成绩。和以前比起来的话,杨景行成绩略有提高,陶萌更高一点。

陶萌帮杨景行分析:“你数学没发挥好。”

杨景行庆幸:“幸好语文弥补了。”

陶萌也惋惜自己的数学:“我那道题本来不该错的,没看仔细……数学思想物理思想真的很重要。”

杨景行说:“加油。”

陶萌看着杨景行,分析他是不是又在使坏,确定没有后就有点无语,点点头:“你也是。”

期中考试似乎鼓舞刺激了大家,之后的学习气氛更加紧张起来。杨景行依然是保持着他的节奏,上课,练琴,学乐理,尝试作曲。偶尔逗一逗陶萌,并和她在学习上互相督促。陶萌似乎也适应了,不再反感杨景行的烂笑话。

高三,似乎是人生中的第一次紧迫,第一次奋斗。时间难熬,却又过得飞快。

一直到平安夜和圣诞节,又恰恰是星期六星期天,终于有理由放松一下了。其实星期五就热闹开了,同学们都商量邀约着怎么去玩,尤其是家不在浦海的。有人已经早前几天就把KTV预约好了,还有人请好了车准备逛个够,还有许多是父母要来团聚。

只有杨景行,拒绝了几个人的好意,准备在琴房过个孤单的平安夜。

陶萌也劝杨景行:“你要适当的放松自己,江老师也给你说过!”

杨景行问:“你怎么放松自己的?”

陶萌认真的说:“听音乐,回家弹琴,去画廊……有时候吃零食。”

杨景行气:“你还吃零食,没给我分过!”

陶萌说:“我没任初雨吃得多。”

杨景行又说:“你猜我怎么放松自己?”

“嗯?”陶萌挺感兴趣。

杨景行说:“是别人教我的,小放松就轻轻的感受呼吸,大放松就深呼吸,大大放松就双管齐下。”

陶萌当然没那么傻:“你怎么轻呼吸又深呼吸?”

杨景行说:“我一开始也不懂,后来他告诉我这就是为什么人有两个鼻孔。我练了三年,略有小成。”

陶萌一丝微笑,鄙视的眼神看着杨景行。

杨景行也看着陶萌:“我就是看漂亮女生笑来放松的。”

陶萌一下笑吟吟,却趁穿大衣的机会转身,不让杨景行看了。

杨景行说:“好了,我放松了,先祝你圣诞快乐。”

星期天晚上,陶萌突然对杨景行说:“杨景行,我给你讲个笑话。”

做多了亏心事的杨景行有点怕怕的看着陶萌。

陶萌问:“听不听?”

“说啊。”

陶萌自己先笑一下,算是预热,然后说:“说,乞丐的钱包被傻子偷了,瞎子看见了,哑巴大吼一声,聋子吓了一跳,驼子挺身而出,瘸子飞起一脚,麻子说,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吧……呵呵。”她像是在朗读诗歌。

杨景行嘿嘿嘿了好一会后说:“我听过另外一个版本,没这个好笑。”

“怎么说的?”

“聋子听哑巴说瞎子看见了爱情。”

“啊……”陶萌思考了一下,“是不怎么好笑。”

圣诞过完了跟着就是元旦,又是星期天。萧舒夏来浦海了,拉着杨景行去给他买了不少冬天的衣服。因为杨景行这个寒假要在浦海呆不少时间,上音乐学院开的乐理和视唱练耳的辅导班。

照理说按照杨景行目前的水平,这样的辅导班上着也没啥意义了,但是李迎珍和贺宏垂都建议他去跟着看看。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班主任告诉家长,说杨景行在文化课的学习态度和成绩上表现都不错。

这让杨程义和萧舒夏又有了些想法,觉得自己这么个宝贝儿子就这样送去音乐学院,是不是可惜了。万一杨景行日后成了个不成器却不放弃的艺术家,杨程义好歹也有点家业,可怎么办啊。

但是不管怎么样,音乐学院的考试得先考着,不然杨景行是肯定不依的。

元月十三号就要放假,还有一个多星期期末考试,同学们都在加油。李迎珍还给杨景行放假,说最后的两个周末他就不用去音乐学院练琴了。其实放假前夕,她自己也挺忙的。

这段日子的天是真冷,教室里有暖气,让学生们都不愿意出门。不过元月五号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还蛮大,学生们就忍不住青春的冲动,冲出去玩耍了。

浦海的校服大衣是深紫蓝色的呢子面料,不是很厚但挺时尚,学生们也比较喜欢。难得的一场能让地面变白的雪,很多人抓紧机会耍帅扮靓照相。

杨景行和邵磊这样高大英俊的货色比较受女生欢迎,杨景行更胜一筹。

任初雨说:“你肩膀宽,所以看起来特别有型。”

杨景行拍拍肩膀上的雪花:“那别冻着它了。”

陶萌心情也不错,和女生们闹着拍照,还跟几个男生拍了几张。她果然对自己是高要求,相机都用的单反。她和杨景行没合影,但是互相交换相机,看彼此的收获。

杨景行的小数码里有雪景照几张,再就是几张和男生的合影,跟女生的合影有十来张。

陶萌的相机里好多照片啊,她也允许杨景行看,还解说一下:“我奶奶的猫……这个别看,乱画的……我爸爸帮我照的……我妈……呵呵,乱拍的……啊,我怕弄丢了,就照下来了。”杨景行翻到陶萌给给他的手稿拍的照片了。

杨景行嘿嘿:“谢谢。”

陶萌不好意思:“好歹是你的劳动嘛。”

十三号上午,学校里车满为患,都是来接孩子的。杨程义也来了,他和萧舒夏是昨晚就到浦海了的,来安排杨景行在浦海接下去十来天的生活问题。开着自己的奥迪等了儿子好久,杨程义都有换车的冲动了。

杨景行考试完了后直接回宿舍,提上行李箱跟吉他去和父母碰头。路上遇见陶萌和她爸爸。陶萌的父亲看起来比杨程义大几岁,气质上也没好多少,还没杨程义高,倒是身材保持得不错,没见发福。

杨景行主动问好:“叔叔好。”

陶萌的父亲热情的微笑着点点头,又看女儿。

陶萌说:“同学。”

杨景行知趣:“再见,过个好年。”

父亲帮女儿说:“你也是。”

杨景行的考前辅导班已经报名了,十六号开课,到二十号,每天上午下午各两节课,分别是乐理和视唱练耳。所以要先在音乐学院附近找个酒店让他住下来。

其实李迎珍有邀请杨景行去她家住,杨景行当然不敢打搅。在酒店安顿下来后,一家人就去吃午饭。

考音乐学院,毕竟是件大事,萧舒夏想留在浦海陪儿子。可杨景行很不情愿,那意思是只要有钱就行了,真是气死人。

儿子才小小十七岁,就要无依无靠的独自一人为了将来奋力拼搏,萧舒夏真是又伤感又自豪,要求丈夫给儿子的银行卡里打入足够多的生活保障。

趁周末,一家人逛了好多地方,买了好多东西,然后杨程义两口子就回家去了。萧舒夏走之前真是千叮咛万嘱咐,一百八十个不放心。

杨程义都不耐烦了:“你叫他别欺负别人就好了!”

送走了父母的杨景行回到酒店后就开始练吉他。没办法,音乐学院也放假了,李迎珍也回家了,杨景行再不能去北楼练琴了。而他又死活不肯去别人家里打扰,就只能拿这烂吉他顶顶数了。

李迎珍给杨景行说过音乐学院附近其实有不少练琴的地方,最多的就是给外地考生出租的那种简易琴房。就是那种隔板房,小小面积,放下一台国产的立式琴后就还能挤下一张单人床。就这种地方,还非常受欢迎。练琴的,还真的是有不少人吃了不少苦。

不过这种琴房李迎珍猜想杨景行是受不了的。那种有钢琴配置的酒店房间倒是不错,可是杨程义也还没大方到那种程度。

杨景行还得给鲁林他们打电话赔礼道歉。往年的这时候,几兄弟早在一起胡作非为了。

鲁林的第一反应是:“晕死!”然后就问了下杨景行的具体计划,最后表示祝福。

许维的第一反应是:“啊……好啊!”

章杨的第一反应是:“西瓜哦,鸡毛哦!”

杜玲是自己打电话过来的:“你搞西瓜啊!考什么音乐学院!”

十六号早上,杨景行去音乐学院上课。这时候胡以晴也不能跟来了,就打个电话关心一下。

本来以为没什么人来上这种课,一看才发现这个辅导班还办得真是热闹,三十个人一班,同时开了三四个。

上了课才发现,辅导班真是应试教育的利器。那考点考题都是针锋相对,就算从来没碰过乐理的人,只要来把这十节课上好了,估计考试就没问题了。

而一个教室里的人,肯定有那么几个是竞争对手。音乐学院又没扩招,每个专业就收那么几个人。每年几千人报考,最终能走进校门的就三四百人。最残酷的是这几千人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辛辛苦苦准备了很长时间的。

大家就难免偷偷互相观察一下。看杨景行这鸟样,多半是考现代系的。你看,听课的人基本上都有录音笔,就他,连支铅笔都没有。

上午的课结束后,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在寒风中孤独的走出音乐学院大门,各奔东西。杨景行是真不专业,这种时候了才在广告牌上找琴房出租的小广告。感觉他现在是一天不摸琴就手痒痒,其实就他目前的技术,虽然被李迎珍骂得颠三倒四,但是考个钢琴系还真是没问题。

杨景行先去看了第一家琴房的情况。蛮不错的,虽然也是小房间,但是隔音效果好,琴也不很差。而且这里没床,不提供住宿,卫生条件还可以。

可是这里所有的琴居然连通宵都被别人包了,只有两张琴的下午还空闲出几个小时。、下午要上课呢!

杨景行又走了比较远的距离,找了第二家。这里就是有床的那种了。女老板娘很欢迎杨景行,说恰恰还有一个房间没租出,一百块钱一天。黑这些还在艺术道路上拼搏的穷青年,真是没人性啊。

杨景行毫不心软的砍价,说只白天练琴,不用住宿。最终谈成六十一天。

大概是一个百来平米的大房间,隔成了八个小房间加过道,还有公用的卫生间。最后来的杨景行当然倒霉了,只能用靠近卫生间的那一间。

琴也差劲,虽然音都准,但是音色就不敢恭维了,还只能坐在单人床上弹。周围隔音效果也不好,琴音绕梁,终日不绝。

用今天的租金送走房东,关上那形同虚设的小房门,杨景行坐在琴前,有感而发,先弹一遍《悲怆》第一乐章。

他的琴声响起两分钟后,周围的几家就安静了。杨景行也不怕泄露军机,继续弹他的,也希望那几位能学习学习,激励激励。反正除了他,这儿的人多半都是朝钢琴系奋斗的。

练琴这么久,终于能找到点优越感了。

杨景行把贝多芬搞了一个小时,肖邦搞了一个小时。而且纯粹是瞎搞,在瞎搞中寻找对音乐的感知和领悟。如果要按照李迎珍的要求弹,会太影响邻居们的心情。

看看时间,得去上下午的课了。杨景行开门出去,斜对面房间的人也正出来,一个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穿着羽绒服和牛仔裤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