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第36章 沧浪歌罢濯尘缨(七)

夜已深,但大宋帝国地位最高的大臣犹未安歇。幽幽的烛火透过透明的玻璃灯罩,将书桌前的身影投射在对面的书架上。平章军国重事的王安石并不是为了国事而夜不能寐,他正坐在桌前,低头紧盯着摆在桌上的一封书信。‘乱命不诤,流言不禁,上不谏君,下不安民。敢问平章,平得何章?’除此之外再无他言。区区六句二十四字,王安石却差点气得七窍生烟。不过是皇帝的昏话,明明还没有诏令,已经被他们给堵在了宫中,在外也只是风传而已,这又跟两府有什么干系。台谏的成员们跳出来倒也罢了,他们本就有风闻奏事之权,可韩冈已是枢密副使,性当重,行须稳,哪里能听见风就是雨?这岂不是轻佻?!但怒气稍歇,停下来时,他却又体会到了几分韩冈的心思。韩...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204/2063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