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9 计吏郭图(上)

荀贞在解里外远望沃野,感慨民生艰难,问宣康,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宣康说不知。他也就没有再说,只说了“我在想……”三个字后便就收口,不复言之。他不是不想说,而是有些话不能说。他当时在想的是高祖皇帝和世祖皇帝。高祖、世祖两布衣,一个七年得天下,一个三年称帝,缘何?前者因秦无民心,后者因民心思汉。两汉至今三百八十余年,当年的清明之政早成云烟,而今朝堂之上,宦官当权,天子公然卖/官;地方之上,豪强横行,长吏暴虐苛酷。虎狼牧羊,民不堪命。整个帝国江河日下。便有一二贤明长吏又能如何?看看这郡北的乌烟瘴气!正所谓大厦将倾,非一木可支也。回到官道上,他复望阳关聚,再遥想当年光武皇帝血战昆阳时的情形时,已不...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