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8 收得颍川吏士在 酸枣有信急骑来

荀贞出仕这么多年,礼贤下士的手段早就熟极而流,简直变成他的本能了,便是在醉后梦中也不会出错,他这回虽是以“讨董”的名义来的阳翟,可对豫州既然存了觊觎之心,又想等孔伷到后务必要压制住他,对来迎接他的这些颍川郡吏、士人当然就会毫不拿大,卑己贵人。无论与他识与不识,郡吏、士人迎了他入郡府,各自退去后,对他的谦退尽皆交口成赞。府中无太守,都是郡吏,五官掾、主簿带头,和杜佑请荀贞到正堂。曹史和书佐等小吏没有资格陪从荀贞登堂,郡吏中的头面人物如各曹曹掾、郡学里的饱学经师等等陪从在荀贞身后。前呼后拥下,荀贞步至正堂院中。在院中,他停了一停,左顾右盼,看院中的景色。杜佑问道:“将军为何停步?”“心有所感啊。”...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79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