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47 山雨

大年初一,祝大家龙马精神!——今日所谓的“操练”一如前两日,还是蹴鞠。荀贞的心思不在这上边,等两场比赛踢完,当面发放过奖励就宣布解散,准备走时,被一人拦住。“荀君。”“噢?”“在下冯巩,……。”“原来是冯君。”荀贞打断了他的话,“我亭中有事,须得先回。冯君有何急务么?”“……,没有,只是荀君来后,在下一直不曾拜见,实在失礼,故此想请荀君拨冗,赏面饮杯浊酒,以此当作在下的赔罪。”“多谢了,今天不行,改日再说罢。”冯巩立在原处,看他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道:“观他行色匆匆,不似推辞。‘亭中有事’?这几天除了操练外,亭部里风平浪静,会有什么事儿?……,莫非有上官要来?”猜了片刻,摸不着头脑,本欲叫随行...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