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27 如梦

戏志才说道:“贞之,我有一计,可保今日大胜。”“噢?卿有何计?请快道来。”“波才只有波连这一个同产弟,兄弟情深,今波连因你而死,他定恨你入骨,这也是他为何不肯就此退兵的缘故。盛怒之下,他很有可能今天会亲自督战,贼兵虽乌合之众,胜在人多,我军激战多日,死伤甚众,郡兵们也早已疲惫不堪。彼为哀怒之兵,我为疲惫之师。在这个时候,咱们不能硬顶,而应该想个办法先泄一下他们的‘气’。”“卿言之有理,只是这个‘气’该怎么泄?”“很简单,两个字:‘诈降’。”“诈降?”“对。就像咱们刚才分析的,今日一战应是我城与贼兵的最后一战,换而言之,这也是波才为他同产弟报仇的最后一次机会。波才必会为此做万全之准备,会把贼兵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