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40 隐秘非只君可寻

只要是赵然的召唤,李鹄素来是来之甚速。赵然没有起身,指着侧对面的席子,说道:“坐。”李鹄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入席就坐,笑对赵然说道:“将至重九,少君召我来,可是想邀我采菊华,登高饮酒么?”“酒什么时候都能喝,……近日我总觉得心神不安。”李鹄愕然。“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儿不对。前晚我睡到半夜,也不知做了一甚梦,猛然惊醒,汗湿褥枕,时寝室漆黑,唯些许月光透入,撒於地上,映寝具之影,吾望之,如人影憧憧。”李鹄搞不懂赵然的意思,不知他提起前晚的梦境是想表达什么,迟疑了下,呆着脸说道:“要不要请个擅道术之人来宅中看看?”赵然顿觉对牛弹琴,怫然不乐,说道:“与鬼神无关。”“那是?”赵然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自己...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70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