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灵宝宝Ⅱ爹地别抢我女人

(漂亮男人)

他懒懒斜睨她们一眼,晃动着酒杯,眸子永远那么冰冷。微微隆起的眉宇间,似乎有着什么心事。

“二少……”那个女人还不死心,谁都知道;如果能攀上莫二少,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如果能要到一个“莫二少的女人”的头衔,也够她们吃穿到下辈子了。可今天的莫二少似乎非常不买账,冷冽的双眸从坐下来到现在都没正眼看过她们一眼。

振奋的音乐一直在他身后喧嚷,从女郎身上传来的香水味,如同他杯中烈酒,刺激着他的脑神经。“二少……”带着香水味的玉手已经沿着冰冷的脸庞滑到了他温柔的颈项,轻轻挑开他白色的运动衫拉链,熟练的往下面摸去。“滚!”低沉的声音一声冷呵,女郎一愣妩媚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二……”

他不再答话,自顾自喝着着杯中酒,只是那冷峻脸庞似乎透露着某种不可违抗的气息。几个女郎仓惶逃离他的视线,仿佛再晚一点,就会有尸骨无存的危险。

还在一角的蓝宝贝,无力的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肚子好饱,望着灰暗的灯光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干呕两声,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头晕目眩的灯光让她站不住脚,扶住桌边摇摇头才勉强买起步子。

好难受,伴随一股翻江倒海,口中顿时满嘴腥苦。赶紧冲进厕所推开便池门,就吐起来。一直到胃液都被吐干净,她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站起身。回头,几个男人正诧异的盯着她。活像看怪物似地,让宝贝看着好讨厌。

“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吐吗?”她不搭理的一挥手,走几步才觉着哪里不对劲。回头再看他们,一个个接着裤带,一字排开在嘘嘘。

……

一丝红晕从耳根蔓延出来,宝贝机械式的扭回头,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疾步往外走,只是那红如苹果般的脸有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

为什么她会那么倒霉啊?想吐还会跑错厕所!宝贝慌张的走到门口,却硬生生撞到了墙上,她急忙抬头,一张俊逸的脸映入她眼帘。

乌黑的短碎发、一对浓浓的剑眉、英气逼人,单眼皮却大大的双眸,如夏夜星空,幽静、深邃、又不乏点点星光闪烁。鼻梁英挺、薄唇性感,带着微微的自然弧线。还有稍带瓜子脸的脸型……

好漂亮的男人脸!她下意识的感叹。

再将目光往下移,一身白色休闲运动衣,胸口的铜色拉链打开着,露出结实的健康肤色的胸膛。一米八几的修长身材,使衣服感觉格外好看。

而他,目光凌厉俯首盯着宝贝,眼角余光不忘看看里面是不是男厕所。察觉他的目光,蓝宝贝呆呆回神用手敲敲脑袋,拨开他道:“走开,别挡住姐姐傍大款!”

“傍大款?”薄唇一张,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飘绕在宝贝头顶。蓝宝贝一点头,推开他摇摇摆摆赶紧走了。剑眉微动,他冷冷望着她逃似的背影。

回到座位上,看看周围形形色色的陌生人,蓝宝贝又难受的想哭。

呜呜……哥哥,妈妈……

她再次端起酒杯,摇晃着暗黄色的液体再次一饮而尽。全然没发现,远处一双星空般的眸子,正注视着她。

一直觉着自己快醉死的时候,宝贝才踉踉跄跄站起来要回家。但是走到门口,服务生忽然拦住了她:“小姐,你还没付钱呢。”“钱?”宝贝歪头想想,对了,她好像没带钱啊?“我没钱。”宝贝推开他,还是要走。服务生再次抓住她的手道:“那可不行,你要不付钱我们就叫警察了!”

“叫警察?”蓝宝贝望着他,幽幽的眼眸泛起雾气,热泪很快沿着她清秀的脸蛋滚落。

她居然哭了!服务生被吓得愣了愣道:“小姐,你哭也没有用,吃饭付钱天经地义。”

宝贝越哭越猛烈,陈天宇不要她,连个小小服务生都欺负她!“呜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们都不是好东西!”她歇斯底里的喊出来。胸口好痛,仿佛要裂开!脚好轻,仿佛不是自己的。

天宇……她要去找天宇,她要去找陈天宇!

蓝宝贝吃力的迈着步子往外走。

“哎!”服务生欲上前却被一只手拦住了去路。“记我账上。”低低的声音轻柔道。服务生看看他点点头,算放过了蓝宝贝。

宝贝哭着走出酒吧,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望着霓虹的街道,她又该往哪里走呢?

“喂,你没事吧?”有人问道。

蓝宝贝泪眼朦胧的回头,店内散发的霓虹灯光打在她眼底。加上的外面的街灯比酒吧亮的多,看见她的面容,对视她泪光点点透露的魅惑的双眼,他竟有一丝惊艳。

“你是谁?”宝贝望着他,没见过的男人,不对,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她想不起来。

“我是……”他欲开口却不想蓝宝贝打断道:“你是大款吗?”“大款?”他挑眉,刚刚带着惊艳的目光冷锐了几分。

“我要傍大款!你是不是大款?!”蓝宝贝摇摇晃晃走到他面前,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眼里的冷锐越发浓重,双眸如浩瀚星空璀璨的同时又空旷冰冷。

“我是。”他淡淡说:“你想怎么样?”轻蔑的口吻带着某种期待。

蓝宝贝不语,踉跄两步搂住他的脖子,将红润娇嫩的唇瓣,印上他线条优美的薄唇。

她只有一个想法,傍个大款报复陈天宇!

宝贝胡乱的吻着他,没有任何挑逗的技术,甚至让他疼。但她的古怪的行为和那一股与女郎截然不同的淡香,让他起了兴趣。顺势揽住她的小蛮腰,将她困在胸膛。一个霸情深吻,让她知道什么才叫接吻。

蓝宝贝肺部的空气被疯狂的掠夺一空,在她窒息的前一秒,他才松开臂弯。她无力的靠在他胸膛,大口大口的喘气却还嘀嘀咕咕扯着他的衣襟喃呢道:“我要傍大款!我就要傍大款……”他的嘴角带起一丝讽刺的笑,横抱起她朝附近一家酒店走了过去。在这里,有一间他专属的包房。

蓝宝贝被他重重地扔在床上,翻个身仰躺着,还在喃喃骂着:“陈天宇你这个混蛋!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都不是好东西……”男人凝视着她,从刚才开始,她嘴里的话就没停过,一会儿骂人,一会儿哭。实在古怪。

他俯身双手支在她两边,细细打量着她清秀的脸。目光沿着她身线往下移,黑色的真丝裙将她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低胸的吊带让她的酥胸隐隐展现。被掀起的裙摆,露出如玉的大腿。

“男人不是好东西你还要?”他忍不住轻抚她的鹅蛋脸,这个女人,确实很合他的胃口。

“就不是!”蓝宝贝猛然抬眼,一双清如溪水、悲伤逆流的杏仁眼让人那么留恋。

唇线优美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万恶的笑容:“小东西,我就让你看看;男人到底是不是好东西!”语落,修长的手指扶上她颈项暧昧游走,她的肌肤很滑、润,温温的细腻的如同婴儿。他手指上突如其来的冰凉让她颤栗,下意识的缩紧身子,娇媚的模样成了挑逗他的武器。

只是几下,他就将蓝宝贝的黑裙撤去。衣下美景着实让阅女无数的他也着迷,一股热流直冲大脑,俯首吻上她柔软的肌肤,淡淡酒味下面有股香甜。

霸情的双唇贪婪在她颈项间索取,有力手臂环住她柔软的细腰,炽热相依;在她毫无防备间猛然夺取她羞涩的美。迷离动情间,他忽抬头怪异的看看身下怀中这个已经醉倒的女人。

冰冷嘴角纵然扬起一丝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