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满园

第六十八章 调戏

戏水声,娇笑声,嬉闹声,如同微风拂过耳边,令人生出无数香艳的幻想,想像着一墙之隔的另一边,三个美女一丝不挂,妙手抚着娇躯的情景,杨雪心里再没有想法,也不由得浮想联翩。

如果有个老鼠,该多好!

杨雪心里感叹着。

啊……谢梦华发出一声尖叫!难道上帝能听见自己说话?但杨雪很快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这里会有老鼠?开玩笑!

一定被谁偷袭了!杨雪心里暗想着,倾听着接下来的声音,出乎他的意料,一切嘎然而止似的,声音,突然凭空消失了!

唯有厅中泊泊的流水声,清晰的传来,谢梦华的尖叫声,如同一个节点,尖叫前,热闹异常,尖叫后,四周静的可怕。

杨雪不假思索,身形弹起,披浴巾、撞门几乎一气呵成……

门无声而开,一只脚袭来,杨雪没有撞到门,却反应如电,身形一旋,让过袭来的脚,手如闪电般抓住来人的臂膀,借着一旋之力,两个人如飞一般坠入水中……

好像有些不对……

柔软,太柔软了!

熟悉的尖叫声!好像是谢梦华!

糗大了!

入水的时候,杨雪的背,结结实实的压在谢梦华胸前,幸亏水足够深,但谢梦华还是被砸了个眼冒金星!

最要命的是,谢梦华的浴巾在水中无息而开,雪玉般的妙体,在清澈的水中清晰可见,要多性感有多性感,火热的令人崩溃!

任何一个男人,都经不起一个美女的挑逗,更经不起几个美女的挑逗,有刚才的幻想在前,现在真真切切的的有个美女在前,还是赤裸裸的,杨雪无法自拔,小杨雪已经翘首期盼,跃跃欲试了!

柳若枫和薛佳没良心的爆出一阵大笑,裹着浴巾的她们笑得花枝乱颤,笑得杨雪面红耳赤,香艳是香艳,但当着另外两个美女的耍流氓,他还做不到!

“笑什么?再笑让杨雪强奸你们!”谢梦华狠狠的对两人说道,用浴巾将自己娇好的身体裹起来,只是,湿漉漉的浴巾与身体,贴的太紧,裹出一个美丽的形体来,比刚才的裸体,诱惑力更强。

谢梦华一句话,说得柳若枫和薛佳面红耳赤,两人不敢看杨雪,却向谢梦华翻个白眼,柳若枫瞪着谢梦华说道:“怪我们啊?不是你要戏弄杨雪,会有这结果?这叫自作自受!”

女人是老虎!尤其是一群老虎的时候!

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杨雪不由得感叹,居然敢挑衅自己,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调戏!但是自己又能怎样?还能调戏回去?

柳若枫和薛佳都露着香肩玉腿,谢梦华傲人的身姿同样一览无余,场面有些暧昧,四人似乎都感觉到了这种尴尬,还是柳若枫率先打破了僵局,“杨雪,梦华和你开玩笑呢!”

“要不,你和我们一起泡?”谢梦华吹着口哨,有些流氓,但大胆,火辣辣的,充斥着无穷的诱惑。

“还是算了吧!”杨雪左右看看,撤吧,三个美女,自己吃不消的,别留在这儿被调戏了。

门刚关上,里面传来了吃吃的笑声,“梦华,你完了……”

“你才完了呢!不就是被看了一眼吗?本小姐本钱够厚,又不怕看……”

“也是,你是模特嘛,漂亮的身材,就是拿来秀的!”是柳若枫的声音,“要不,你去那边再秀秀?”

“死丫头,你敢取笑我……”

欢声笑语,经久不息,随着漫天飞舞的雪花,飘向远方……

大雪一夜未停,狂风席卷一切,怒吼着与雪缠绕着,四处白茫茫的一片,大地无边无垠。

帝京大酒店26楼,室内温暖如春,薛明风站在窗前,俯视着芸芸众生,薛明风喜欢这种帝王般的感觉,众生如蝼蛄,他高高在上!帝京集团,就是他的王国!

方明景到丽景的这两天,薛明风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方明景稍有不满,如今方明景离去,薛明风本应该轻松才是,但是两人临别的谈话,却让薛明风如何都轻松不下来。

“景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不知道能不能……”薛明风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如果不是这个问题憋在他心里时间太长,他是不会冒这个险的,方明景不喜欢别人问他问题。

“什么事?”方明景擦擦嘴,优雅的动作,贵族般的气质。

“为什么要给杨雪五分之一的股……”

“你觉的多了?”方明景一眼洞悉了薛明风的想法,“这只是一场游戏而已,一两千万,杨雪根本看不上眼!为了让他陪我玩一次,不下本钱怎么行?哈哈……”

方明景的大笑,如同看着敌人步入自己圈套般的大笑,令薛明风心惊肉跳,五分之一的股份,数亿的金钱,居然是方明景的一场游戏!

谁会是这场游戏的失败者?失败者的命运会怎样?

结果似乎不言自明!

远处,一辆桑塔纳如飞而来,薛佳风风火火的下车,薛明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只有在妹妹面前,他才会如此轻松的笑!

“哥,你大清早要我来,有什么事?”

薛佳风风火火的闯进薛明风的办公室,“我最讨厌别人打扰我睡觉了!”

“小佳,叫你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薛明风一脸严肃,“你怎么看待杨雪?”

“为什么这么问?”

“照直回答!”

“相比其他人的随波逐流,杨雪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吧!善良,理性,睿智,长得还挺帅!”眼前浮现出那张清秀的脸,薛佳不由得面含微笑。

“你喜欢他?”薛明风怜爱的望着比自己小十二岁的妹妹,和他一样,他们都继承了薛家优异的基因,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同时也继承了薛家的傲骨,相比自己的能屈能伸,薛佳却绝不可能委曲求全!

这才是最令薛明风担心的地方!

“谈不上喜欢,再说,杨雪有喜欢的人,你也见过,我和秋若枫没有可比性!”薛佳老实的回答,“哥,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们不可能,你会怎么做?”薛明风执着的问,目光炯炯有神。

“怎么可能?”薛佳一脸惊诧,“他们不是彼此爱着对方吗?看昨晚上的情形,他们应该是很好的一对啊!”

如果没有那个人,他们才会是一对!薛明风在心里说着,面上表情却没有丝毫的波动,“小佳,如果哥让你离开他,从此离他远远的,你会怎么做?”

“为什么?”薛佳眸中闪过一丝异色,“朋友都不行吗?”

“记住我说的话,离他远远的,算哥求你了!”

薛明风的语气,近似于哀求,薛佳呆住了,记忆中的哥哥,顶天立地的男儿,今天是怎么了?那语气,让她不由得担心!

“哥,到底是怎么了?杨雪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你别问那么多,记住我的话,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薛明风沉声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薛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似乎听懂了,似乎又没有听懂,但有一点她听懂了,薛明风在告诉她一件事,靠近杨雪,不仅自己,还有哥哥,都会有危险!

谁会对杨雪不利?

想到杨雪说过的话,那个情敌!薛佳似乎明白了!

“哥,我不管杨雪惹的是谁,”薛佳坚毅的望着哥哥,“我和杨雪是朋友,现在是,以后也是!”

望着远去的妹妹,薛明风无奈的摇摇头,早知道结果,他还是想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