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色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不知所为

  阳光洒在河滩沙地上,泛着惨白的光泽,地平线深处有一大片疏林,树梢在微风中隐隐起伏着。这只是一个晴朗而宁静的上午。  朱高煦站在军营藩篱外,看着一队人马的影子、远远地从稀疏的树林里过来了。旁边的将士们都沉默地等候着。  那队骑兵逐渐靠近,护着中间的一匹无人的马;但那匹空马的马背上,似乎有一样东西。等一队人马更近了,才叫人看清,原来空马的马背上放着一只人头!  满是血污的人头、头发又脏又乱,被绳子固定在马背上。脑袋上的嘴里,正咬着一张宣纸。朱高煦示意军士取下那张纸,拿过来一看,正是朱高煦亲笔写给思行法的书信,上面站满了血迹。  “他|娘|的!”有武将已经骂出声来。  朱高煦被晒成古铜色的脸皮、红...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

来源: HTTP://MIANfeIxIAOsHuoYUeDUwANg.cOM/book/1101/2870.html