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〇六一章 家国困又己身愁

“都是些痼疾,不说了。”夏牧朝放下手中酒杯,无奈道。转而望向梅远尘,微笑道,“远尘,刚听应声说起,他对你的武功却推崇得紧!随青玄道长学武这一年多来,进益倒真快得很啊!” “义父竟早已知我随师父学武之事?难怪承炫从不问我晚间去了何处。”梅远尘心下诧异,转念一想,“是了,师父来院监授我武艺,自要经过一番安排,义父得知这消息,亦算不得奇怪。”当下羞赧答道,“师父武学之渊博,孩儿虽勉力修习,只怕亦未窥探其中精妙之分毫,实在惭愧。义父,因师父授业前有严令,不许孩儿透拜师修武之事,故未曾报知,实非有意隐瞒。” “原当如此!”夏牧朝轻轻摇头言道,“大丈夫行事,但凡与人无害,既应承他人保密,自当信守诺...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11/6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