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第27章 鸾鹄飞残桐竹冷(中)

【下一更会很迟了,大约在凌晨,朋友们明天早上起来看吧。】“张载病卒?”听提举皇城的宋永臣的汇报,赵顼一下放下的手上奏章,神色也变得沉重起来。前两天还特意赐药与他,还让御医为其医治,这份殊恩基本上都是侍制以上的重臣才有资格享受,想不到还是这么快就病故了。赵顼是听过张载讲学的。过去张载担任御史时不提,他复官后在崇文馆中任职,赵顼见到他的机会很多。尽管专门为皇帝讲习经义的经筵官,张载没有做过,赵顼也不便任命,但也曾多次在君臣问对的时候,听过张载说起他关于对易经等儒家经典的诠释。有许多地方,赵顼觉得他比王安石说得要透彻。而据说是挂在横渠书院院墙上的一篇《钉顽》,只有区区两百余字,赵顼看了之后,却是为之...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204/2002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