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帝军

第五章 名字而已

孟家的院子很大,毕竟在鱼鳞镇里孟老板也算是殷实大户,可是院子再大也不敢把房子造的有多高,衙门里一句违制,就能让他家破人亡,哪怕他是明面上无人知晓的水匪百里屠。孟长安在沈冷那间破旧的小房子里找到他的时候,沈冷蹲在那发呆,像是心有余悸,三魂七魄没了一大半。“出息!”孟长安骂了一句,然后又叹了口气:“你真的打算以后姓沈了?”他刚刚死了爹,可是他骨子里的执拗和倔强却让他不哭,再难受也不哭。“嗯。”沈冷的回答很简单,从鼻子里挤出来的这一声比孟长安还要执拗。“以后你怎么办?”孟长安沉默了一会儿后问,可是还没等他回答,外面清脆的声音已经替他回答了。“他能怎么办?当然是跟我们走。”说话的是沈茶颜,那个看起来很...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14/8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