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65 短歌

荀贞直到回家后,还在想戏志才的那一句“想当然耳”。什么样的人才会用一句“想当然”来光明正大地杜撰古人的故事呢?再回想起从荀彧口中听到的他对“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三句别出蹊径的理解,荀贞只能说,戏志才的确是一个不同於常人的奇人。他在荀彧家待了一个下午,与戏志才言谈甚欢,直到薄暮才告辞离去。离开时,他再三邀请戏志才去繁阳亭,好让他尽尽“地主之谊”。戏志才答应了,不过没有确定何日会去,只说等有空的时候。荀贞觉得他这一次回城回得太值得了,先见文聘、后见戏志才,接连见了两个汉末的才俊,三国的名人。他想:“该怎么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呢?”心思全在这上边,乃至回到家后与唐儿说话都是心不在焉的,最终粗略定下...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