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20 名士

锦衣人恶语相加,满院皆闻。黄忠急忙跑了过来,向锦衣人告个罪,把荀贞拉到一边,说道:“荀君,来人车马甚众,随从人多,绝非寻常人家,咱们何必与他们斗气?便将屋舍让出来吧。”许季听到了三言两语,晓得事情是因为他母亲而起,不安地说道:“大兄,听这人说话只是个奴仆,却锦衣华服,他家主人必定不凡。不要因为我们与他们起了争执。便让出来吧。”荀贞面沉如水,他两世为人,从来没被人指着鼻子骂过,这骂人的还只是个奴仆!不过说来奇怪,他竟是半点不恚怒,对自己的这种状态他也很奇怪,心道:“先是那武贵撒泼,接着是这锦衣奴粗口詈骂,我却都不生气,这是为何?什么时候我的脾气变得这么好了?”他想不通,不过也懒得想,眼见来客强横...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