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35 褒贬由人

再感慨一下:业精於勤荒於嬉。一天不写,手生;两天不写,下笔不知所云。三千来字写了八九个小时。今天起恢复正常更新。——出了张家宅院,留守在里巷中的随从们围上来,荀贞来不及给他们多说什么,直接令道:“回舍。”众人将坐骑牵来,翻身上马,迎着星月,驰奔回舍。张直和沈驯不一样。沈驯严重违反了法纪,而起拒捕,杀了也就杀了。张直至少今晚没有违反法纪,只是“宴请”荀贞,荀贞没有借口杀他,不能杀,又是在张直家,能保证不受辱已经很了不起了,所以,在暂时压住了张直的气势、顺利离开后,荀贞唯恐他羞恼成怒,迫不及待地要先回到舍中。还好,一路上挺顺利,直到回入舍里,也没见张直家的人追赶。荀贞这才有空回答随从们七嘴八舌的问...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