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18 捕人

荀贞正是往武贵家去。武贵家离王家不是很远,斜对面。这次程偃抢着敲门。他不是敲门,是锤门。“咚咚咚”,门被捶得乱晃。一人在屋里叫道:“哪个死囚?这么大力气?”程偃不吭声,继续捶。荀贞听到那人骂骂咧咧地走到院中,来到门后。门刚打开,程偃就一拳打了过去。不过没打中,荀贞将之拽住。程偃诧异回头:“荀君?”一句话不讲,上门就打,这不合道理。荀贞不是这样的人,他拉开程偃,打量门内之人。这人大约二十八九,七尺身高,赤着上身,下边穿条犊鼻裤,没有扎发髻,头发乱糟糟的,刚才大概在睡觉,开门时还打着哈欠,但被程偃那一拳吓了回去,嘴半开着,睁大眼,一手扶在门上,满脸惊奇意外的模样,待看清门外诸人,变了脸色,怒道:“...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