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九章 男主角

聊了半个多小时才开始上菜,都是两个姑娘喜欢吃的,干杯用可乐。

杨景行说:“祝你们越大越漂亮,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俩姑娘都皱眉,夏雪摸自己的胳膊笑:“起疙瘩了。”

刘苗也不满:“都是必然的,还用你说。”

杨景行不好意思的嘿嘿:“那你们祝我点有想象力的。”

刘苗立刻说:“祝你长帅点。”

夏雪咯咯:“考上电影学院。”

刘苗夸张的说:“现在是音乐学院了!”

杨景行招架不住,给俩姑娘都盛汤,教训:“多喝点,把嘴巴变甜点!”

俩姑娘都得意的笑。

没一会,杨景行接到母亲的电话。萧舒夏知道儿子现在和谁在一起,但是催促他早点回家:“吃到这时候?在哪里吃的?你别骗我,到处都是我的眼线!”

杨景行嘿嘿:“这话你跟爸爸说。”

“呀!”萧舒夏叫笑起来,“越大越不像话啊!你爸爸比你老实!回来我再教训你。奶奶给你多少钱?”

……

吃完饭已经快九点,杨景行抱夏雪出酒楼,发现水库上起风了,有点凉快。没考虑到的是这时候已经很少有出租跑来这上面了。

看看夜空中的那线弯月,刘苗一点也不为杨景行考虑,说:“我们慢慢往下面走吧。”

夏雪很为难的为难杨景行:“你叫你爸爸来接一下……”

杨景行又蹲下:“好多天没跑步了,锻炼一下。”

夏雪不肯:“才吃饭。”

刘苗催促夏雪:“快点快点,到大坝就有车了。”

夏雪被赶鸭子上架。

借着那一点点星月光,杨景行背着夏雪沿着水库边的公路慢慢走。刘苗在旁边,牵着夏雪的左手甩啊甩,让夏雪只能一手抱杨景行的肩膀。周围是荒山野岭,夏雪想起三个人小时候在这附近捉到过萤火虫,现在却不见踪影。

刘苗问杨景行:“雪雪的作文你看没?”上学期夏雪写了篇作文,以萤火虫为童年回忆的载体,得了奖,还登上杂志。

杨景行不要脸:“当然看了,我是男主角!”

夏雪在杨景行背上笑得一抖一抖,说:“那苗苗是女主角。”

走到大坝花了十多分钟,这里灯火通明,杨景行在北头把夏雪放了下来等车。刘苗给他递纸巾擦汗,对比着说:“你手有我的三个粗了。”

夏雪也把自己的小胳膊伸出来和刘苗的合拢:“两个差不多。”

杨景行一下把手掌伸开:“布!我赢了!”

刘苗也跟着无聊:“两个石头能赢布,你包不下。”

杨景行用大手掌把两个姑娘并拢的小拳头握住:“事实胜于雄辩,回去我就把游戏机找出来,你们看着我玩吧。”

游戏机是不可能再玩了,刘苗问:“你摩托还在吗?”

夏雪了解:“肯定不会再让他骑了。”前年寒假杨景行玩摩托车出过小事故,脑袋上缝了好几针。

刘苗说:“谁让你和杜玲他们去玩,和我们在一起肯定不会有事。”

杨景行说:“和他们一起玩男人玩的,和你们一起就玩女孩子的,要调节。”

没一会,小巴来了。这时候都没乘客了,就杨景行三人一路坐回县城。在院子门口下车,杨景行把夏雪抱上楼。也不坐了,回家。

当然还得送刘苗,距离不远,就十分钟路程。慢悠悠走着,刘苗突然审问:“说实话!”

“什么?”

“你说什么!”

杨景行点头:“好好,我承认,你越来越漂亮了。”

刘苗气呼呼的笑:“到底有女朋友没?”

杨景行摇头:“没有。是不是姑娘越好看就越多疑?”

刘苗哼:“你变了,都不怎么逗我们笑了。”

杨景行哈哈:“我成熟了,不那么轻浮了。”

刘苗反对:“谁说你轻浮了!如果成熟就不幽默了,我情愿你就像以前那样。”

杨景行说:“我是突然之间成熟的,现在还是适应期,慢慢就会变回去的。”

刘苗还是怀疑:“反正觉得你有点不正常。”嘿嘿一笑:“不会是单相思吧?”

杨景行否认:“谁说的?你们也挺欢迎我的嘛。”

刘苗又嘻嘻:“马上高三了,我是怕影响你学习。你又那么喜欢美女……”

杨景行批判:“不准骄傲!”

刘苗嘿嘿得厉害,在大路灯下站住,抬高脸,眼睛一眨一眨:“你看我的睫毛,有没有长长?”

杨景行说:“你整个人都在长,睫毛当然也长。”

“你看仔细点!”

“那你眼睛闭好。”

过了好一会,刘苗脸都发热了,杨景行还没说话。

“你在看吗?”闭着眼的刘苗似乎嘴也不敢张太大。

杨景行说:“我从下面往上看的,才到上嘴唇,你等等。”

刘苗睁开眼,怒视杨景行:“你好烦啊!”

“谁让你自己长那么好看!”

刘苗家在地税局,院子里有花坛,刘苗铺了纸巾说要坐一会,问杨景行明天的安排。杨景行已经约好明天下午和章杨他们去打球。

刘苗鄙视:“明天七夕呢?不知道吗?”

杨景行笑:“所以我们在一起互相掩护没女朋友的可怜。”

“那什么时候去我家?”

“等夏雪脚好了。”

刘苗同意:“是挺麻烦。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有的没的聊了一阵,刘苗接到家里的电话,她直接坦白:“我就在院子里,和杨景行聊天……知道了。”

过了一会,就见到五楼刘苗家的阳台上出现她爸妈的身影。都互相发现后,刘苗的爸爸就喊杨景行上去坐会。杨景行说太晚了,要回家。

刘苗又把杨景行送到大门口,看着他的脸笑:“你的胡子以后肯定扎人。”

“杞人忧天,早点睡。”

十一号,杨景行又去舅舅家看望外公外婆。舅舅的儿子也读初中,悄悄问杨景行能不能帮他打架。杨景行当然不肯,吃了个午饭后就跑了,免得听舅妈羡慕她母亲的那些话。

两点多和章杨他们碰头,因为太阳太大,几个人就决定先去游泳。晴水河的河堤这两年才修好,河水不需要治理也挺干净。安全起见,就在沿河大道那下面游,上面大坝没开闸的话这里就只有一两米的水深。

章杨这时候发善心,打电话把杜玲叫来了,让她在岸上帮忙看衣服。杜玲撑把伞坐了半个多小时后就不耐烦了,催促要早点走。没人理她,就把男生的手机拿出来一个个看,还叫:“杨行,我要看你短信!”

游了一个小时,唯一的惊喜就是杨景行捉起来一条小鱼和两只螃蟹,送给了一个小孩子,装在小水桶里高兴坏了。

杜玲表扬:“杨行的肌肉练得好好。”

章杨鄙视:“你想摸啊?”

杜玲拍了章杨有点肥的肚子一大巴掌,差点被章杨丢下水去。杜玲只能抓住杨景行喊救命。

都去杨景行家换裤子,顺便洗个澡。章杨又抓住机会教训杜玲:“别乱翻人家东西,有点规矩!”

杜玲脱了鞋子跳到杨景行的床上蹦,还打滚。章杨差点扑了上去。

等杨景行最后洗完了回房间,鲁林使坏,突然从外面把门关上了,把他和杜玲俩人留在了里面。

杨景行喊:“兄弟们,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能听见外面在哈哈笑,还是许维笑得最奸。杜玲娇笑着去踢房门,声音老大,吓得鲁林连忙开了。

真是运气不好,几个人正准备出发去打球,萧舒夏回来了。她盯着一排人教训:“疯,去游泳了吧?穿救生衣没?章杨,你妈三天不见你就不停念,我儿子几个月回一次家,你们天天缠着!鲁林,你爸爸去开会了,你自由了!杜玲,一个女孩子也跟他们疯……”

一群人嬉皮笑脸的应付着,答应都过来吃晚饭。

就在附近审计局院子里的篮球场打球。除了杨景行四人,他们还加了一个初中同学,现在也在一中读书。对手也是一群十几二十岁的,多少认识一些。

打全场,杨景行有点身高优势。可是以往的蛮狠中锋今天变风格了,一阵外围跳投,超高的命中率把两边人都看得惊诧莫名。

根本不用计分,肯定是杨景行他们大比分胜出。老规矩,对手负责买冷饮。杨景行五人一人手拿一冰激凌,耀武扬威的回家吃晚饭。

晚饭很丰盛,杜玲懂事的进厨房去帮萧舒夏的忙,还讨好:“萧阿姨,难怪你的手保养得那么好。”因为萧舒夏做饭戴手套。其实萧舒夏做饭的时候不多,过年过节的时候也是请人帮忙。一般来说,只有儿子才能吃上她亲手做的大餐。

消耗了一下午也饿了。在杨景行家,章杨他们是不用客气的,几个人狼吞虎咽,一大锅饭和满桌子菜被风卷残云了。

吃晚饭后准备去网吧玩会,杜玲让男生先走,因为她要帮萧舒夏收拾碗筷。

接下来两天,杨景行就小部分时间陪父母,大多时候和朋友们闲混。晚上有几个小时会独处,他就抱着吉他研究,技艺每天都有提升。

十五号下午去刘苗家玩,夏雪也能小心的自己走路了。刘苗家住的是三年前的新房子,有一百二十多个平方,比夏雪家大一些,装修也不错。刘苗的房间朝南,和夏雪的房间一样,布置得挺少女的。因为床不大,电脑桌前就宽敞,三个人坐也不挤。

三个人先看了一部电影,杨景行又给予了高评价,而且说女演员的鼻子以下像刘苗。仔细对比一下,发现还真的挺像。

刘苗不介意像老外,又用书遮住夏雪的眼睛或者下巴,让杨景行看能不能找出明星相。然后就轮到杨景行了,比划了半天,两姑娘也没得出什么结论。

后来杨景行就被赶到客厅,刘苗换衣服给他看,因为对他来说这些衣服都是新的。前后换了七八套,连春秋季的都找出来的。

杨景行都说好看,随机选了一套着重表扬:“这套好,太好看了!别穿去学校,影响别人学习。”

刘苗嘻嘻:“衣服雪雪也有一件,她的是红白花的,情侣装。”

夏雪笑:“一起穿过两次。”

杨景行很懊悔:“真该留在一中的。”

刘苗想起来:“我们换校服了,还不错哦,交了四百多块钱。”又连忙进房换。是还不错的,白色的长袖衬衣,有小领结,到膝盖下的深色灰蓝格子裙,挺好看。衬衣外还可以加上和裙子搭配的外套,挺保守的宽大,现在穿也太热了。

杨景行看着刘苗转圈展示,说:“明天你们就穿这个,一定要!”

刘苗的表情是答应了,但是言语不:“想得美,我们又不和你同校。”

夏雪坦白:“我和苗苗还专门买袜子了的。”

杨景行双手合十拜神:“明天,快到明天吧。”

俩姑娘嘿嘿乐。

刘苗的父亲刘驰伟五点不到就回来了,拍着杨景行的肩膀:“坐!我比你爸爸还大两岁,要叫伯伯,他没给你说。”刘驰伟和杨景行的父亲,还有夏雪的父亲三个人多年前是同事。后来杨程义下海了,夏易臻留在国税,刘驰伟到了地税。

杨景行笑:“您看着年轻。”

刘驰伟笑:“哼,出门两年嘴学乖了。还要不要刘苗帮你偷烟?”

“啊!”刘苗不满的叫。

刘驰伟又教育晚辈:“不要抽烟,你爸爸就不抽,我是想戒戒不掉……夏雪脚好了。”

夏雪点点头。

刘驰伟就说:“那你们家双喜临门啊,你爸爸也要升副局了。”

夏雪摇头:“不知道。”

刘驰伟又对杨景行说:“你爸爸华鑫那个工程赚了不少钱啊!”

杨景行也说:“不知道。”

刘驰伟翘起二郎腿:“起码两百万。”

杨景行一喜:“那我要申请加零用钱。”

刘驰伟哈哈笑。

过了一会刘苗的母亲武和玉回来了,提了几袋子菜。杨景行装乖的帮忙接。武和玉却不领情:“刘苗说你回来一个多星期了,今天才来看我,到楼下了也不上来!”

杨景行讨好:“好多菜,您辛苦了。”

武和玉说:“没你妈妈命好,自己有车开。夏雪也在这吃晚饭啊。”萧舒夏是有辆小飞度,去年买的,但不常开。

杨景行说:“你别忙,我等会就回家了。”

武和玉说:“不行,我买这么多菜。”

刘驰伟直接用命令语气:“吃饭了再回去。”

杨景行说:“家里说好了,等着我的。”

刘驰伟不同意:“我给你爸爸打电话!”然后他就拨通了电话:“啊,杨老板,是我……你儿子在我这,叫他吃饭了走不愿意啊……你是忙,你儿子不忙啊……”两个人在电话里你哈哈我呵呵了好一阵,杨景行就不得不留下来吃晚饭了。

刘驰伟对杨景行说:“我和你爸爸喝酒的时候就说,我们是两代人的感情……”

武和玉叫女儿:“苗苗,你们去玩电脑,去!”

武和玉还挺关心杨景行的,吃饭时也不闲着的问这问那,还打抱不平:“你妈一个戒指就十几万,半年换三个手机,给你那么点生活费!?”

杨景行说:“平时都在学校,没地方用钱。”

武和玉又笑:“女同学多不多?”

……

吃完饭后坐谈了一会,武和玉叫杨景行别去太远的地方读大学,不然以后找刘苗玩都不方便了。

杨景行和夏雪走的时候已经八点多,刘苗叮嘱:“你先送雪雪回家。”

杨景行打包票:“不管走几圈,一定安全到家。”

夏雪呵呵,刘苗提醒:“太晚了她妈要说她。”

并没转圈,直接回家。走在路上,夏雪问杨景行:“你这次读的什么书?”她知道杨景行每个假期都有任务,要写一本小说的读后感。

杨景行头大:“还没读呢,推荐一本少点的。”

夏雪呵呵:“《麦田守望者》短,但是我不喜欢,你可以看看。”

杨景行摇头:“你都不喜欢,我也难得看。”

夏雪笑:“你可能会愿意看,或者看《汤姆索亚历险记》,读英文的,就两个任务都完成了,书是借的我表姐的。”

杨景行说:“我回去网上找找吧。”其实那些阅读任务学校是布置了,但是也没严格执行,贵族学校还不是一样要面对升学压力。

夏雪又问:“你真的想考电影或者音乐学院吗?我昨天看了,比较要基础。”

杨景行自嘲的笑:“梦想来得太迟了,不过我想试试。”

夏雪鼓励:“我相信只要你努力,就算考不上,以后也还会成功的。”

杨景行说:“我当然要努力,为了鼓励我,明天要穿校服。”

夏雪轻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