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33 督邮一怒(下)

五天后的傍晚,荀贞赴宴。那天荀彧说要和一块儿,他没有答应,又不是什么好事儿,不必两人同去。荀彧挺不放心,他当时笑道:“郡人为我作歌:‘今有荀家乳虎’。虎不食人已是万幸,难不成还能被人食了?文若不必担忧。张常侍,天子呼为‘阿母’。且等那夜,看这‘天子母侄’能否为伏虎之人。”在荀彧面前他表现得很有自信,实际上,他还是有点忐忑的。不是因为害怕张直,而是因为不知道张直的打算。如果知道张直的打算,水来土掩就是,现在不知道,也就拿不出相应的对策。正如那句话所说:未知的才是最令人不安的。张直早就和父母分家,搬出来独住了。他家的宅子很大,高墙大院,占了半个里,院墙上饰以绮画丹漆之属,鲜艳夺目。在他家门口,荀贞...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