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56 熔铸

许仲暂在亭中住下,为了保险起见,荀贞命陈褒找了个可靠的大夫来,又重新帮他上药包扎。那大夫四十多岁,行医多年,从没见过这样严重的面伤,第一眼见到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不过他没有多嘴询问受伤的原因。等看完,荀贞多拿了些钱给他,叫陈褒送他走的时候,交代说道:“告诉他不要乱说话。”“荀君放心,此人我认识多年了,是个嘴严的。”当着亭中诸人面的时候,荀贞说“许仲”是外地来的一个朋友,不过在底下将实情告诉了陈褒和程偃。一则,他两人不会泄密;二则,只有有了区别对待,才能显出重视,而只有显出了谁受到重视,“受重视”的人才会自觉与旁人不同,有助彼此关系的更进一步亲密。……许母归家,荀贞可以搬回北边屋中住了。先前...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