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黎明

契丹人的名字

再论契丹人的父子连名制——以近年出土的契丹大小字石刻为中心刘浦江15而契丹小字《耶律智先墓志铭》第13行有名为者,同时出土的汉文墓志译为“阿撒里”,16这就是耶律祺小名的辽代汉译。上面引文的最后两字是耶律祺的第二名撒班,《萧义墓志》有“北枢密使耶律撒巴宁”者,17即指耶律祺,“撒巴宁”系撒班的异译。此名也见于志盖及第1行志题,这个第二名是以收尾的。另一个例子见于《耶律祺墓志铭》第12行:窝笃盌·□里此人是耶律祺的从兄。1996年在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朝克图山耶律祺家族墓群中出土的契丹小字《耶律副署墓志铭》,墓主正是此人。据该墓志第3行交代,墓主的小名为,可知契丹大字等同于契丹小字。在契丹小字石刻中,此词常用于(...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20/13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