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七章 朋友们

回头章杨他们就狂笑起来,纷纷回忆杨景行那时候所遭受的折磨。比如只要是王颖认识的女生都听说杨景行看成人影碟,而且他还爱站在楼梯口偷看楼道上女生的裙底,厚着脸皮给谁谁谁写过肉麻的情书,考试靠抄袭,欺负老实同学,像流氓打架……

鲁林感叹:“我那时候就知道女人的仇恨有多可怕。”

杜玲不满:“知道就好,说话注意点!”

章杨说:“所以我们都对你这么好,你要谢谢行哥哥。”

到酒楼坐下后,年轻的朋友们也没多少旧好叙,就是一起热闹热闹。现在还是喝啤酒的年纪,一人一瓶热身。而且品味堂的老板认识章杨的父亲,不准小孩子喝白酒。

马上就高三了,虽然一群人都爱玩爱闹,但学习也不是不管不顾,多少有些压力。以前曾经约定要去同一个城市上大学,现在看来也不太可能了。

章杨诉苦说他家下学期就要断网,巧的是鲁林和许维也从父母那里收到同样的风声。

鲁林忿忿的:“这肯定是章叙国的主意!”章叙国是章杨的父亲,县招商局局长。

章杨回敬:“鸡毛,鲁风仁才有这种馊点子!”鲁风仁是鲁林的父亲,县农业局局长。

许维嘿嘿笑:“把你们送去让大学上。”

杨景行凑合:“你逃得掉?”

杜玲讽刺:“你们两个局长,一个主席一个首富,九纯就是你们的天下,考什么大学!”许维的父亲是县政协主席。至于杨程义的首富,是夸张的。

接下来朋友们又互相关心一下学习成绩,鲁林稍微差点,但其它人估计一本是没问题的。

杜玲先提起来有高一女生给许维递情书的事,但是许维很忌讳这件事,非常严肃的禁止继续这个话题。

鲁林又指着章杨笑:“他找个了网友,南开大学的!牛叉!”

网友就肯定是女的,许维又哈哈起来:“我最后看到照片,鲁林叫我挺住,我没做到!”

章杨自嘲:“几天没睡好,吓死我了……再看她都是天仙了!”指着杜玲。

杜玲把还剩小半杯啤酒的一次性杯子直接扔到了章杨身上。章杨作势要发作,其它人连忙习惯性的劝解。其实杜玲挺漂亮的,属于全校男生都认识的那种。就算各人审美角度有差异,也有资格竞选校花。

就这些无聊话说着,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喝了两瓶啤酒的鲁林踢章杨的椅子:“快去结账!”

章杨不肯:“你怎么不去?”并拦住掏钱的杨景行,威胁鲁林:“唱歌你给?”

鲁林连忙叫服务员。

接下来就去唱歌,KTV是章杨的叔叔开的,他就打的这点主意。叫了辆出租,杜玲为难的要和男生们挤:“杨行,我坐你腿上。”

章杨排挤:“你可以走了。”还伸手把车门关了。

到KTV门口后,章杨又驱赶独坐一辆出租的杜玲:“你跟来干什么?我们要叫小姐!”

杜玲气愤:“我没看过小姐啊!”

章杨很认真:“可我没让你看过啊!”

杜玲更气:“看你个西瓜!”

章杨得意的笑:“你西瓜个西瓜!”朋友之间的常用词“西瓜”和“鸡毛”是有来历的。因为以前难免要几个人和女孩子一起玩,尤其是面对夏雪和刘苗的时候,杨景行为了维护他行哥哥的形象就不能说脏话,但是又要保持交流的氛围,就把某些难听的常用词替换了,并顺利推广。

杨景行说:“你们感情这么好,小姐都不好意思插足。”

鲁林觉得杨景行找回状态了,高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学贵族了呢!”

当然不可能真的叫小姐,叫的话看场子的人也不会给,还要威胁章杨:“小心章局长修理你!”

每次来KTV的开场乐都是朋友四个合唱《真心英雄》或者用山寨粤语吼BEYOND的歌,因为大家都坚持认为自己是八零后。

这次选的是《岁月无声》,鲁林的最爱,他把声音开得老大并马上进入了状态,先啊啊鬼喊了两句。

章杨叫杜玲:“你不伴个舞?”

杜玲在沙发边美丽的转一圈,坐了下去。

鲁林和杨景行共享一个麦,许维和章杨抢一个。歌词还没出来杜玲就堵住了耳朵,皱着眉头怕怕的看着四大魔王做热身运动。

四个朋友盯着屏幕,一起扯着嗓子喊:“千杯酒已喝下去……”

正在摆酒水水果的服务员显然没思想准备,差点被吓得坐到地上去了。这纯粹是自虐的发泄,哪像唱歌,可是杨景行他们四人却乐在其中。

唱到过门的时候,章杨对杨景行有意见:“求你小声点,盖我风头!”

杜玲也笑:“杨行好激情啊。”

杨景行也觉得自己的嗓门过于高亢了,以前可不是章杨这个麦霸的对手。

开场曲唱完,鲁林他们笑起来都喘吁吁了,杨景行还轻松。杜玲已经点好自己的歌,迫不及待来抢麦。

章杨是找准一切机会挤兑杜玲:“你别破坏气氛好不好?”

杜玲当没听见,用比平时说话甜得多的声音唱《后来》。

四魔王边喝啤酒边给杜玲掌声或者倒彩,等她唱完后章杨马上上去,要飙最近刚红起来的《死了都要爱》。

章杨并不是唱得多好,但就是爱吼爱飙,所以嗓子有锻炼过,虽然到高潮的时候憋得脸红耳赤,但也勉强过关。不过他得到的都是嘘声,可他还是要:“谢谢大家。”

鲁林把西瓜皮朝章杨身上扔,哄他下台。章杨跳过来报仇,杨景行开麦接力。

“……享受现在,别一开怀就怕受伤害,许多奇迹我们相信才会存在……”杨景行挺认真的,唱到这里,几个朋友都看着他了。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杨景行很快的进入了状态。

章杨和鲁林停止了扭打,惊异的看着朋友。送骰子进来的服务员也站在门口,挺没职业水平的盯着杨景行。

杨景行没学过声乐,没练过声,不懂什么歌唱技巧,但是他强壮的声带却在这时候展现了非凡的实力,那声音洪亮高亢,超出想象。而且那种纯粹靠声带的原始震动发出的音波比起充满技巧的假音给听者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纯生理性的刺激!

音箱可能不堪重负,发出了让人难受的杂音,不过章杨他们能隐约听杨景行本来的发音,甚至比音箱但更具有穿透性,穿透人的耳膜。

杨景行自己还没新奇够,在几个人的注视中把副歌部分又来了一次,而且还有变调和拖拍。咣当一声,服务员手中的盘子掉在了地上。

杨景行放下麦一会后,章杨先回神,骂他:“你别吓人家好不好?”然后还做好事,帮服务员拣满地的骰子和骰盅。

杜玲问杨景行:“你们还开音乐课么?”

杨景行说:“我是气不过,次次都看章杨表演啊!”

鲁林嘿嘿:“我也看不惯他,你叔叔开的就了不起?”

章杨鄙视鲁林:“你没机会了,看我来!”接着他又挑战难度,但是不出意料的发现确实不是杨景行的对手。

等杜玲又去唱她的小女生歌曲后,章杨来替换下已经被杨景行赢满到喉咙的鲁林,继续和他拼猜骰子。

以前杨景行在这方面的一直是外行,现在他摇好骰盅后,只要打开来看很短的一瞬间就把自己的情况全记住了。而且那掀开再马上盖上的一刹拉,就算让章杨盯着看也看不清。

章杨当然以为杨景行是在无视他,很想还以颜色可又实在不是对手。他连喝了三杯后,就以维护兄弟感情为由,死活要杨景行自罚一杯。

杜玲来拉杨景行合唱,两人连唱了两首,被扔西瓜皮。杜玲好像许久不见一样,惊喜的夸杨景行:“杨行,真的唱得比原来还好多了。”

鲁林已经有点醉了,来凑热闹:“玲姐,喝酒啊!”

杜玲爽快的拿起骰盅:“来吧。”

在朋友中,杜玲也算厉害了,和鲁林拼了个不相上下,一人干了一瓶。

章杨来取笑:“你们俩等会去河滩里砸场子。”初中毕业的那年暑假,朋友们第一次喝醉,结果是在河边散步的时候杜玲躺在河滩上不肯动,鲁林砸了别人的小吃店。

杜玲已有醉意的大眼睛瞟杨景行,拉拉自己的衣襟问:“看不看?”也就是初三养成的习惯,每次醉了,杨景行都有特权瞟一眼杜玲的胸衣。

杨景行马上来了热情,拿起一瓶啤酒:“吹了!”

杜玲白了杨景行一眼,继续和鲁林玩骰子,赢了一把后才来挑战杨景行。杨景行比以前更有风度,来了个胜负五五开。

继续唱歌喝酒,快四点的时候杨景行接到母亲的电话,劝说他回家吃晚饭。下午早安排了的,杨景行只能叫母亲多准备点饭菜,他晚上回去再吃一点。

唱得差不多了,十五瓶啤酒也好不容易没浪费,章杨去口头结账。然后一行人去散步,就沿着晴水河的河堤走。都有些醉意,但步子还算平稳,只是有点咋咋呼呼。

在一个下河滩的阶梯口站住后,鲁林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杨景行:“你变深沉了呢?”

杨景行笑:“你说我变成熟了更好!”

章杨嘿嘿:“你没许维成熟得早。”

许维很无奈:“你们都成熟!”

几个人又去打桌球,章杨和许维爱这个,鲁林和杨景行只是陪练,至少以前是。不过今天打了两局后,大家发现杨景行有明显进步。

鲁林讽刺:“你真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啊。”

“德就算了。”杨景行视线转了一圈,随便找了个女孩子盯住后大声喊:“美女!”

章杨嘿嘿,又挤兑杜玲:“你有德,女子无才便是德。”

“总比你缺德好。”杜玲绝大部分时候都不会落下风。

有熟人来这边打球,也是十几二十岁的男女四五个。两群人互相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对方就走了,因为杜玲和其中一个男的发生过不愉快。

杨景行听说是高一下学期的时候,那个男生好像想追杜玲,被杜玲父亲小弟的小弟的小弟欺负羞辱了一顿,据说还有肢体冲撞。杜玲是后来才知情,跑去跟对方象征性的道歉,没被接受。

说起这事杜玲现在还郁闷,对杨景行抱怨:“就一起吃了两次早餐……刘华子他们真的手贱,关他西瓜事!我当着我爸爸的面骂的,叫他们别让我看见……恨不得揍他一顿!”

杨景行安慰:“天涯何处无芳草。”

杜玲很严肃:“关键是没那层关系,烦人!”

鲁林笑:“你以为我们跟你一起玩没压力啊。”

杜玲伸手把桌上的球乱扔,以示抗议。

晚饭的时候继续喝酒。说起第二天的计划,杨景行就坦白承认自己明天要带夏雪和刘苗去水库玩。

章杨他们都懒得鄙视了,就杜玲骂:“没意思,重色轻友!”

鲁林靠在椅子上喘酒气,有点感叹:“我觉得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

章杨嘿嘿:“你在暗示什么?这就一个女的。”

杨景行拿起杯子对杜玲说:“玲哥,我们喝一杯。”许维也嘿嘿效仿。

鲁林继续严肃:“现在是还小,等以后就要变。”

“还小啊,上次体检胸围都七十八了!”章杨哈哈。

杜玲干了一杯后表白:“我不会变,永远是兄弟!”

杨景行摇头:“伤心了,没指望了。”其它三人效仿。

杜玲笑得很得意的骂:“你们少装,恶心!”

也没喝多少,许维结账后几个朋友就准备抛弃杜玲。男生要去网吧玩会游戏,回忆下初中时光。

杜玲不肯:“我要去,现在回家不是找骂!”是啊,脸蛋还红扑扑的,眼神也有点朦胧。

出酒楼的时候,杜玲把杨景行叫住走到最后,手挡住自己的衣襟,例行公事一样:“猜。”以前应该看过四五次了,今天是她第一次主动。

杨景行还盯着思考了一下:“白色。”

杜玲嘿嘿,转到杨景行面前,把领口快速一拉,然后合上。淡蓝色的小可爱。鲁林回头发现后面的龌龊,怒其不争的摇头鄙视。

杨景行嘿嘿:“好看,进步很大。”

杜玲胜利的去找鲁林商量等会玩游戏要几对几了。

五个人玩魔兽RPG,不搞内部斗争了,网上五对五。章杨对杜玲很不耐烦:“就是因为多了你这个累赘,他们才高我们一点点。”

结果他的担心多余了,杨景行超常发挥,几乎一对五把对方拿下了。

鲁林很气愤的责问杨景行:“不是说你们不准玩电脑吗?”

杨景行哈哈乐。以前他操作两个英雄都忙不过来,今天用五六个还轻松自如。

回到家已经十一点,杨景行答应了母亲明天早上去看爷爷奶奶,后天去看外公外婆。萧舒夏更关心的是:“你见到夏雪她爸妈没?”

杨景行说没有,母亲就又问:“就你们两个人在家?她脚怎么样了?”

杨景行说:“还有刘苗,脚没事,估计快好了。”

萧舒夏说:“少和她们在一起,刘苗苗跟她妈一个性格!”

杨景行很晚才睡,一直在听音乐练吉他。如同双手对琴弦有全新的感觉一样,他发觉自己的双耳和大脑对音乐也有和从前不一样的感受。

杨景行不是彻底的乐盲,不说从小的学习接受,就是尚浦开的音乐课也开阔了他对音乐的了解和赏析能力。虽然乐器课他基本放弃,但是光听听还是很乐意的。

之所以听,是因为好听,不过好听是个宽泛而模糊的概念。但是杨景行现在所能感受的好听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发现自己的听神经变得挑剔而机敏起来,似乎一首歌里面的某些段落是好听的,而一些句子又比较干瘪。

以前的杨景行,听歌听音乐还远没达到去分析调式调性的程度,他也基本不懂这些名词。虽然现在也还是不懂,但是他明显听得更深入了,那种喜爱和厌恶变得也强烈了。特别是闭上了眼睛,什么也不想又像什么都在想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