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八章 手机

十号一早,杨景行就带上父母准备的东西去看爷爷奶奶了。叔叔杨程广的家还比较远,在距离县城三十分钟车程的一个小镇上。自建的三层小楼,和附近的民房比起来还算气派。

出租车就停在楼前,结账的时候,司机问杨景行:“你是不是姓杨?”

杨景行点头。

司机就问:“杨老板的儿子?”

杨景行笑:“他这么出名?”

司机哈哈乐:“我原来给你爸爸跑过车,我姓张。那时候你爸爸生意还没现在这么大,我们就四辆车,八个司机跑曲杭和德清运货送货,好辛苦啊。”

虽然司机说不要钱,但杨景行还是坚持给了。

果然还是奶奶在看一楼的小卖部,精神的老人看见杨景行很高兴,问孙子吃早餐没。杨景行让奶奶检查了一下身高,汇报一下学习成绩,又借口自己去国外玩是学校的要求。

“你婶婶和杨云上九纯去买菜了。”奶奶从冰柜给杨景行拿了雪糕吃,又大声喊:“杨行行来了。”

杨景行的爷爷正在顶楼练气功,收功后就下来和孙子说起他的欧洲之旅,因为他自己也去那边考察过。爷爷还问杨景行有没当什么班干部优秀团员啊,结果依然是失望。

“没再打架吧?”爷爷的语气比父亲还严肃。

奶奶帮孙子:“早长大了。”

杨景行的婶婶是个勤劳朴实的女人,没萧舒夏肯花功夫打扮自己,她和女儿杨云买了不少的菜来招待杨景行。

杨云也上快上高中了,让她妈妈比较遗憾的是:“我们也没那么多钱把她送去浦海读书。”

杨景行就说浦海也不好,对学习成绩没什么帮助,反而没什么朋友。可品学兼优的杨云对这个从小调皮捣蛋的堂哥没什么热情,。

杨程广专门赶回来陪侄儿子吃午饭,最关心的是杨景行在浦海的学习生活,看样子还是不想女儿落后了,因为杨云的成绩很好。

杨程广算了一笔账:“主要还是赞助费……你那些同学,家里应该都很有钱嘛?”

婶婶说:“也看不出来哦?不准开车,又要穿校服,吃饭都是食堂。”

杨云有自己的打算:“反正我不会去,我就读一中。”

杨景行两点多才离开,虽然第一次开口拒绝了奶奶给的零用钱,但是没成功。奶奶说:“杨云的是每个月给,你的就只能半年一给,去学校之前再来啊!”杨景行爷爷的退休工资不少,基本都是给孙子孙女用了。

小镇没出租,杨景行也没要叔叔送,自己坐小巴回九纯,途中接到刘苗电话,让他去理发的地方接。

刘苗今天穿得蛮好看,粉白的半长裙和淡红色船鞋,上身的短袖衬衣加马甲可能有点热,胸前挂着罗马项链。

“放假才买的。”刘苗还没开始理发,前后转着给杨景行看新衣服。

“好看,我也剪一下。”杨景行看看镜子中的自己。

“一起洗吧……你给夏雪打电话没……别打了,免得她等得着急。”

洗头的时候,刘苗和杨景行商量,说想做个离子烫什么的,杨景行说没必要。洗完后,因为两人要靠着坐,还等了一会。

刘苗和她的理发师挺熟悉,都不用怎么沟通就开始了。刘苗还给杨景行介绍了一个:“她也剪得好,要加钱的。”

理发师弄杨景行的脑袋:“头发很好……上次哪理的?今天没造型?修一下吧?”

杨景行说:“平头,短点。”

刘苗一扭头:“不行,就原来那样!”

杨景行笑:“就平头,我要重头做人。”

虽然是个平头,但理发师也挺认真,把棱角修理得很好,还评价:“人帅,什么发型都不会土。”

可刘苗还是皱眉:“没原来的好……将就了。”

刘苗的造型师问她:“你们是同学?”

刘苗说:“两三岁就认识了,我比他低一级。”

理发的人开玩笑:“怎么不早把朋友带来?”

“他现在在浦海读书。”刘苗挺不满的语气,又问杨景行:“这是你爸爸修的吧?”

杨景行笑:“要是有质量问题我这脑袋就惨了,我还是剃个光头吧。”

修眉的时候,刘苗接到夏雪电话,她汇报:“我们在理发,我叫他过来的……快完了,等会你看他新发型……你看了就知道,嘿嘿……”

理完发,杨景行付了钱出来,两人又去买炸鸡排。杨景行一份,刘苗吃了他的一块,她手里那份要带去和夏雪共享。

上出租后,刘苗问杨景行考虑好读什么大学没。杨景行说这个要等开学前开家长会的时候再商量,一般来说,就是学生说意向,老师给意见,家长拿主意,然后再朝目标拼搏一年。

“你家肯定要你学建筑。”刘苗有点遗憾,“你不考电影学院了?”

杨景行笑:“现在想考音乐学院了。”

刘苗鄙视:“反正哪里美女多你就去哪里。我和夏雪都不想离家太远。”

见面后,杨景行的新发型果然让夏雪发笑,姑娘呵呵呵:“其实也挺好看的。”

刘苗告状:“他把八号逗得剪子都拿不稳了,当姐姐都嫌老!”就是八号给杨景行理的发。

夏雪在看小说,茶几上摆着《苏菲的世界》。杨景行问她脚伤好点没,姑娘说应该没问题了,但是得遵医嘱。

俩姑娘吃了鸡排后就决定要晚些吃晚饭,决定先看一部电影。夏雪在网上下载的,一共三部,都是迎合杨景行的口味。

刘苗说:“排行榜前六,我下的一三五,你都看过没?”

杨景行没看过,因为学校不让寝室有电脑,更别说电视和播放机了。他选了姑娘们应该会喜欢的,动画片《马达加斯加》。

三个人看得很欢乐,杨景行从故事情节,画面,配音,剪辑多方面给予了肯定。夏雪觉得值得:“昨天晚上没关机,我妈关了后我又悄悄开了。”

刘苗羡慕:“我家速度好慢,中午走的时候还没下完,有一部好大。”

杨景行笑:“有美少女战士没?”

刘苗才不怕:“是谁?DBOY,变身!”

杨景行讨好:“唉,你们都实现梦想成美少女了,我就不可能了。”

夏雪不好意思,看杨景行:“还不是打不过你。”

嘿,曾经的美少女大战DBOY。

电影还没看完,夏雪的母亲江文兰回来了,刚进门看见了地上的鞋子,就轻声喊:“夏雪,夏雪。”

杨景行连忙出去打招呼:“江阿姨,您回来了。”

“杨景行……”江文兰打量着,问:“在玩电脑啊?”

“看电影。”

江文兰慢步走到女儿房门前,往里看了一眼:“刘苗也在,都留下来吃晚饭吧。”

刘苗说:“杨景行等会带我们去水库吃鱼。”

江文兰质疑:“夏雪脚不方便,就在家吃吧。”

还是刘苗帮忙回答:“杨景行背,不要紧。”

江文兰也不反对了,就和杨景行随便聊聊,问问学习什么的。

没过几分钟,夏雪的父亲夏易臻也回来了。还是个大嗓门:“杨景行,又长高了!三个人挤这里!坐沙发上看电视不更舒服?”

江文兰切了西瓜端进来,责怪女儿:“脚不方便也要像个主人啊。”

夏易臻哈哈:“他们还有主人和客人么?都是主人!”

杨景行接过盘子,拿了一片瓜给夏雪:“别客气,别客气。”

刘苗伸手:“我也要。”

夏易臻两口子呵呵笑。

电影很快完了,准备出发。刘苗看看夏雪:“别穿这套,换那条白色的裙子,那么长,不要紧!”

夏雪换完出房,漂亮的白色花边连衣长裙,也是杨景行没看过的。夏易臻准备送女儿下楼,江文兰说:“杨景行扶一下,小心点,应该没事了。”

杨景行蹲下准备背,刘苗却说:“抱下去算了。”

夏雪不肯:“我能走了。”

“抱得动吧?这么大块头。”江文兰似乎激将。

于是杨景行伸右手环抱住夏雪膝盖上面一点,一下抬了起来。

江文兰呵呵笑:“小心小心,抓住他肩膀……哈哈,好大力气。”

刘苗还使坏挠夏雪脚底板。

夏易臻提醒忍不住仰头咯咯笑的女儿:“低头低头,别撞门上了。”

杨景行穿鞋的时候夏雪才想起来:“苗苗帮我拿包。”

就这样,杨景行把夏雪高高的举抱在身体右侧,让夏雪撑住他的肩膀,三个人乐哈哈快速下楼,大人在后面叮嘱要小心。

到院子门口后,夏雪连忙要求要自己下地站着等出租。刘苗跳上了旁边的三级台阶,左脚跺两下叫杨景行:“来!”

于是杨景行去把刘苗也抱起来,原地转了两圈才放了下来,两个姑娘咯咯笑。

刘苗的两腿膝盖互相摩擦了两下,又扶好夏雪的胳膊,问“谁重?”

杨景行说:“都营养不良,多吃点。”

从城里到水库的小洞庭有半个小时车程,已是傍晚,夕阳斜照,还是挺热。小洞庭环境蛮好,依山傍水,现在正是生意好的时候,外面停了不少车。

“没包间了。”服务员打量着眼前的三个学生,看看夏雪受伤的脚。

刘苗说:“我们每次来都坐包厢,要等多久?”

服务员建议:“你们就坐一楼吧,里面有个蛮好的四人座,能看见晴映大桥。”

老板这时候从楼上下来了,看见杨景行就过来打招呼,然后说:“有包间有包间,上三楼。”

还是杨景行抱夏雪上三楼,老板跟在后面哈哈哈。开的是大包厢,两桌的那种。刘苗担心:“这不会再来人吧?”

老板打包票不会,点了菜,问快点上还是慢点,走的时候笑杨景行:“比你爸爸风光。”

刘苗瞟了个白眼,挪椅子好让夏雪搁腿。

三个人坐好,杨景行被夹在中间。刘苗拍了拍杨景行的左裤兜,又伸长手摸摸右边的,问:“你不抽烟了?”

杨景行摇头:“不让你们抽二手烟。”

刘苗翻包包,从装梳子的小套子里拿出两根烟递到杨景行眼前,说:“偷我爸的,六十一包的那种。他只剩几根了,不敢拿多。”

杨景行拿着烟看,夏雪问:“没打火机?”

“先不抽,帮我藏着。”

“放雪雪眼镜盒里,我这怕揉断了。”

刘苗又伸手到杨景行右边裤兜把手机摸了出来,有点不满:“我和雪雪都用的诺基亚,你别用摩托罗拉了,中年男人的,也换7610,我叫我妈帮你拿一个。”刘苗的母亲在移动公司上班,所以能有点便宜。

杨景行说:“我才不第三者插足。”

刘苗用手掌外侧砍杨景行的胳膊:“我们的还能照相呢。”

夏雪给杨景行看自己的手机:“上次从床上掉下去摔破了,换了个壳,原来是黑红色的,苗苗说换不一样的。”

杨景行说:“我就记得你们买手机那天我手都按酸了。”

刘苗嘿嘿乐:“五十块钱话费,两天短信就发完了,我妈还问我。”

夏雪也咯咯:“我开始不知道短信是按字数的,我写好长,一次就是几条。”

杨景行把俩姑娘的手机一手拿一个,威胁:“我检查短信和通话纪律。”

刘苗简直生气:“我们号码都保密的,没人知道。”

夏雪轻笑告密:“有人问过苗苗的,高二的。”

刘苗气得双手乱舞的杨景行解释:“运动会的时候,我正要你给我加油,我名字都不知道,见都没见过。”

杨景行点头:“也是,一点名头没有也好意思问刘苗苗要电话。”

夏雪嘻嘻笑。刘苗气了,伸直了腿用脚掌拍地板,挺起上身反击:“雪雪收到过情书,符芊告诉我的,她死不承认。”符芊是夏雪同桌,杨景行听说过,一个很八婆的女生。

夏雪语气没那么激动,只是声音大了点:“愚人节的时候,一张贺卡!”

刘苗更气了:“我说吧!是不是那次扔学校外的?当时还不承认。他一来你就说了!”

杨景行都不耐烦了:“你们俩别炫耀了,我已经很嫉妒了。”

刘苗幸灾乐祸:“谁让你一个人跑那么远!你们真的管那么严啊?”

杨景行不要脸:“是的,不然你们早有嫂子了。”

刘苗用眼睛斜杨景行:“要当我嫂子,还要过我这关呢。”

杨景行坦白:“我其实是找借口掩饰我的魅力不足。”

夏雪笑,看着杨景行一直在玩手机功能,并没看信箱,就说:“你上次发的笑话我还没删,给符芊看,她笑了半节课。”

刘苗还责怪:“好几次都给我们发的一样的,害我们不能分享。”

杨景行认输:“发短信你们还真是一加一等于二,我不是对手。”打乒乓球就是一加一小于一。

刘苗翻看着杨景行的短信箱,又嘻嘻起来,站起来趴到夏雪这边:“你看。”

那是杨景行五月份过生日的时候,刘苗和夏雪一人发了一条短信,都只有两个字,分别是生日和快乐。两条短信是一起发的,杨景行到现在都还存着。

杨景行诉苦:“你看你们,还能流水线分工。”

夏雪有点意见:“雪雪不好听,改成名字。”

杨景行霸道:“我喜欢就行。”

夏雪嘟了一下嘴。刘苗也有意见:“怎么就留这么几条,你的我们都存着的。对了对了,拍照。”

刘苗先把自己的手机给夏雪,然后就站在杨景行身后,在他脑袋上竖了两个剪刀手。夏雪说自己距离太近,不好拍。刘苗就稍微蹲了一下,睁大眼睛,脸上保持着可爱的笑容。

看了一下成品,刘苗不满意:“好暗,角度太低了……等雪雪脚好了我们去划船,多照点。”

然后轮到夏雪,杨景行换了下位置,让她也在自己身后竖了两个剪刀手。然后俩姑娘互相看,都觉得好傻。

夏雪说:“照片就要捕捉那种不经意的瞬间才好看,我看过一本《摄影大师对话录》,说……”

“啊?”刘苗打断朋友。

夏雪解释:“我表姐学新闻的,在她家看到的。”

刘苗有点生气,冲杨景行:“跟你学的,你们以后别看那些无聊的好不好。”

杨景行说:“我早不看了。”

夏雪拆穿:“上次才叫我看《时间简史》。”

刘苗也烦:“还叫我也看!我真的看不下去,连人都没研究清楚,就去研究宇宙干什么!”

(只能用加更这种方式感谢大家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