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49 辎重已备

五天的练兵时间转眼过去了三天。朝阳东升,第四天来到。依照计划,今天主要操练两样:射术和队列。射术:指的是许仲这一曲的二百蹶张士继续习练齐射之术。队列:指的是余下的新卒以及丁壮。经过昨天的学习,丁壮们学会了察旗辨鼓,今天可以和新卒们一起练习“鼓之则进、重鼓则击、金之则止、重金则退”的进退击杀之术了。二月中旬的天气早晚凉,白天暖。春阳回暖,野树抽绿,远处道边野花点点。披甲持刃、闻鼓而击的新卒们额头上汗水涔涔。尽管热,从高台上望去,他们在进退击杀之时,队列虽因训练时间尚短的缘故,不甚整齐,然而态度都很认真,没有一个叫苦偷懒的。这叫荀贞很欣慰。从开始操练的第一天起,他就在担心一个问题:若有人受不了苦,...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