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章 当我男人,就三个小时

天下间没有不散的宴席,哪怕就是算是亲兄弟,也免不了会碰到各奔东西的伤感场景。李家三兄弟一个去了珠三角,一个要直奔东北老家,剩下李云道独自一人,奔赴长三角。徽猷是中部一个叫四平的小镇下的车。四平,似乎是取义于四平八稳之义。这个词让两兄弟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个人:弓角。虽然那个只知道傻笑的憨厚大汉目前为至并没有做出什么大的成绩,但是在这两个弟弟的心目中,大哥弓角却是如同泰山一般的存在,哪怕这个一头乌黑青丝比女人还要妖艳的男人可以用文武双全来形容,但却丝毫不影响那个憨厚汉子在两个弟弟心目的地位。这就也是为何徽猷口中会出现“两个我和两个三儿,都不一定抵得上一个李弓角”如此这般的话似乎这是唯一一个能买到...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12/6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