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64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接着求票,快到一百五十票了,够了就两更啊。——荀贞亲扶陈芷下车。长途路远,风雪飘摇,车中虽燃有火盆,亦难耐寒意,陈芷柔荑冰凉。荀贞解下大氅,细心地给她披上。陈芷与荀贞近一年未见,前半年为他牵挂担忧,后半年知黄巾已平,又为他日夜相思难解,初春之季分别於颍川,历经三百日,跋涉千余里,今终得於落雪之日相会於邯郸,数百日的担忧、相思、此时的欢喜、快乐,合於一处,心思交错婉转,万千言语涌上嘴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忍住羞涩,浑当未见这府外许多人的簇拥目注,紧抓住荀贞的手,不肯放松。“收到我的七言了么?”“收到了。”“三百日相思,今日乃解。”荀贞说的却是他数月前写给陈芷的一封家信,信里写了几句诗:“三日...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65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