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六章 夏雪和刘苗

刘苗和夏雪是杨景行看着长大的,从机关幼儿园开始,那时候他大班,俩姑娘小班。现在他马上高三,俩姑娘也要高二。

三个孩子小时候还比身高,杨景行曾经被超越,但现在已经大大胜出,抛下俩姑娘争季亚军。

最新的资料是刘苗一米六六,夏雪一米六五。虽然看不出高度差别,但夏雪勇于承认自己比刘苗矮一点。

还有一组资料是夏雪体重四十六公斤,刘苗却说自己超出的两公斤是因为爱喝水。

夏雪的脸型稍微偏小,但是线条比较清晰,上面方,下面尖。她的马尾辫多少年没变了,偏分的流海几乎遮住了未曾修剪过的眉毛。不过一般人都只会留心她那双亮亮的杏仁眼,以及内双眼皮上长长的睫毛。

因为脸不长,夏雪的鼻梁也短,鼻翼就显得宽。好在她薄薄嫩嫩的嘴唇也比较宽,人中长,还是很协调的。她还有一口精致的牙齿,洁白整齐细密,和嘴唇很般配。

夏雪微微上翘的嘴角两边紧连着两个假酒窝,就是那种笑和不笑都有,但笑了也不怎么会加深的那种。

刘苗就不一样了,拉长型的鹅蛋脸,线条圆润,下巴挺尖的。尤其她还爱把长长的头发都朝后梳束,高高的额头就显得脸更长。脸长鼻梁也长,而且比较挺,好在鼻子不大。

刘苗的眉毛比较浓密,修剪过。虽然不是高手作品,没有明显的眉峰和角度,但整体细长平滑,眉梢只有微微下压,和眼睛平行的搭配。她的眼型很标准,曾经发现如果捂住了脸只看眼睛,就挺像个男孩子。

刘苗的鼻翼显窄,鼻尖比较突,反而人中不是很长。她的上下嘴唇都有点厚厚短短的,比较丰满,抿嘴的时候就显得嘟嘟的,像是在随时随地撒娇或者生气,虽然她很少真的那样。比较有特点的是她的门牙,显得比较宽大,尤其是发呆而微微张嘴的时候,一览无遗。

对比起来,夏雪的肤色稍微深一点,但是肤质很好,整张脸都是一个颜色,平滑整洁,没什么瑕疵。刘苗看着更白一些,可是额头和鼻翼两侧都有些细颗粒,而且左边鼻翼和右脸颊一共有四颗小痣。

两个姑娘各有各的特点,对杨景行的朋友来说,鲁林和杜玲以为夏雪美丽可爱,但张扬和许维坚持刘苗更漂亮有气质。

杨景行今天挺安静的,就看着俩姑娘吃东西,也没问东问西。刘苗都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先问:“欧洲美女多不?”

“没你们好看……哦,对了,礼物。”杨景行把给俩姑娘带的罗马项链从裤兜里扯出来,都没包装的。两条项链不一样,一根是不锈钢圆环上镂空的罗马数字,一根是长条的。

俩姑娘都有点惊喜,刘苗接过了拿在手掌上和夏雪一起鉴赏。

“三,四五六。”夏雪很快认出来了。

“好看,你要哪个?”刘苗把项链摇得叮当响。

夏雪手撑沙发挪挪屁股,说:“都一样。”

“你分。”刘苗叫杨景行。

杨景行摇头笑:“不,免得都说我偏心。”

刘苗上下嘴唇错位的一嘟,手指用力空点杨景行一下,对夏雪说:“换着戴。”

坐了一会后,刘苗想起来给杨景行看照片。是她们上学期开运动会时拍的,在网上给杨景行发过几张,但不是全部。

电脑在夏雪房间里,杨景行当然是要装绅士的扶伤员。夏雪反应灵敏,右胳膊肘刚被杨景行的手触碰到就马上自卫性的往里夹,感觉把杨景行的手指夹在胳膊和腋下之间后又连忙松开。毕竟不是可以三个人在一张床上嬉闹的年龄了,小时候他们三人能在几分钟内把卧室变得面目全非。

夏雪的房间和小时候已经大不一样了,床,窗帘,墙画都充满少女的气息。只有两张椅子,刘苗叫杨景行坐,她又去搬了一把,和夏雪一左一右的给杨景行当解说。

最值得炫耀的当然是年级组女子乒乓球双打冠军,刘苗说奖状在自己家,夏雪坦白总共就四组选手。

刘苗还参加了女子八百米,虽然没拿名次,但是几张照片上都是英姿飒爽。

刘苗叫杨景行别点太快了,指着屏幕给他说:“谢嫣,记得不?现在天天跟一帮社会青年玩……鼠标给我!”

又一张照片,夏雪咯咯笑起来:“当时有人抢跑了,她不知道,都要跑终点去了。”

点到一张一群女生的合影时,刘苗没作停留,立刻翻到了下一张。因为合影里有刘莎,杨景行初中时的女朋友。那时候两个人似乎是因为郎才女貌而走到一起的,没有谁追谁一说,其它人看见的就是两人基本每天一起上下学。可惜那段关系只从初二维持到初三开学,后来就传言刘莎甩了杨景行或者是杨景行抛弃了刘莎。

沉默的翻了几张照片,刘苗终于找到谈资:“章杨他们真的好讨厌!一看到我们就乱叫!”

杨景行说:“我中午收拾他们。”

夏雪问:“你要走啊?”

刘苗说:“雪雪等会要去医院换药。”

夏雪眼神责怪朋友这么叫自己。苗苗那是跟大人们学着从小叫到大的,而雪雪,是去年俩姑娘在网上和杨景行聊天时刘苗突发奇想的。

杨景行说:“我先送你们去医院,一起吃午饭?”

俩姑娘都不愿意,和以前一样。

刘苗突然想起来:“对了,我们去我妈办公室把老照片扫描了的。”点开另一个名叫“嘿嘿”的文件夹,里面就是十几张她们扫描的照片。

很久以前的照片了,都是儿时的回忆,有阶段性的纪念意义。最古老珍贵的一张是幼儿园时的儿童节拍的,五岁的杨景行梳个油亮的小分头,穿条小吊带裤,胸前有小红花。夏雪穿条白色的小连衣裙,两条朝天辫歪歪的,左手拿着雪糕,右手揪着杨景行的裤带。刘苗也是连衣裙,左手扯着杨景行的衣袖,以保证自己可以在展现优美舞姿的时候还不摔倒。

三个小孩都被点了美人痣,脸蛋也被画得红彤彤的。每次看这张照片,杨景行都要被取笑一番,今天也不能幸免,刘苗和夏雪够咯咯咯。

还有小学的。一张是女孩子一年级时三个人都拿了奖状并带上红领巾拍的,杨景行从小调皮,二年级才勉强入队。一张是三年级春游时老师给拍的,这时候三个人差不多高。还有一张是杨景行小学毕业时母亲照的,刘苗和夏雪已经初长成,青涩的微笑着一左一右和杨景行保持不会被同学取笑的距离。

初中的比较多,初一的时候夏雪理了一次中短发,和杨景行的长发比较象。有一张是三个人去水库游泳时拍的,两姑娘都是穿着七分裤和T恤,实在不专业。

另外一个文件夹还有一些更老的,是女孩子穿开裆裤甚至赤条条的,不过以前都看过了,杨景行对比照片和真人,笑:“都变大姑娘了。”

俩姑娘都奇怪的看杨景行,刘苗说:“没你大,现在我们两个也打不赢你了。”

夏雪同意:“会分身也不是对手。”

杨景行说:“早知道会越长越漂亮,小时候就不欺负你们。”

俩姑娘简直都不好意思起来,又觉得有点疏离感,刘苗责怪:“受不了你!”

夏雪有点遗憾:“还说去游泳的,好想吃小洞庭的鱼哦。”小洞庭是水库上的一家餐馆,在附近几个县都有名。

杨景行说:“明天带你们去。”

俩姑娘要看杨景行的旅行照片,杨景行说没有,刘苗就要他上网找同学要,总会有一两张彼此的照片吧。杨景行还是说没有,夏雪就说班级合影也可以,总该有吧,同学录什么的。

刘苗嘿嘿:“看帅哥。”

杨景行稍微站起来转身,后脑勺顶着显示器把正面给俩姑娘。

夏雪抿嘴笑得肩膀发抖,刘苗气得给了杨景行肩膀一拳,并且鄙视:“你怎么开始剃胡子了!”

杨景行还是到尚浦的网站把高二三班的班级合影找出来满足俩姑娘。他们班一共四十三个人,十九个女生,二十四个男生。

“这个漂亮,叫什么?”刘苗没看帅哥,惊喜的指着蒋箐。

“这个也好看。”夏雪快速找到陶萌。

“这个也不错……”看了一会后,刘苗得出结论:“也没几个好看的,这个叫什么名字?”

“蒋箐。”

刘苗看着杨景行问:“家里干什么的?”

“我怎么知道!”

“你们关系好不?”

“没说过话。”

刘苗为杨景行高兴:“你比他们都高,这个差不多,不过没你魁梧,也不阳光。”

过了一会后,刘苗对夏雪说:“那叫你爸爸不用回来了?”

夏雪犹豫了一下后给父亲打电话:“爸爸,你不用回来送我了……苗苗和杨景行送我……昨天回来的……嗯。”

杨景行对着电话喊:“夏叔叔,您的盆景长得好。”

夏雪呵呵笑,挂了电话说:“叫我们在外面吃饭。”

刘苗有点鄙视杨景行:“嘴学乖了。”

没多久,杨景行的电话又响了,是鲁林打来的:“起来没?出来啊!章杨在我这。”还能听见章杨在喊:“警告他,我要喝死他!”

杨景行说:“你们叫许维,我十一点过去。”

“西瓜,才十点不到!你干什么?”

“夏雪脚扭了,我送她去医院。”

鲁林马上变了语气:“哦,行哥哥是好人……叫不叫杜玲?”又能听见章杨的嘿嘿奸笑。

两人商量好,杨景行先去医院,鲁林他们过去集合,中午就在顺泰酒楼吃。

夏雪怕耽误杨景行,就单脚站起来说:“走吧。”

杨景行蹲下:“上来。”

“啊……走下去打车就行了。”夏雪看刘苗。

刘苗说:“不方便,让他背算了。”

夏雪摸摸自己的裙边:“不好背……”

“换裤子,你出去!”刘苗打开衣柜帮忙找。

于是杨景行在夏雪的房外等她换好裤子,然后再进去在床边蹲下。夏雪坐在床沿边,伸了两下手,总找不好姿势。

杨景行再站起来一点,让夏雪可以磨磨蹭蹭的往他背趴。夏雪先把胳膊放到杨景行肩上,用了用力,没上去。

杨景行两只手后抱,左手推夏雪的后腰,右手托大腿,就把她送到了自己背上,小心站了起来。

夏雪两只胳膊直挺挺伸着,尝试只用上臂在杨景行肩膀上的那一点支撑点把自己撑起来。

杨景行责怪:“你放松点,我不好背。”

夏雪把胳膊弯起来,没有接触的放在杨景行脖子下方,身体也往下沉了一点。杨景行的双臂从夏雪的腿下穿过,手放在自己肚子前面,就规矩礼貌的把她托住了。

出发,杨景行下楼的时候很轻盈,刘苗跟在后面照看。院子里遇见长辈熟人,对方笑呵呵的:“哎呀,杨景行长这么高了。”

夏雪把脸隐蔽在杨景行的脑袋另一边,不让人看见。

小城的出租车也不多,在院子口等了半分钟也没见,杨景行就不顾夏雪反对的背着她朝医院方向走,反正今天太阳不毒。

这里人多,视野也宽,夏雪只能用力埋头,自己看不见别人就好。

刘苗跟在后面帮夏雪把上扯的T恤往下拉,挡住走光的后腰。杨景行的步调平稳,她也轻快的跟着。走了一段后,还跟着脚步的节奏甩起手来,越甩越高,左右交替的一下一下拍在夏雪的屁股上,唱着:“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夏雪伸右手干扰刘苗,没防住。

一个块头蛮大的女生迎面走来,定眼看清楚后叫:“刘苗……夏雪。”真是不巧,还遇上同学。

夏雪没回应,刘苗打招呼:“周丹,新衣服好看。”

周丹盯着对她点点头的杨景行看了几秒后才关心夏雪:“脚怎么了?”

夏雪低声回答:“崴了。”然后就看见救命稻草一眼喊起来:“空车,空车!”

到医院后,杨景行又把夏雪背去门诊楼换药,等待的时候接到鲁林的电话,说他们已经集合了。杨景行叫朋友们去酒楼等着,鲁林又说时间还早。

夏雪没白担心,被杨景行背着出医院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了那一群她怕怕的人。鲁林和章杨是恶扑过来的,边冲边大声叫:“行哥哥,行哥哥!”这是刘苗和夏雪小时候对杨景行的称呼,一直也没觉得奇怪,直到初中的时候被笑话后就再不叫了。可别人始终记得。

杨景行都觉得丢脸:“我不认识你们!”

鲁林厚着脸皮呵呵:“我认识你啊,行哥哥。”

杜玲摇曳着少女的身体走过来,脸上又挂着那种狡黠讥讽的笑容看杨景行:“行哥哥,你好忙啊。”瞟一眼刘苗后马上又换了个纯关心的语气问把脸躲在杨景行脑后的夏雪:“夏雪,脚怎么了?”

杨景行帮忙回答:“打乒乓球扭的。”

鲁林还是关心下:“不严重吧?”

许维也问:“骨头没伤吧?”

夏雪这才轻摆一下头小声回答:“没事。”

刘苗把夏雪的手机从她裤兜里拿出来,免得掉地上了,然后又扯了扯夏雪上滑的T恤。夏雪也配合的挺了挺上身。

杨景行对朋友们说:“我先送她们回去,等我。”

鲁林嘿嘿:“谁知道你还能不能回来。”

杜玲真诚的邀请:“夏雪,一起吃午饭啊,过去又不远。”又教训章杨:“你们别吓人家!”

章杨很气愤:“我长得丑么?”

许维也邀请:“过去一起吃吧,别一直背着。”

夏雪坚持:“放我下来,自己回去。”

鲁林也不强求了,叫杨景行快点把俩妹妹送回去,他们就在这边等着。杜玲帮忙去叫了车。

回到税务局后杨景行又把夏雪背上楼,吃了块西瓜,并说好明天下午去水库玩。杨景行走的时候,刘苗送到门外,说:“苗苗还要一个星期才能走路,天天都是她爸爸背,我负责早餐……杜玲今天怎么有空和你们玩了,你面子大嘛。”

杨景行嘿嘿:“面子当然大,你们俩都有空跟我玩。”

等杨景行回到顺泰酒楼,几个朋友又商量着换地方,因为这已经有学生了。杜玲警告杨景行,说夏雪和刘苗在县一中也是备受瞩目的美女,他这么一拖二未免有树敌讨揍的嫌疑。

杜玲看着鲁林说:“刘苗,上次庆涛他们班的几个男生想拦她们,她就喊行哥哥啊,哦?”

鲁林没证实,而是嘿嘿:“那你快走,别害我们。”

杜玲翻着大白眼:“你们几棵校草,是我怕!”

一行人朝品味堂走,说的也是些无聊的男女关系话题。虽然杨景行现在已经是贵族学生,但朋友还是汇报一下初中同学的情况。

杜玲就爱哪壶不开提哪壶,如同试探嫌疑犯一样看着杨景行说:“陈健在追刘莎。”

章杨欣慰的拍杨景行的肩膀:“你终于可以放心了。”

杨景行求情:“你们饶了我。”

杜玲又换了风向:“贵族学校的,还看得起这些么!”

杨景行伤感:“你就这么拒绝我?”

杜玲砸了杨景行几拳。

鲁林突然压低声音:“冤家路窄,看前面,来了,来了!”

朝前看去,是王颖,初中的同班同学。整个初三她几乎每天放学了都会最后走,为的就是踢杨景行的桌子两脚,这在同龄人中是个美谈。

杜玲又用那种眼神看杨景行,几个人不怎么说话的继续走。王颖却先打招呼了:“杜玲,你们干什么去?”

“逛逛。”杜玲又换了平淡的表情。

王颖又看向杨景行:“杨景行,什么时候回来的?”

杨景行在朋友们的惊诧中微笑:“昨天。”

“又长高了。”王颖笑得一点也看不出过去的深仇大恨。

“你也是,漂亮了。”杨景行也宽容大量。

可能从章杨他们的讪笑中感觉到了压力,王颖也没多话好说,告辞:“你们玩吧,我去买点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