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

第四章 赛车

市区里当然是感受不到法拉利的刺激,一路慢悠悠的。鲁卡问杨景行开过车没有,杨景行不怕丢人的说开过父亲的奥迪,并且有点卡丁车驾驶经验。

鲁卡没炫耀金钱,但是把自己若干个有关赛车的名头都报了一遍,看样子很得意就要出名到亚洲去了。

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郊区的目的地。鲁卡和赛道的人果然很熟悉,看样子那些工作人员都挺尊重他。

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鲁卡表扬杨景行身材不错,问:“若卡说你是个会功夫的天才?”

杨景行不好意思的摇头:“不是。”

鲁卡也不屑:“我才不相信那些玩意。”

连体的赛车服大小刚刚合适,头盔和靴子的规格都很高。若卡赞美穿上红白相间车手服的父亲和杨景行都很英俊,给他们合影,也让父亲给她和杨景行拍照。

赛道的工作人员检查了杨景行的衣服,并帮他戴好头盔。车子也检查好了,鲁卡招呼杨景行上车,他那双眼睛充满了青春活力,盯着杨景行警告:“准备感觉它吧……如果你要吐,让我知道!”

杨景行检查安全带,挺自信:“放心吧,鲁卡先生。”

若卡在一旁鼓掌加油,兴奋的为杨景行高兴。

把车滑上赛道,鲁卡就先炫耀他的引擎,那声音确实让男人兴奋。

“我们上!”鲁卡一声喊,跑车就如箭离弦冲了出去。他果然是高手,这个起步非常漂亮,只用五六秒,指标就划过了一百。座位给人的压力特别充实饱满,但没什么不适。

这条赛道大约有四五公里,形状就像体育跑道,没什么高难度的弯道,纯粹就是让人享受速度的地方。

在长长的直道上,鲁卡把最高车速提到了两百五左右。杨景行并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视野没有受到局限。

一般来说,在这样的高速下,人的有效视野会变得很狭窄,而且很靠前,就是所谓的隧洞视觉。在隧洞视的情况下,可怜的人眼除了那一小片区域,其它的地方就根本看不清。

可是杨景行,他现在依然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车子飞驰而过的时候,他的余光甚至能看清路旁的标识。

因为以前并没体验过,杨景行不知道自己现在所感受的刺激有没有打折扣。但是他还是心跳加速了,大概性感的引擎声渲染下的急速迎合了男人的天性吧。

过弯的时候,鲁卡把速度降到了一百以下,并高玩的和杨景行聊天:“喜欢吗?”

杨景行感叹:“非常棒……鲁卡先生,你也是。”

鲁卡有点失意,杨景行居然还能说话,于是他再加速。

一共跑了八圈,车子停下后若卡就连忙过来检查杨景行的状况。可杨景行稳稳当当的下车,站得笔挺的取下头盔,对若卡笑:“太谢谢你了。”又回头对鲁卡:“先生,也谢谢你。”

鲁卡对女儿表扬杨景行:“他表现得很好,非常好。”

随后,鲁卡又带杨景行换回衣服,再去过过干瘾,就是玩玩模拟驾驶。这里的模拟驾驶和游戏机就不同了,驾驶舱和F1一模一样,都是全手柄操作,所有赛道也是从现实里复制的,是专业玩具。

不过玩玩而已,也不用多认真,躺在驾驶舱里学习了一刻多钟后,杨景行就在蒙扎赛道上起步了。

第一次往往那么糟糕,第一次躺着开车,第一次握手柄式的方向盘,第一次用按键刹车换挡……杨景行的第一圈和第二圈简直是惨不忍睹,跌跌撞撞左歪右歪,成绩分别为三分四十五秒和三分二十八秒。

但是几个观众都给予了充分的包容,驾驶教练甚至说杨景行表现得挺不错,让他意外。不过这种F1模拟车全世界不超过二十辆,大部分在欧洲,杨景行这个亚洲人应该没接触过吧。

第三圈,杨景行开始熟悉了,方向盘握得比较稳,幅度把握得不错。入弯减速出弯加速换挡也不像纯粹的初学者了,至少没像第一圈那样一次又一次死火。

第三圈成绩是三分十四秒。教练让杨景行继续,还对鲁卡说:“看出来了吗?他是稳健型的。”确实,杨景行虽然菜,但至少对弯道的慢进快出是把握住了。这要得益于他以前的热爱和卡丁车经验打下了不少的理论基础。

第四圈,教练和鲁卡不是那么漫不经心了,都看着杨景行的手。看他入弯打方向,已经不是那么轻浮仓促,开始趋于平滑沉稳。

“漂亮!”教练看见了杨景行换挡的动作,对初学者来说可算准确及时。

若卡连忙把视线从杨景行脸上移开了。

这一圈的成绩是三分零一秒,可算进步神速。教练对杨景行说:“相信自己,你能做到,给我惊喜!”

接下来,杨景行努力的感受总结,每个弯道的特征,需要的档位,切入的角度和速度……每一圈都有新收获。

第十三圈的时候,教练在杨景行过八号和九号弯时叫了起来:“很好,漂亮。”就他的眼光来看,杨景行在这个组合弯道上表现出的冷静的刹车换挡可说已经有了专业的味道。当然,也可能只是巧合,两百公里的出弯速度,至少对新手来说不可能。

这一圈的成绩是两分零五秒。教练却不允许杨景行继续开了,把他叫下车,带到了教学的大屏幕前面,开始进一步的传授,很投入很激动的指指画画:“……看这里,很长的右向曲线,你可以提速到三百公里,只要你对自己的刹车有信心,出弯时你要怎么做?准备六号弯,贴住左边,刚刚你已经注意到了这点……顶点!一定要看清顶点……这里,把速度提起来,别让人超过你……感受它,感受你的本能,这里一百二十才是最好的速度,要完美的换挡加速……”

可惜,因为语言隔阂,沟通有困难。好在有若卡和鲁卡兴致盎然的帮忙,尽量把那些术语和意大利语解释给杨景行听。

教授了半个多小时后,教练自己躺进了驾驶舱,让杨景行好好看他的技术。到底是教练,技术一流,对赛道熟悉得闭着眼睛都能开,成绩是一分二十秒。模拟嘛,完美的天气赛道和车况,所以成绩比真实的还高。

教练开了几圈,成绩都差不多。然后杨景行又躺了进去,教练用力拍他的肩膀:“相信自己,你能做到。”

杨景行酝酿了半分钟后才开始,在几个人的注视中,他的最新成绩是一分四十一秒。好几个弯道都赢得了喝彩和鼓励。

也有人看穿了杨景行:“算了吧,不可能是新手,看他的换挡,别侮辱我的智慧……”

除了鲁卡父女和教练,另外几个赛道的工作人员也让杨景行不可思议的表现震惊了。鲁卡有点嫉妒:“很棒,可能你真是个天才。”

若卡得意:“我说过了。”然后看着杨景行赞美:“你真棒!”

杨景行也不谦虚:“不是因为你我自己都还不知道。”

若卡笑,又去挽父亲的胳膊。

教练当然是要询问杨景行的驾驶生涯,可杨景行只是会开车,连驾照都没有。教练爱才,知道杨景行是因为不到法律规定的年龄才没驾照后就带他出房间,到旁边的停车场,拿出钥匙指指自己的那辆黑色R34,问:“想试试吗?”

杨景行客气的摇摇头。教练不耐烦:“别害羞,我的亚洲男孩,来吧,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搂起杨景行的肩膀朝那边拉。

教练先给杨景行介绍自己的爱车,是改装过的,主要是车头,扰流板和排量。教练说:“虽然不是法拉利,但是你也会喜欢的。”

于是在一群人的怂恿下,杨景行和教练又去换衣服拿头盔。教练当然也不是百分百放心,自己先带着杨景行跑了几圈,仔细介绍自己的爱车,教授技巧的同时也说要怎么爱护车,当然也还有最重要的安全问题。

这个和模拟的F1就是两个概念了,但是对杨景行来说应该更简单。他以前偷偷开父亲的破桑塔纳时,不也在九纯的国道上跑出过九十以上的时速吗。

教练自己开出了两百的时速,但是等杨景行坐上驾驶位后,他就指着仪表盘叮嘱再三:“不要过九十,一定,千万不要!保持头脑清新,听清楚我给你说的每句话,并且执行!”

第一次穿职业车服带头盔手套手握赛车的方向盘,感觉和那老牛般的桑塔纳是截然不同的。座位的抱背感,刹车油门的距离,手挡的高度……幸好两人身高差不多。

杨景行先适应了一会,踩刹车油门,换挡挂檔,感受方向盘的力度……

教练也觉得差不多了,三分担忧七分期待的说:“我们开始吧。”

杨景行的先试了三圈车,速度一直没过六十,表现出的技术也没让教练产生更多担心。每次过终点,若卡都在小看台上对杨景行挥手。

教练开始鼓励:“别太胆小,我可不是来陪你兜风的。”

于是杨景行加速,瞬间产生的压力反而让教练兴奋起来:“对了,就是这样。”

六十公里的速度切入一个九十度弯,杨景行的刹车力度稍微大了些,但是他补救的很及时,右手换挡速度非常快,和脚下的油门配合密切。

教练表扬:“对,感觉它,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接下来一个同样的弯道,杨景行表现出色,减速加速一气呵成,线条顺畅优美。

又过了三圈后,教练更有信心了些,教导杨景行:“联合你的屁股和大脑,征服他!”

杨景行紧盯着前方,眼睛都不眨,右手在手挡和方向盘之间飞速的来回,十分顺畅的过了一个U型弯。

“天啊,天才,干得好!”教练低声表扬,因为承受了加速度而喊不起来。

第八圈的时候,速度表针最高已经指向一百五。教练不说话了,视线不停的在前方和杨景行的手之间来回。杨景行浅薄的履历让他担心,可屁股下赛车表现出的稳重又让他放心,是个矛盾。尤其是杨景行的刹车技术,越来越精准,不可能是第一次接触赛车的人。

第十圈的时候,监测的人无线电通知教练,最新成绩是两分零一秒。教练有点不舍的叫起来:“好了,够了,停下!”

车子平稳的停下后,教练看了杨景行一会,说:“你不错,非常不错!你想先当个试车手什么的吗?”如果杨景行年轻十岁,或许还来得及开始系统的训练,走上赛车的道路。不过这明显是个人才,如果能先进入这一行,说不定以后会有奇迹发生。

杨景行又恢复了之前的微笑表情:“谢谢你,先生。”

两人下车,教练让若卡帮忙向杨景行表明自己的意图。说他认识不少专业车手,A1的,F1的,F3的,看杨景行也是喜欢赛车的人,而且潜质非凡,就可以帮助他进入这一行。

杨景行感激美意,但是拒绝了。尝试了这么一上午后,似乎愿望已经得到了满足。

临别前,教练给了杨景行一个大大的拥抱,并送他一件上衣算是纪念。

若卡好朋友般的取笑杨景行:“天才车手,你现在一定不愿意坐我的小不点了?”

杨景行说:“当然愿意,我想缓和一下。”

鲁卡呵呵笑:“但是别让他开!”

上车后,若卡示意父亲先走,然后对杨景行说:“给我你的邮箱,我能把照片寄给你。”

杨景行说:“也给我你的邮箱,我能把我的感激寄给你。”

两人都笑,交换邮箱后,若卡看了看问:“这就是你的名字?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用汉语怎么写吗?”她连纸笔都准备了。

杨景行写了,不过若卡显然看得头大:“太复杂了,能学会这门语言的都是天才。”

杨景行说:“我也才入门呢。”这时候,薄二等的电话打来了,问他什么时候回酒店。

等杨景行接完电话后,若卡问:“你没时间了吗?”

杨景行点头:“是啊,真遗憾。”

若卡不信:“甚至一顿午饭也不行?”

杨景行说:“那得让我请你。”

若卡高兴的接受了。

午饭是在一个小餐厅吃的,便宜快捷的那种。若卡显然是对东方产生了兴趣,很多问题问杨景行。有名的菜是什么?气候怎么样?真的有人会巫术吗?最大牌的歌星是谁?杨景行会唱歌吗?有什么兴趣爱好……杨景行就简单自己方便别人的回答。

“你们多大年纪会坠入爱河呢?”托卡突然想起来的问。

杨景行咨询师一样的专业回答:“不一定,运气好的话十岁,运气不好二十岁。”

若卡笑笑,又问:“你们都是喜欢那种……火辣的女孩子?拉拉队!”不好意思的在自己相对平坦的胸前比划了一下。

杨景行说:“也不一定。”

若卡不太相信:“是吗?你喜欢哪种?”

杨景行有点为难,想了一下说:“善良的。”

可能是语言隔阂,若卡对答案不太满意:“绝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我父亲因为我妈妈的厨艺而爱上她。”说着就打开钱夹,给杨景行看她的全家福照片。

杨景行没有照片,惭愧了:“可能,我还不懂得什么是爱。”

若卡吃惊:“没人能解释爱,只要听从你的心灵和感觉……你想和谁在一起?你最关心的人是谁?”

杨景行笑:“我最关心我的母亲,可是我最不想和她在一起,太多唠叨了。”

若卡呵呵笑:“我们有共同点……你以后想做什么?我梦想当画家。”还把自己的作品照片拿出来给杨景行看。

杨景行又惭愧了:“你提醒了我,等我有了梦想,一定告诉你。”

两人假装吃东西,其实是聊天,互相增进了解。话题自然多半关于男孩女孩,围绕青春和爱情,可两人都觉得彼此不是专家,只能说说自己身边的见闻。

时间过得快,快两点的时候,薄二等的电话又来了。还是得送杨景行回酒店,上车后,若卡看看教练送给杨景行的赛车服外套,说:“现在,你可以没有遗憾的回去了吧?你可以跟你的朋友炫耀自己是个赛车好手。”

杨景行看若卡:“更重要的是认识了一个美丽的罗马女孩。”

若卡笑笑,高兴得有点无奈:“男孩……都一样。”然后有些气愤的接起之前的话题来:“我们那有个叫蒂莫西的,我甚至不认识他,我和他的最小距离从来都是五米以上,可他夸海口说亲过我!真丢人!”她用很大的声音来掩饰尴尬。

杨景行认真的安慰:“放心好了,我的牛皮传不过来这么远,不会给你造成困扰的。”

若卡看着杨景行,很自信的说:“你不会的,我知道。”

杨景行突然变坏了,看着若卡的眼睛高兴起来:“你不会让我讲大话!?”

若卡呵呵笑,然后戛然而止,警惕的看着杨景行:“你是什么意思?”

杨景行说:“我以为你会乐于助人。”

若卡确定了,看着前方沉默了一下后又义正言辞教训起杨景行来:“为什么?这是你自己的事,你应该靠自己!”

于是两人眼对眼,互相看着,过程中若卡把右手轻轻从方向盘放回到腿上,微微抬了抬下巴,不自觉的抿了两次嘴。

杨景行还是伸脖子,快准轻的吻了若卡的嘴唇一下。然后,两人就不敢互相看了。

还是杨景行打破沉默,说:“我不会吹牛了,这会成为我一个人的回忆。”

若卡点点头:“我也是……还是快点送你回去吧,不然你的朋友要着急了。”

这一路的话再不多了,内容又回到了风土人情上。回到酒店门口,若卡提醒杨景行:“你的朋友在里面。”

杨景行早看见了,任初雨和李娅坐在大厅里,正看着这边。他嘿嘿:“她们一定是羡慕我的好运气,意大利帅哥在哪里?”

若卡笑笑:“我羡慕她们身边就有中国绅士。”

杨景行说:“谢谢,再见了,祝你以后生活愉快。”

“你也一样。”若卡主动的和杨景行拥抱一下。

杨景行不知好歹的催促:“走吧,不然我又想吹牛了。”

若卡哈哈一笑,上车后冲杨景行挥挥手,离开。

在高二三班,任初雨和杨景行算得上比较熟了,她当然要来关心一下:“你们进展蛮快啊?”

杨景行说:“意大利人真好客。”

“我怎么没遇上!”

谭东还等在房间里的,杨景行一进门就被他抓住审问,可杨景行视死如归,啥也不想说。谭东猜想朋友是受了刺激变得消沉,安慰说:“不过差距是蛮大……无所谓,我还是喜欢国产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