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

4 留钱

史巨先拉了好几个人,都不肯近前,只有两个少年实在挣脱不开,不情不愿地被拽了过来。其中一个大声说道:“王屠先是辱骂许母,又跪地向许仲求饶,这样的行为怎么能称得上大丈夫呢?被杀死纯属自找!有什么可问的?”另一个挑衅似的斜着眼看荀贞:“许仲早就跑了。你要不怕死,尽管去追!”荀贞心道:“观此二少年的恶劣态度,许仲真颇得本地人望。”他不会与两个尚未弱冠的少年生气,温和地问道,“往哪里跑了?”“东边。”史巨先将围观众人轰散,插口说道:“应该是往许县了。”“许县?”“许仲本是许县人,到他老父那一辈儿才迁到本地,在许县有不少亲戚。”荀贞举目向东。史巨先笑道:“别看了,早就跑远了,骑马也追不上了。”的确不好追赶...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383/3035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