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〇八四章 由此及彼忧父危

一阵快步行进的声响掠过,风漪带起了地上的残花。“呼~呼~呼~”,夏承炫重重喘着粗气,急急往玉琼阆苑奔去,“远尘!远尘!”才到了回廊外端,便朝苑内着急喊起来。 梅远尘与海棠初经好事,正在院中细语温存,听得夏承炫一阵急呼,料想有事发生了,忙快步向回廊迎去。 “承炫,甚么事?你怎如此急切?”梅远尘抵住他身形,问道。 “你,你还不知么?”夏承炫顾不得去拭额脸上的汗珠,手撑着膝盖问道。 梅远尘也不着急去猜,从怀袋中取出一方锦帕,递给夏承炫,再问道:“你所指是甚么?我怎得知道?” “前夜,大将军府不是有歹人潜进去么?”夏承炫气息稍复,急忙答道:“那夜受袭的大臣原不止是芮家,还有兵部部首左思平、民...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11/6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