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第二章 天危欲倾何敬恭(四)

【写得很慢,对不住各位朋友,不过两更不会少。请明天早上看。】章惇走后许久,韩冈犹在书房中。同样一件事。分别从积极和消极两个角度看过去,得到的结论必然会大相径庭。在韩冈的看来,幼主总比成年的皇帝好利用。需要担心的仅仅是十年后的未来,而不是迫在眉睫的危险。随着对自然进一步的加深认识,气学与皇权的冲突在所难免。赵顼当初已经给气学添了太多阻碍,那还是望远镜刚刚出现,世人才将镜筒对准天际的时候。到了现在,气学快将天人感应之说给掀下台面了,已是图穷匕见。当年旧党反对新法,指斥王安石为了变法,是‘天变不足畏,人心不足恤,祖宗不足法’。王安石对于这样的指控,也只是曲言辩说,没敢直接将天人感应给否定掉。而气学,...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204/20675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