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六九章 人如星雨坠如滴(三)

“孩儿不孝,不能扶柩北上了,愿父王不怪!孩儿在此对天起誓,便是万劫不复,也必定手刃所有仇敌,用他们的鲜血慰父王在天之灵!”夏承灿双手紧抱夏牧阳棺椁,咬着牙,低声誓道。为人子者,生当有所养,死当能送葬,此为孝道之始终,人所应为。夏承灿自想亲扶亡父灵柩回归都城,亲自为亡父之墓洒下第一抔土,以全孝礼。然,他不能。北归都城三千多里,路上还有无伏兵?还有多少伏兵?他无从知晓。白衣军乃为南征厥国所建制,日常操练皆以厥军为假敌。此时两国虽尚未交战,白衣军将兵于厥军兵械器具却早已了如指掌。穆丹青一行伏杀夏牧阳后,未及于收拾便急急离去。狭径上遗落的箭矢,众人一看便知是厥国的羽箭。“帛州乃大华腹地,厥军何以能潜藏...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11/12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