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第23章 谁言金疮必枉死(下)

“韩冈?”徐疤脸扭头看了看黎清,又转了回来,“你叫韩冈?”“在下正是。”徐疤脸再次面向屋外,黎清震惊的表情像是凝固的瓷像,没有任何改变。徐疤脸看着奇怪,指着他问韩冈:“是你的熟人?”“不,从来没见过!”韩冈说得是实话,但他轻易的就能推断得出这名青年的身份。青年看到自己的反应,还有听到自己名字后,齐独眼仿佛看到扒光了毛的鸭子在天上乱飞的表情,韩冈若还不能将事情推测个八九不离十,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头脑了。一阵泡过热水澡后的轻松感传遍全身,韩冈心头如释重负。自出秦州以来,遮在头顶上的阴云终于散去了大半。陈举能动用的手段到这里应该就用尽了。回执在手,齐独眼已经失去了对付自己的最为有效的武器。纵然他在甘谷...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2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