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十章 校服

回到家,杨景行就被骂了,尤其是母亲,这次是真的严肃了:“说了多少次,别一天到晚和刘苗她们玩!不是两三岁小孩了。”

杨程义也支持老婆,但是笑:“明年就十八岁了,别学得跟贾宝玉一样,无故寻愁觅恨,于国于家无望。”

萧舒夏严厉的看丈夫一眼,继续教训儿子:“好男儿志在四方,回来这么久没见你联系一下学校的同学,要多认识些有修养有品位的朋友!”

杨程义岔开话题:“你们班主任今天给我打电话了,确认开家长会的事。我们一家人今天先商量下,乐观点看,算你能考个五百分,准备报个什么学校?”

杨景行谨慎的看着父母,说:“我想两手准备,试试考音乐学院。”

杨程义被气得笑了起来,笑了好一阵才问:“你真的以为自己长得多好看啊!”

萧舒夏也笑:“你还想当歌星啊!难怪天天拿个吉他弹半夜。没志气的!”

杨景行认真的说:“如果问我现在有什么梦想,就是学音乐,不是想当歌星,也不是寻愁觅恨。”

杨程义把手伸到老婆面前让她别急着教训,很奇怪的看着儿子:“你什么时候有梦想了?”

杨景行说:“人要是没了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这是父亲以前教训讥笑他的话。

杨程义冷笑:“你什么时候梦想学音乐了?唱歌跟公鸭子一样。”

杨景行说:“现在就是梦想产生的年纪嘛。”

萧舒夏对丈夫说:“就是你说的那个话,满脑子浪漫主义,一天一个想法。”

杨程义不完全否定:“总比没想法好。”然后对儿子说:“别人学钢琴学小提琴,都是从几岁就开始,你初中学个吉他,也就坚持两三个月,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恒心要毅力。”

杨景行说:“我想试试,我不会放下文化课,但是要试试!”

接下来,一家三口就开始讨论,回忆昨天,看看今天,展望明天,讨论了两三个小时。最后夫妻俩答应让儿子试试并给予支持。高兴的是他们的儿子也有梦想了,担忧的是这个梦想是学音乐。

第二天下午,杨景行去夏雪家和刘苗集合。俩姑娘真的都穿上校服了,除了鞋子颜色不一样,都很对称,黑色的短袜在尚浦也挺流行。

俩姑娘咯咯乐,因为杨景行也穿着校服。这是去欧洲时穿的,然后就直接带回家了。黑色的裤子,白色短袖衬衣,裁剪和质地都不错。衣领兜口都有很青春的小细节,小领带是黑色的,半挂着。

刺目的阳光下,三个人站在一起,两个姑娘笑完了后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刘苗扯扯杨景行的领带:“还不错。”

杨景行说:“就当是我们一起读高中了。”

夏雪说:“比我们男生的好看。”

杨景行也说:“你们比我们女生好看。”

说好去划船的,杨景行准备叫出租,可刘苗说要用走的。走去的话就算抄小路也得个把小时,杨景行怕夏雪的脚受不了。

“慢点走就行,其实早好了。”夏雪也愿意走路。

于是两个女生撑一把伞走左边,三个人慢悠悠朝水库进发。

没走几步,刘苗就忍不住拿过杨景行的小相机,跑前面去几步,给他和夏雪拍。才拍了一张,看看后就回来给夏雪过目,然后让夏雪也去回报自己。

俩姑娘咯咯着比较彼此的照片,看样子除了对比较悬殊的身高之外都很满意。杨景行也给俩姑娘拍,连拍了几张,看过后都舍不得删。

路过小超市的时候,杨景行去买了不少零食和饮料,然后还是决定坐车去水库,因为姑娘们想快点找到好的风景。

出租车一直坐到晴映大桥。这座拉索桥才竣工三四年,连接水库两边两座相对狭窄的山峰,距离水面有三四十米,长两百多米,周围山清水秀。桥上没什么车流量,因为会开车环游水库的闲人很少。站在桥上,能看见下游几百米开外的大坝,还有上游的碧水和连绵起伏的映山山峰,根本是个景点。

现在周围没什么人,杨景行三个人从北头慢慢朝中间走。桥上有风,能把夏雪的刘海吹散,俩姑娘的马尾辫都飘了起来。

杨景行让俩姑娘以映山为背景站在一起,拍了不少的特写。轮到杨景行的时候,刘苗要他叼上烟,还要手插裤兜摆个很酷的造型,杨景行不肯,刘苗很是不满。

杨景行狡辩:“那样就和你们不般配了。”

刘苗撇嘴哼,要杨景行设定时拍三人合影。于是,俩姑娘又傻傻的一人给了杨景行后脑勺一个剪刀手。

看过成品后,夏雪要求重拍:“我刚刚背后痒了一下,没笑好。”

刘苗哈哈乐,杨景行却眼疾手快抓拍。刘苗自己看过后很不满,说像疯子,可夏雪和杨景行都很喜欢。

杨景行说:“合照的时候要一起说茄子。说有一天,男茄子和女茄子正在亲密,突然都打了个喷嚏,然后两个茄子就骂起来:讨厌,谁又在拍集体照了?”

夏雪呵呵笑着抖肩膀,又被杨景行抓拍了。

刘苗鄙视:“无聊,不好笑。”

笑笑闹闹的走到桥南头的时候,遇见了刘苗她们的同学谢嫣。谢嫣初中时和刘苗他们同班,也算朋友。她跟杨景行认识,但没说过什么话,因为那时候的谢嫣比较内向,长得不怎么好看,家境也一般。

谢嫣一行五个小青年,两女三男,其中一个男的杨景行记得,初中的时候一起打过球,比他高一级,矮十公分。这家伙变化大,手臂上都有纹身了。

两边打过招呼后,谢嫣看着对自己点了点头的杨景行干笑:“越来越高了。都穿校服啊?”

另一个穿网状丝袜的二十岁左右女人呵呵:“好有情调。”

那个纹身男明显也还记得杨景行,主动搭话:“好久没看你打球了。”

“玩得不多了。”杨景行看看手里的零食兜,取了一袋瓜子递给对方:“不好意思,拿不出手。”

纹身男笑着接过:“多谢。”然后给身旁的人介绍:“杨景行,初中就一挑三。”

杨景行羞愧得连连摇头。那是狗仗人势的耻辱过去,之所以能一挑三,是因为对方基本不敢还手。而这件往事是因为夏雪而起,她就低头不说话。

变开朗了的谢嫣主动要求看刘苗拍的照片,看了一阵后也没发表什么评论,随便说两句就拜拜了。

刘苗嘿嘿:“她初中时好怕你啦。”

杨景行说:“我混得惨,现在不怕了。”

夏雪呵呵笑。

走了好一会才到水库码头,杨景行租了条头顶封闭的天鹅船,用脚踩的那种,三人去水上玩。岸上的人奇怪那天鹅船怎么溜得那么快,还能听见女生的惊笑声,但很快船就慢停下来了。

杨景行探出脑袋冲岸上大喊:“老板,你的船坏了。”

老板连忙开船去接,发现刘苗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夏雪也在喘,一脸红。

杨景行恶人先告状:“老板,你这船不结实啊。”

老板盯了杨景行好一会才想起喊冤:“你踩那快!能不坏吗?怎么那么快!?”

确实是传动装置不堪杨景行的蛮力,崩溃了。只好换一条船,杨景行再敢不逗吓姑娘们了。

水上吃零食聊玩了一个小时,已经是五点,杨景行必须得回家吃晚饭了。回去的路上,刘苗拉着夏雪进了一家精品店,选选皮筋发卡什么的。刘苗还坚持要玩玩大头贴,尽管之前已经照了那么多。于是三个人又拍了一堆,然后在本来就把人物美化了许多的成品中选了一些更好看的。

刘苗在杨景行的钱包里贴了一张杂志封面造型的。三人侧着上半身站着,俩姑娘一左一右,还真像那么回事。

“不准撕,回来检查。”刘苗警告。

夏雪对比着大头贴和杨景行真人,笑:“好白哦。”

母亲的电话已经开始催,杨景行说好晚上上网把照片传给姑娘们就急着回家了。一家三口吃饭的时候,萧舒夏宣布二十四号去曲杭的计划变成二十号,因为二十一号开始曲杭大戏院有昆曲大戏,她喜欢的章枝红要《游园惊梦》了,《牡丹亭》三本!

萧舒夏很是激动期盼:“你姨妈把票买好了,你们都跟我去!”

杨程义还是想逃,对儿子说:“你要考音乐的人,陪你妈去,我实在没时间,二十五号再过去。”杨程义其实比老婆文化程度高,但是自从老婆喜欢上昆曲这东西后,他就只能甘拜下风了。虽然萧舒夏爱上昆曲才四五年时间,但看过的戏也有几百出了,没事就往曲杭和浦海跑,去学校看儿子也要赶上有好戏看的时候。不过萧舒夏有专攻,就喜欢闺门旦,其他一概不理,好像是为了弥补她没有生个女儿的遗憾。

萧舒夏才不管丈夫的感受:“你必须去!”

杨程义求饶:“我哪有时间陪你姹紫嫣红。”

萧舒夏筷子一点:“你就是那断井颓垣!这次你们谁都别想逃,我必须要提提你们的品味了。”

吃完了饭,杨景行被父亲叫进了书房。杨程义一般不和儿子在书房谈话,如果有,那就是很正式很严肃的事情。而这时候的杨景行就不敢和父亲嬉皮笑脸了。上一次父子在这里谈话是杨景行高一的时候说想回九纯来,不愿意在尚浦呆了。

书房的装潢很好,有个大吊灯,只有一把老板椅。三面大书柜装满了书,分别是文学名著和有关生意金融财经的百科类,还有就是哲学史啊这些。这些书杨程义大多看过,而且他现在也是个爱看书的人,反正是比他儿子有文化多了。另一面墙上的毛笔字是杨程义自己写的,也很不错,他自称为杨体。

杨景行从小大大,杨程义不断的尝试让他子承父业。看文学,看思想,学书法……可惜,杨景行真的不争气。不过杨程义的相貌很一般,远远输给儿子,当初他能吸引好看得出名的萧舒夏自由恋爱,应该是靠的才华吧。

杨程义坐在老板椅里,右手放在书桌上,让儿子站在自己面前,用和下属开会的那种语气开始了:“想学音乐,你先说说,音乐是什么?说说你的理解。”

杨景行思考了一下:“我觉得音乐是用来抒发感情的,可以影响情绪的,好的音乐是可以陶冶思想的……音乐是最美的语言,能最直接的表达感情。”

杨程义点点头:“有个哲学家说过,好像是尼采,他说没音乐生命就没价值。你觉得呢?”

杨景行干笑:“这说得有点严重。”

杨程义又说:“我原来工地上有个德清农村来的人,五十岁了,工资单上要签名都不会,但是他拿工钱了会哼歌。农村里不管红白喜事,都要吹拉弹唱。你觉得他们那算是音乐吗?”

“是,当然是!”杨景行回答很快。

杨程义又点点头:“你说你想学作曲,你觉得除了专业知识,要作好曲还要靠什么?你那点小聪明?就像不努力也能考个及格?”

杨景行只能瞎掰了:“靠对生活的理解吧,艺术都是源于生活。”

杨程义冷笑了:“你对生活有什么理解?”

杨景行连忙说:“我现在对生活的理解就是生活应该用心思去理解去感受。”

杨程义的眼睛终于抬了一下,点点头:“不管怎么样,你能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一个积极向上的决定,我和你妈妈就该高兴……”

父子俩聊了很久,期间萧舒夏开门看了一次,很快又退了出去。等杨景行带着父亲的鼓励上楼时,已经快九点了,连忙上网给刘苗她们传照片。

俩姑娘都有留言,刘苗问怎么还不来,是不是被骂了。夏雪说她看书去了,要杨景行上线时给她发短信。

上百张照片,压缩打包一下后,杨景行呼叫刘苗,又给夏雪发短信。

刘苗线上说:雪雪去看书了,我短信叫她。

杨景行说:我叫了。

刘苗:传得好慢,你先发一张过来,选一张,我们俩合影的。

杨景行选了一张,却用画图工具给刘苗添了个八字胡,然后发过去。

刘苗发了一串怒火冲天的表情图标:人家今天好开心的,别破坏我心情。

杨景行连忙传原件过去,说:我看见太漂亮的东西就忍不住破坏一下。

过了一会,刘苗又发来一个亲嘴的图标:照得不错,奖励你。

杨景行说:明天再去,我今晚通宵学习摄影知识。

刘苗又发一串害羞的表情。

夏雪也很快上线了,杨景行又得一对二,不过他现在这打字速度,就算是去当打字员也可以发家致富了。

夏雪说:我刚刚写日记去了,还没写完,看完了照片再写。

杨景行:哈哈,我是男主角。

夏雪:当然。

夏雪:不过不准给我画胡子,不然就是大反派。

杨景行:苗苗这个大嘴巴。

刘苗很快知道了消息:你才是大嘴巴。

杨景行给两个姑娘都发:你们都是大嘴巴!

三个人在网上聊了好久,杨景行选出来姑娘们最好看的照片一打,姑娘们也给他精选了几张。

姑娘们表示想什么时候再出去玩,可杨景行却二十号就要去曲杭,然后就要回学校了。刘苗很不满,夏雪提前给杨景行的高三生活打气助威。

十点多杨景行才催促姑娘们去休息,他则继续为自己前途未卜的音乐生涯去奋斗。

活到十七岁,杨景行的音乐素养是读唱简谱都困难。现在还剩半年时间准备,他的目标是国内最好的浦海音乐学院,去学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