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〇二九章 承焕远尘初论议

“格物致知”,溯物之源由,究事之道理,以致真知。 “无论日后际遇为何,运势为何,不忘同窗缘宜”,公羊颂我在心下默念,又深深自问,“朝野皆传,父王暗中蓄兵,已露谋反之迹。此事既如此广传,只怕也非空穴来风。自己质居都城,半步离开不得,父王又置自己于何境地?星辰、剑意与自己同为质子,遭遇何其相似,往来间多有共鸣,早成挚交好友。他二人虽不曾言,只怕亦早有耳闻父亲之事,时常见其忧容。而父王一旦举兵,战时敌对当前,自己当如何自处?”念及此,公羊颂我只觉世间再无更难之事,无意转头望去,竟见皇甫天纵亦正向自己看来,真乃一对天涯沦落之人。 “尔们可唤我'端夫子',首授将兵之道,用兵之法。授教前,尔们先自报...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11/6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