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50 孰谓盗跖不知义

保底一更。月票的加更在今晚或明天。——求见之人入到堂上。现在虽已入冬,然刚十月,正才初冬天气,近些天又阳光明媚,天气不错,不算很冷,而这个求见荀贞之人却脸被冻得通红,并且脸上、衣上尽是尘土,可见定是迎风驰马地赶了很长一段路,而且路上没有停歇过。荀贞、程嘉往他脸上看了看。程嘉笑道:“老迁,你不在内黄待着,跑回来作甚?君侯召见你了?”来的人却是守内黄丞黄迁。黄迁入到堂上,二话不说,扑通拜倒地上,连连叩首,说道:“小人死罪,小人死罪!”荀贞、程嘉对视一眼,两人均猜出了他的来意。荀贞问道:“卿犯下了何过,口称死罪?”黄迁伏在地上不敢抬头,惶恐地答道:“前些天,小人有次出县巡行乡、亭,以备盗贼,路至某亭...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71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