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52 市义

今天可能只有一更,来了几个外地的同学,等会儿要出去,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荀贞做事素来两手准备。“讲故事”是他的计划之一,如果此计不成,他还有下一个手段使出。下一个手段就不是“礼”,而是“兵”了。所谓“兵”,并非动武,而是用律法来压制对方。高家纵有黄氏为后台倚仗,但认起真来,借助家世,荀贞有十分把握说动县君将之绳之於法。至於江禽、冯巩诸人所担忧的高素会不会动粗?荀贞根本就不在意。正如他说的,高素再跋扈也只是个乡间民户,而亭长再卑微也是“朝廷命官”。有“官威”在身,加上他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即便高素动粗,他亦自信能全身而退。事实上,荀贞对“先礼”并无太大的信心,本想最终难免要搬出律法作为“...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