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二十二章 运动会

九号杨景行就没去音乐学院了,因为下午他还要去投铅球。上午还是在琴房,胡以晴找了好些变奏曲来给杨景行听,帮他分析变奏方法。古典乐深邃和复杂的魅力,让杨景行如饥似渴。

要去吃午饭的时候,胡以晴对杨景行说:“我下午回家一趟,不去给你加油了。”

杨景行说:“现在加啊,我留着。”

胡以晴呵呵:“加油!”

在食堂里的时候,陶萌找到了杨景行,提醒他:“下午别忘记了,换好衣服……高中的最后一次运动会了,积极一点啊,广播稿也不写!”

杨景行说:“保证冠军,给你们提供素材。”

下午两点,换上篮球服的杨景行出现在了综合运动场。

任初雨批评他:“你好懒啊,你应该去打篮球或者踢足球,白长这么高大了……咦,你还在长高没?”

杨景行比划任初雨的头顶到自己胸前:“还在长。”

“你赖皮!”任初雨急了,“我到你鼻子了!”

广播通知高三的男子铅球运动员去场地集合。十几个选手,杨景行那体格完全是鹤立鸡群。

先热身,准备一下。五公斤的铅球,杨景行拿起来试了试,大喊一声,轻轻投了一记,大概五六米。

几个跟来加油的同班女生笑,任初雨边给杨景行拍照边叫:“你认真点,我广播稿都写好了!”

有实力的竞争对手看看杨景行和他的拉拉队,感觉是不是有点太瞧不起人了。

比赛快开始的时候,陶萌也过来了,通知说:“曹绫蓝输了。”曹绫蓝参加的是国际象棋,这东西报名的人少,都不分年级组的。

杨景行却说:“好,我又可以多投半米。”

陶萌还不明白啥意思呢,一个女生问:“那把全班女生都叫来,你就可以投三十米了。”

杨景行摇头:“有些没你们效果大。”

陶萌都想扭头走人了。

比赛第一轮开始了,杨景行第五个上。前面最好成绩十二点五米。杨景行看着站在二十米开外的测量老师,总觉得怕怕的,这次又只投出十三米多,比他自己去年的成绩还差了半米。

任初雨跟旁边的人解释:“他都没训练,要天天练钢琴。”

别人管你练不练钢琴,五班那个粗壮的强人上去了,一声吼,投出去老远,十四米!看来练过的到底不一样,他今年要报仇雪恨了。

第一轮结束,杨景行名列第四,真凄惨。第二轮开始,杨景行加了点力,投出去十四米多,可人家又接近十五米了。不过他好歹第二了,任初雨只要在广播稿上加一横就行了。

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杨景行怕万一,对测量老师说:“老师,你能不能站远点,我不敢用力。”

都笑了,年轻的体育老师走开几步,指着自己原来站的地方说:“你能扔到这儿来我都认了!”看你那姿势都不是投铅球的样子。

女生们给杨景行加油,杨景行拿着铅球,看没开口的陶萌,问:“你呢?”

陶萌好不耐烦:“加油。”

杨景行满足:“又多半米。”

杨景行投铅球那姿势真是丑,装模作样的,还不如就站着不动。他就是手一推,铅球飞了出去,根本没有最佳角度。

不过之前的测量老师还是吓了一跳,这家伙,这次怎么飞这么远。都过十六米线接近十七米了!

女生们欢呼雀跃,陶萌也笑。

杨景行走过去,用大拇指指身后的五班强人,对陶萌说:“惨了,他恨死你了,就是多你这一米。”

陶萌冷脸一会,等到五班强人上场的时候突然短促的喊了一声:“加油。”

杨景行伤心的看陶萌:“你不是我的班长,你不是我的同桌……”

陶萌抬着下巴当没听见。唉,可惜她的加油并没那么神奇,强人还是没突破十五米。

于是杨景行打破十五点三二米的校纪录,以十六点五八的米的成绩夺得了本次运动会的高三组男子铅球冠军。你说他怎么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其实是练钢琴的。

破纪录!任初雨的广播稿作废了,连忙回去重写。杨景行坐在观众席上,等着听自己的丰功伟绩被歌颂。

“在刚刚结束的高三组男子铅球项目中,高三三班的杨景行同学以打破原校纪录一米多的好成绩获得了冠军,恭喜他——高三三班陶萌来稿。”

还是班长呢,太偷工减料了。

过了好些时候,任初雨叫杨景行注意听。“……第一轮,他只名列第四,但是他没失去信心……在同学们的鼓励中,他投出了超越去年的好成绩,可是……坚定的目光中充满了自信,健美的肌肉爆发出潜在的力量做出最后拼尽全力的一投——他获得了十六点六米的优异成绩!不但打破了他自己的纪录,还打破了校纪录,众望所归的获得了冠军!祝愿杨景行以及高三的所有同学,在接下来的高中生涯中,奋力拼搏,取得最终的好成绩——高三三班任初雨来稿。”

可以想象周围会有多少不屑的目光,杨景行都没脸抬头见人了。

晚上照例有班会。班主任表扬了同学们在运动会中的表现,同时也激励大家把这种拼搏的精神贯彻到学习中去。

班主任走后,教室里就热闹走动起来,好像大部分人都想趁运动会的机会放松一下。

任初雨拦住要离开的杨景行:“聊会天嘛。”

杨景行说:“估计明天晴转多云。”

不管李娅的白眼翻得有多白,任初雨还是笑得灿烂:“明天上午记得哦。”明天她们和四班的女生打排球。

杨景行点头:“知道。”

任初雨又拉一下杨景行的手腕:“让我们去听听你弹得怎么样了。”

杨景行拒绝:“不行,你要保持个良好的状态,明天要赢。”

女子排球真是最受男生欢迎了,因为都是高个女生穿着排球服。这时候,男生拉拉队就格外的雄壮有力,把室内运动场吼得山呼海啸的,虽然场上的排球毫无看点。

杨景行拿着相机拍照,这是任初雨给他安排的任务。昨天杨景行投个铅球任初雨都给他拍了一打照片,他今天得报恩,对着快门就是一阵按。

大忙人陶萌从操场过来看情况,逮住了杨景行:“你怎么有空了?”

杨景行认错:“你批评我吧。”

陶萌直接处罚:“你下午必须交一篇广播稿。”

下午三点是高三组的女子八百米比赛,三班有陶萌和另一个女生参加。好像尚浦里的女生都特别娇贵,什么八百米啊,女子铅球啊,篮球啊,就没什么人愿意碰。

陶萌的跑鞋挺专业,四分运动裤和体恤也像个样子,和其他十来个女生花花绿绿长长短短的站在起跑线上做准备。

都要开始了杨景行才来,喊:“陶萌,加油。”

陶萌瞟一眼,算是听见了。

杨景行又犯贱,喊另一个女生:“姚晴,别拉她太远。”

姚晴笑笑,还在热身。

各就各位,预备,一声枪响,女生们跑了出去,就陶萌和另一个二班的好腿是用冲的。陶萌更快一点,跑到半圈的时候就领先十几米了。

这时候杨景行从那边走到这边来了,跟着跑几步,提醒陶萌:“注意体力,注意呼吸。”

一圈跑完,女生们的速度都明显慢了下来。陶萌居然还是领先,看样子也有练过。不过第二名的女生明显稳定些,速度没慢多少,和陶萌的距离在逐渐缩短。而且陶萌的表情已经有些严重,后面的追赶者则轻松一些。

到六百米的时候,二班的好腿距离陶萌只有几米了,看样子是准备在冲刺的时候赶超。

陶萌的马尾辫已经没之前甩得那么欢快,她嘴巴微微张着,看得出在急促呼吸,双眼简直没神,每一步迈出落下都有点抖。

七百米的时候,陶萌眼看要被追上了。她也有了危机感,开始加速,但是没别人油门猛。

杨景行又转过来了,跟着跑,喊:“加油啊。”

陶萌这时候哪还听得见杨景行说话,就不停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了。

杨景行急得叫:“追上来了,怎么我给你加油就没用呢……惨了,她要喜欢上我了,你不能这么没义气啊,加油!”

陶萌真想摆脱杨景行这苍蝇,一下爆发出了潜力,开始冲刺了。

陶萌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然后就弯下腰,手撑住膝盖喘气,对周围前来祝贺关怀的老师同学都不理。

杨景行又凑上来了,心有余悸:“吓死我了,谢谢了。”

陶萌突然蹲坐下去,手臂抱住脑袋埋在膝盖里。

周围人有点被吓到,纷纷关心:“怎么了?没事吧?你不能站起来?快扶一下。”

陶萌张开手臂表示自己没事,过了一会后就站了起来,之前欠血色的脸现在红润一些了,还有没控制住的点点笑容。

不就一八百米第一名么,其实用不着这么高兴。

陶萌休息,体育委员代收广播稿。没过多久:“跑了好长一段路,用青春的脚步。高三三班的陶萌同学凭借顽强的毅力在女子八百米项目中获得第一名,恭喜她——高三三班杨景行来稿。”

终于完成任务了,杨景行开溜。他现在的任务是尽快的写一首看得过去变奏曲小品。胡以晴对这事很用心,自己画了几篇手稿让杨景行参考,都是生搬硬套的用一些理论,过度生硬,演奏起来的话肯定是不成型的。

十二号上午,是运动会的一系列高潮。一百米,四乘一百米,四百米,四乘四百米。短跑杨景行没参加,但是接力他必须得上。

讨论四乘一百的战术时,陶萌对杨景行说:“你要么第一棒,要么第四棒!”

杨景行不干:“我要么第二棒,要么第三棒。”其实他要跑一到四棒就肯定拿第一名了。

陶萌喊:“你有点责任感好不好?”

邵磊不耐烦了:“就让他第三棒。”他在游泳比赛中拿了第一名,一百米又是亚军,自信满满。

杨景行又说:“徐子胜第一棒。”

“啊!”徐子胜在四个人中实力最差,压力很大啊。

陶萌都心寒了:“随便!就听你的。”

接力赛真是刺激,还有战鼓助兴,观众席上也是空前的满。一声枪响,运动员冲出去,加油声震天响。

三班的第一棒徐子胜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还是一下就落后别人一截。等他把棍棍交到第二棒手里的时候,人家最快的已经领先十几米了。

第二棒真是拼命了,咬着牙埋着头苦奔。杨景行都不忍心预跑了,等他接过接力棒时,已经落后最前面的近二十米,好在还有比他更惨的,他是倒数第二。

责任在身,杨景行如箭离弦,那种速度在别人宽阔的视野里也能马上成为焦点。等他飞奔出三十米赶超一个人后,运动场的加油声量增加了一倍。

“加油!”陶萌和任初雨居然都是站在第三棒跑道的边上的。

杨景行一路飞奔啊,他每超过一个人,周围的加油声就会高涨一截。眼看离邵磊的距离越来越近,还有一个人没超过,杨景行又加了几分力。

当杨景行超过最后一个领先他的人,邵磊的眼神是真的把他当兄弟看了。邵磊接过棒子后,用比他拿第二名更快的速度朝终点冲去,而且不负众望。

当邵磊在终点把接力棒扔在地上振臂接受欢呼时,杨景行又在招陶萌的白眼:“这下你们结怨结多了。”

陶萌却说:“这是集体项目,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

任初雨还在激动:“你跑好快啊,照片都不清楚,吓到我了。”

过了一会,广播又通报喜讯,高三三班在男子四乘一百米项目上以四十五秒三零的成绩打破了校纪录。

体育老师们当然都留意到了那个比兔子跑得还快的家伙,找高三三班的老师打听。杨景行的体育老师是一肚子气:“那家伙,懒,什么都不愿意参加!游泳肯定是能破纪录的。”

下午就是运动会闭幕式了。同学们都换好了衣服,尤其是高三的,更得纪念留念一下。

任初雨跳到杨景行旁边:“我跟冠军合影。”

杨景行也跳一下:“我跟美女合影。”

班上好几个女生都来和杨景行合影了,因为发现这家伙好像比以前热情了。

十三号,运动会的气氛在高三的教室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大家又投入到了学习中去。

课间,陶萌出去了后回来发现杨景行在发呆,就坐下边整理书纸边问:“杨景行,你琴练得怎么样了?”

“入门了。”

“任初雨不是说你弹得很好么。”

“耳听为虚。”

“我没空去听你弹。”陶萌看杨景行,“你的理想不是当赛车手么。”

杨景行笑:“那是以前的理想。”以前入学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要说理想,没理想的杨景行选了个爱好说说。

陶萌又问:“上次在意大利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去看法拉利了?”

杨景行说:“你不情愿嘛。”

陶萌声音提高了:“你可别怪我!”

杨景行抱拳作揖:“不怪不怪。我当时是突然想家了。”

陶萌笑一下,又想起来:“对了,和你联谊的那个女生叫什么?”

“若卡。”

“你们还有联系?”

“没了。”

陶萌点头:“我和爱丽娜当笔友,他们是挺热情的……你在想什么?”

杨景行从天花板上收回目光,问:“中午有时间吗?”

陶萌警觉:“干什么?”

“我给你开场演奏会。”

陶萌说:“我要午睡。”

“祝你做个美梦。”

陶萌又问:“那你要多长时间?”

“十五分钟。”

陶萌犹豫了一下后点头:“那好吧,先吃午饭?”

杨景行问:“你请我还是我请你?”

“不需要!你十二点四十五等我。”

杨景行十二点半就到了琴房,陶萌则准时赴约。杨景行热烈欢迎,陶萌说:“快点,你要弹什么。”

杨景行在琴前坐好,说:“我弹一首,很一般的,肯定是你没听过的。你听到觉得不好的地方就告诉我。”

陶萌有点疑惑:“好。”

杨景行弹的就是他的《夜雨变奏曲》,可以想象有多烂。听了一分钟,陶萌也没说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因为她就没听到好的地方。

杨景行领会了陶萌的表情,就不弹了,说:“算了。”

陶萌却说:“你弹完啊。”总不能让她白跑一趟。

于是杨景行重新弹一遍,四分钟左右,弹完了就看着陶萌。

陶萌认真思考了一会后说:“挺简单的,感觉后段变得有点快……”

杨景行说:“你可以说得专业点。”

陶萌又思考,看看杨景行:“是你编的?你给我看看谱子。”

杨景行摇头:“没谱子。”

陶萌真的被难住了:“你可以找胡老师给你意见。”

杨景行说:“我需要多方意见。”

陶萌只得说:“旋律好像还可以,就是声部有点乱。”

杨景行点头:“嗯,看来我们品味差不多。辛苦你了,给你弹首好听的。”

陶萌点点头。

杨景行弹的就是钢琴版《直到世界尽头》,这个陶萌就听得表情晴朗起来。听完了笑得灿烂:“弹得好,真的!以前没听过,你有谱子吗?”

杨景行把自己的手稿抽出来:“算是谢谢你。”

陶萌接过看了一下,问:“抄的还是你自己编的?”

杨景行笑:“你猜。”

陶萌狠心:“抄的!”

杨景行高兴:“谢谢。不耽误你了,午睡去吧。”

陶萌不是很明白:“到底是不是抄的?”

“是我自己瞎编的。”

陶萌不能太质疑,走的时候又说:“要不你把之前的谱子写好,找其他人看看。”

“睡觉去吧!”

(打发点票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