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灵宝宝Ⅲ杀手妈咪免费送

(被偷袭)

贪婪呼吸着她身上传来的馨香气息,他胸口一紧,那阵悸动蠢蠢欲动,贯彻内心深处。

米攸虽然年纪小,但是她秀甜的脸蛋,还有这柔软的身躯以及充满弹性的肌肤,都让他无法忽视她是个女人的事实。本来是想吓唬她一下,但现在,他竟有些收不了手了,胸口那股躁动那么明显,那么强烈。

“我……”视线留恋的在她的脸蛋上扫了两下,最后对上她瞪大的眸子。“你说呢?我会做什么?嗯?”一改之前那吓唬的语气,磁性的声音充满暧昧气息。

“……啊!不行!”短路的大脑猛然炸响,不等龙钰泽反应过来她已一把将他推开,然后跃身站起又是狠狠一个旋踢,踢中他的腹部使他整个人飞出去撞在了墙上!

“呜……”完全没想到一个小丫头会有这样的攻击力,龙钰泽一时只感头晕目眩,腹部传来巨大的疼痛。而这一下,也将他刚的邪念、躁动一扫而光。

“我告诉你!如果你要敢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握拳摆出应击的姿势,米攸满脸通红,心慌意乱的瞪着他。

龙钰泽捂着腹部抬起头,碧蓝的眼中暗暗划过一抹冷寒。但是,看到米攸那面红耳赤慌张的模样时;他又心里好笑。

他居然会跟这种小丫头较真?简直疯了!

“谁会对你这种平板小丫头感兴趣!”他慢慢站起来,虽然她是个小丫头,但攻击力确实不小。如果不是她之前说练过柔道,他还真会怀疑。也幸亏他从小就练过,如果是普通人,早就痛晕过去了。

“那你刚才想干什么?”慢慢收下架势,米攸抿了抿嘴道。嫌弃她是平板,干嘛要色她?

龙钰泽走到她身边,米攸马上又想对他摆出拳头,但见他没什么动作,才放下手道:“干什么?”

“小丫头,如果我真是色鬼的话你早失身了!而且,我对你这种平板没兴趣!”瞄她一眼说完,龙钰泽捂着腹部走了出去。

米攸愣站在原地,回头看看他消失在门外的背影心窝微微扯了下。放下所有架势坐下去,她并不懂自己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何,他说的话会让她有点,难受?

=====================

没再管龙钰泽去了哪里,米攸抱着被子独自睡了起来。可是翻来覆去,她却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都是那个家伙的脸在眼前晃。她不懂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那么在乎一个陌生人呢?

强逼自己闭上眼,混乱的大脑逐渐进入了迷糊状态。但是,她还没有睡多久猛然间又被外面某些异响惊醒了。

声音很轻,但从小养成的警惕习惯还是让她马上就睁开了双眸。

漆黑的房间里,月光中随风晃动的树影透过障子照在榻榻米上。迅速起身,她快步走到墙角米攸半蹲下来目不转睛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如果她没猜错,那些人应该和白天闯进来的家伙是一帮的。但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是来对付她吗?

“咔嚓”一声响,外面显然传来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米攸暗暗一惊,赶紧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在龙钰泽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她偷偷的将自己的工具都藏到了天花板里,如果现在取下来,不免会惊扰到外面那群家伙,那她一定会有中弹的危险。

就在她思虑的时候,背后又传来了轻柔的脚步声。

立刻站直身回头,脚步声在拉门后面停下来,而门也被人轻轻的打开了。集中精神盯着门扉,米攸握紧了拳头。就在对方迈进来的刹那,她迅速伸手朝他打过去。

可是,她却失手了!

米攸并没有打中他,并且在她来不及做出下一个动作的时候,他已经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也捂住了她的嘴。

“是我,不要吵!”龙钰泽低声阻止她想要反抗的手脚。

已经习惯了黑暗,米攸也看清楚了他的容貌。果然是他!

“快走!”朝卧房的庭院瞄了一眼,龙钰泽迅速拉着她退到了厨房,然后躲进厨房后的一间储藏室。

“你……”通过储藏室窗户外的一点点月光,米攸看着他警惕的表情。其实,那些人她还是可以对付的!

“他们手上有枪,你这点柔道对付不了。”搂住她在储藏室内蹲坐下来,龙钰泽磁性的嗓音低声说。他知道他们这次是有备而来,米攸那点柔道根本不会管用,至于他自己;动手当然没问题,可是他并不希望米攸知道他的身份。

米攸盯着他冷峻的侧脸,忽然间感觉他似乎也不像个普普通通的游客。

“你……是谁?”还没想清楚,嘴巴已经先问了出来。龙钰泽微微一愣,扭头看看她仰着的小脸,最后笑而不答。这个丫头,其实还是挺敏锐的。

米攸逐渐收回视线,其实她用不着问那么多,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外面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和翻箱倒柜的声音,龙钰泽抱紧她蹲在角落里。如果不是怕米攸知道他的身份,他自然不会在乎那么几个小喽啰。

靠着他,米攸刚才警惕的心也逐渐松了下来。很奇怪,身为杀手她不应该那么容易警惕,但在他身边她就是警惕不起来。明明他们才认识一天,却像熟了千年般。

那些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储藏室,一直在外面徘徊但没有进来。

龙钰泽紧紧搂着米攸的肩膀,深邃的双眼用鹰鹫的目光锁住门扉不敢放松。可是身边的米攸,身为杀手她居然一点警惕精神都打不起来。靠着他的肩膀,隔着衣衫也能感觉他的体温。

好安心,从小到大从没有过的安心流淌在心间。为什么和他在一起会感觉安心?看一眼他的侧脸,她迷茫了。

“好像走了。”龙钰泽从门扉收回目光低头看她道。“嗯?哦。”被他拉回思绪,抬眼时不期而遇对上他充满吸附力的眸子,她再次心慌一阵。“那我们……”慌张的想起身,他却一把将她拉回:“他们可能还回来。”

完完全全坠入他的怀中,少女的脸蛋霎时滚烫,身子也不敢乱动。

“等等再出去。”完全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嗯……”心跳突然加速到180,就好像有只小鹿在乱撞,趴在他怀中米攸完全没了主。

低头看一眼,他注意到了她赤裸的双脚,放低的磁性声音再次传来道:“冷么?”“……”张张嘴,她红着脸却说不出话。

温热的指尖突然摸住她发凉的双脚,她在他怀中微微一颤,想逃但是他很温柔的将她的小熊睡裙拉下来裹住她的双脚。“这样是不是好一点?嗯?”极其温柔的声音,使人有些迷醉。不过这语气,就连他自己都没在意,似乎就那么自然而然的。

“……嗯……”只能发出这个音符,从没体验过的感觉包围在她左右。

伸直双脚,龙钰泽抱着她柔软的身子还是没有想放开的意思。低头看着她埋在自己胸前的侧脸,带着淤青的嘴角慢慢勾了起来。低头,寻找那股淡淡的馨香,他索性把脸埋在了她的颈间。

又是莫名一颤,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温热、带着男性味的气息在颈间有序的蔓延。

她,应该要把他推开才对吧?

可是现在,她并不讨厌这样。因为他的怀抱太温暖了,更有一股强烈的安全感让从小都在惊恐和警惕中生活的她留恋。

“累了?你可以先睡会儿,我等等叫你。”他抬头在她耳边低语道。“嗯。”轻轻应声,她异常安心的闭上了眼。

梦回往昔,她,似乎又梦见了那棵飞絮的青柳,和,那个朦胧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