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25 备寇

今与前汉不同,亭长不止需负责“本亭”的治安,还要负责一些民事。荀贞任职的第一天就碰上了“许仲杀人案”,惊动县中,连着这好几天都在忙活此事。按县里的命令,又是查封许家、又是扣押许母,又是搜捕亭部、又是把许仲的画像挂在舍壁,一直不得闲歇。而今,县君的命令都已完成,许仲也见过了,知道他将会去阳翟黄家,短期内可保无虞,不必忧其被捕。荀贞顿时轻松,放松了许多。昨夜陪许母说了一夜话,但胜在年轻,能熬夜,也不困,早上吃了饭后,他坐在前院的华表下,寻思是不是该腾出手,做点别的事儿了?他盘算来到亭舍后的收获,想道:“来亭中时间不长,但对亭中诸人的脾性已较为了解,他们对我也算敬重。经昨夜,如今在本地、邻近亭部的轻...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